11次激烈交锋——生物安全国际论坛上的转基因(二)  

11次激烈交锋——生物安全国际论坛上的转基因(二)  

牧川  金微  黑居易  顾秀林  

4、玻利维亚的教训,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非法走私流入,生米煮成熟饭,导致不得不将其合法化。转基因大豆泛滥导致常规大豆种子绝迹,生态多样性被破坏  

5、转基因水稻专利成迷  

6、转基因推手华中农大不承认,转基因作物在中国非法大规模泛滥,种植、流通、销售。否认显而易见的事实。  

7、农业部的态度:你和他对话,他和你沉默;你和他讲理性、讲真相,他说你造谣;你骂他,他不理你,他照干不误;你骂了他一年多,迫于无奈,迫于显然易见的事实,他不得不和你对话;此时你想和他讲事实真相,讲法律惩处,他却和你讲学术理论、政策制定、法律制定,他和你讲空对空,他的理论、法律绝对不联系实际;你和他讲具体的政策,他和你说,我是搞技术的,我不知道;你和他讲科学,要试验报告,他和你说我要请示领导;你和他讲我们希望和你多聊一会,他说我下午还有个会议。
==============================================

 4、玻利维亚的教训

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非法走私流入,生米煮成熟饭,导致不得不将其合法化。转基因大豆泛滥导致常规大豆种子绝迹,生态多样性被破坏  

Georgina Catacora是生物方面的专家,对转基因问题有发言权。但她自己说作为唯一来自南美的演讲嘉宾,她更希望谈点转基因应用带来的社会问题, Georgina Catacora发言题目是《关于转基因生物的社会—经济考虑:来自玻利维亚的观点》。  

Georgina Catacora说,南美国家农田很多被转基因公司控制,玻利维亚种植了孟山都的抗农达大豆后,现在传统的大豆种子已经全部消失,大豆田全部都被孟山都公司掌控。种植大豆砍伐了大量的森林,生态遭到破坏,现在农田里还出现了抗农达的杂草,这又加大对农达的使用。  

Georgina称,现在转基因作物在当地也受到当地居民的反对,但是仍有大量的非法转基因作物通过各种渠道流入。他所在的部门就曾接到举报,要求农业部对转基因玉米进行调查。他们会评估转基因玉米对本地玉米基因污染程度,会对这些非法的转基因种子全部没收。他们的检测指出其是转基因玉米,但是却无法查明究竟转了什么基因。  

Georgina还说,转基因种子短期内实现减少成本,但长期能并未能实现这点,而且对本国食品主权产生巨大的危害。“在全球化中,我们依赖自己的传统食品,关键的问题依然是要能自给自足。我们并不仅仅关心转基因本身,还在于这些食品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我们需要体力、智力方面都优秀的人。我们现在27%的人营养不良,但我们不知道如果食用这些转基因食品,对这部分人有什么影响。”  

Georgina强调,如果本地的食品品没有了,这会改变人们的饮食习惯,同时对食品主权的影响也是至关重要的。“转基因大豆替代的不仅是一个传统大豆,而是替代一个体系,包括农民传统的耕作方式、就业情况等。社会和自然是互动的,我们关注的不仅仅是转基因作物本身。转基因大豆对生态的影响主要是森林、对小农的影响主要是抵押贷款。”  

 Georgina说:“玻利维亚批准孟山都转基因大豆种植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当地居民对转基因作物已很是抵触,在原住民的抗议下,玻利维亚撤销了转基因土豆的商业化种植。Georgina“现身说法”获得在场中方人员的关注,虽然之前两位演讲的嘉宾也是外国专家,一位美国的,一位挪威的,Georgina被追问的次数最多。  

陈一文顾问向Georgina提问:“中国需要继续进口大量大豆,如果可进口转基因大豆,也可进口非转基因大豆,玻利维亚人民愿意出口转基因大豆还是非转大豆?”  

Georgina回答:“数年种植转基因大豆已造成我们没有非转传统大豆种子,土地也被污染,现在不可能种植非转基因大豆。如果可能,愿意恢复种植出口欧洲培养的有机大豆!”  

提问阶段,我们进一步确认得知,玻利维亚的转基因大豆的合法化,也是因为孟山都公司的走私大豆大量进入,最后生米煮成熟饭,使得玻利维亚政府不得不对其合法化。这和巴西、阿根廷的例子相同。  

与此类似,中国的转基因木瓜在合法化之前,早已经出现大规模的转基因木瓜非法种植,这些转基因木瓜是国内科研机构的成果。后来,转基因木瓜大量非法泛滥,其种子与常规木瓜杂交,导致非转基因木瓜的种子完全找不到了。最后在既成事实面前,不得不将转基因木瓜合法化。  

转基因产品就是如此合法化的。现在的转基因大米、玉米也正在通过这样的渠道合法化,他们的态度是只做不说。     

5、转基因水稻专利成迷  
29日上午,两位政府官员的演讲,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局生物制品处副处长魏春宝的发言—《转基因专利的现状及相关问题》。魏春宝提到目前申请专利的70%是高校,而其后第三网络世界问到,这些专利应属于公共资源,公众分享了多少利益?魏春宝称没有相关的数据。  

金微提问:获得安全证书的两种转基因水稻的专利存在巨大争议,“绿色和平”和“第三世界网络”组织的报告——《谁是中国转基因水稻的真正主人》称我国正在申请商业化种植及在研的8个转基因水稻品系没有任何一种拥有独立的自主知识产权,上述8个转基因水稻品系至少涉及了28项国外专利技术。这些专利分别属于美国孟山都、德国拜耳和美国杜邦三家跨国生物公司。华中农业大学称自己研发的转基因水稻“华恢1号”和“Bt汕优 63” 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受我国专利法等相关法律保护。“现在国家专利局、华中农大、绿色和平、第三世界四方都在场,能否对质一番?”  

金微的这个问题非常尖锐!  

中国科学院农村政策研究中心的胡瑞法(这天下午的最后阶段,他做了一个关于转基因水稻、转基因棉花与常规作物经济效益的比较,报告人包括他和另外一个转基因推手黄季焜),他说:“没有证据表明转基因水稻会侵权”(打一个比方,一个杀人犯杀了人,因为没有找到证据,没有判决他。但是若是以后找到了证据,怎么办?)。  

对这个观点,他花了几分钟的时间作阐述。  

但是,金微并没有问他,而是问在座的四方,他不代表其中任何一方;第二,他也没有回应报告说的28项国外技术专利他没有回应。  

华中农业大学没有直接回应问题。  

华中农业大学曾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抗虫基因Cry1Ab/Ac为中国农科院科学家自己修饰并取得专利的融合基因,转基因方法已在我国申请了专利保护。“该转基因水稻品系的核心知识产权均属于国内研发单位。”  

但华中农业大学同时又称“任何一项科学技术都不可能回避人类共创共享的文明成果。”  

张启发的同事,华中农业大学 林拥军 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候曾经说过:“如今任何高科技产品要想完全规避他人专利,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表示,转基因抗虫水稻中的两个核心专利,是中国自有的专利。但是问题是转基因技术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多个专利,两条专利说明不了问题。  

此次会议中,积极支持转基因的朱祯也曾经说过,“中国的转基因水稻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有些问题涉及其他国家的知识产权,但完全可以通过商业的办法来解决。即使是国外大公司也不一定拥有某个转基因产品的所有知识产权,通过知识产权的交换、购买、授权等进行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属于很正常的商业活动。”  

中国在转基因大豆进口问题上投降了美国!中国在外汇储备问题上、美国国债问题、美国两房债券问题上,投降了美国。如此一来,以后如果转基因作物真的大规模商业化了,美国难道不会再向其对待阿根廷、巴西等国家那样,对转基因作物再收取专利费?中国有什么能力反抗,如果种子、粮食都被外人操控?  

6、转基因推手华中农大不承认,转基因作物在中国非法大规模泛滥,种植、流通、销售。否认显而易见的事实。     

会场上,金微和很多朋友提到:转基因水稻等作物在中国非法种植、流通、销售的是事情。  

华中农业大学代表回应:“转基因水稻没有大面积种植,那些是道听途说的,上次农业部有个人还问我说是不是你们湖北种了很多转基因水稻。我们只是在小范围内试种,而且控制的非常严格。我们的试验执行非常严格的管理,只有批准后才可以种植。”  

通报转基因大米污染的不仅是欧洲、绿色和平、中国官方、各家新闻机构。连湖北农业厅都曾通报过,铲除了上万亩的转基因水稻。  

华中农大这样的撒谎行为,让人如何再相信转基因的推手们?  
   

7、农业部的态度:

你和他对话,他和你沉默;你和他讲理性、讲真相,他说你造谣;你骂他,他不理你,他照干不误;你骂了他一年多,迫于无奈,迫于显然易见的事实,他不得不和你对话;此时你想和他讲事实真相,讲法律惩处,他却和你讲学术理论、政策制定、法律制定,他和你讲空对空,他的理论、法律绝对不联系实际;你和他讲具体的政策,他和你说,我是搞技术的,我不知道;你和他讲科学,要试验报告,他和你说我要请示领导;你和他讲我们希望和你多聊一会,他说我下午还有个会议。 

期待了一整天,29日上午,农业部科技发展中心农艺师刘培磊到场,他的报告是《中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他的报告让我想起一段话,这段话充分代表了老百姓的智慧。  

你和他将法律,他和你讲政治;你和他讲政治,他和你讲民意;你和他讲民意,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讲法律。  

我套用了老百姓的这句话,总结了农业部的态度变化。不过。没有上面那段话那么有智慧、押韵。  

我认为,农业部科技发展中心农艺师刘培磊是个受害者。后来我发言时候指出了这一点。因为,现在全国人民的眼睛都看着农业部,这一次的转基因国际论坛,影响比较大,农业部不得不派人来参加,但是农业部的负责人却都不愿意来,最后便派出他来。他是一个受害者。  

一个搞技术的,却来念政策法规的报告。而且这份报告开篇的落款时间还是2009年。  

他的演讲结束后,他准备离开,主持人说“等等,还有问题没有回答”。  

后来的提问环节,金微的会议纪要如下:  

挪威专家:抗农达大豆有无进行安全性检测和评估?有无进行90天的小白鼠喂养试验?  

刘培磊:转基因大豆在进口前已经获得了安全证书,我们作了环境安全和食品安全方面的检测。同时也作了90天的小白鼠试验。  

挪威专家:草甘膦的含量有无检测?  

刘培磊:没有进行检测!我们国家对草甘膦的规定是可以使用的。  

王长永:现在转基因木瓜大量生产了,但为什么没有标识?  

刘培磊:我是作技术的,对于标识的制度管理我不太了解。  

王长永:转基因木瓜为何没有列入标识之列?  

刘培磊:这个不知道。  

程伟雪(环保部国际合作司高级顾问):像挪威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评价除了食品安全性、环境安全性,还有公正性、可持续性、对少数族群影响的评价等五方面,中国为何只有两项评价?  

刘培磊:安全评价主要是基于技术上的考虑,从科学层面考虑是安全的,科学的评价主要就是环境和食品安全两项。  

陈一文顾问追问:刚你提到未对转基因大豆草甘膦作检测,请再确认一次,中国农业部批准大宗进口美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进口前,是否对转基因大豆有毒草甘膦残留量进行过检测?  

刘培磊:没有进行检测!对转基因大豆的检测主要是验证检测,研发机构向我国提供了安全性的材料,我们进行复核验证。  

陈一文:有没有作90天的动物试验?  

刘培磊:做了。  

陈一文顾问:报告能否向媒体和公众提供?  

刘培磊:我只是作技术的,能否提供这样的报告我不知道,需要请示农业部领导。  

公众席代表:1,作为被动的消费者,你家有没有转基因食品?转基因作物不能留种不能发芽,有利于垄断巨头控制种子?2,转基因对土地破坏较大,如果再种其他的转基因3,转基因食品对哺乳动物会绝育,我们是否作相关的试验?  

刘培磊:我家吃的油是转基因的,我们也吃转基因木瓜。关于转基因大豆第二年不会发芽,这是一个谣言,我们作过种植试验。  

金微提出:如果说转基因作物中不包含有终结者技术,它是可以发芽的。现在转基因种子不是发不发芽的问题,而是转基因作物下一代的性状会褪化,产量等都不及第一代,杂交一代有杂种优势,但第二代会严重分化,转基因的不稳定更甚于杂交,而转基因种子的专利也会间接地受控于种子公司。  
   

牧川,我首先说明刘培磊本人是一个受害者。现在全国人民都在盯着农业部,农业部的负责人却都不愿意来,最后便派出他来接受质问。我指出昨天已经说过的事实,农业部的1504号公告让27个玉米品种、6个水稻品种、7个大豆品种退出中国市场。记者调查发现4个玉米品种是转基因的。我问他,除此之外,其它品种哪些是转基因的?  

中国还有多少转基因的品种?从2000年到2008年,通过国家合法机构审定的玉米品种就达到3150个。常规种子在审批时,并不对其进行转基因检测,所以根本不可能知道其是否是转基因。  

我念出农业部的原话:“由于缺乏经验,育种家在育种过程中,错误地引进国外转基因种子资源,导致培育出来的是实际含有转基因成分的品种”,结果是“从育种家本身,到育种单位,再到生产、经营企业,都无意识地犯了错误”。农业部决定对这些违规企业进行内部处理。可以想见,违规企业的数量之多。  

面对这样的局面,农业部如何进行有效监管?   
刘培磊回应:我不是受害者,我非常荣幸被邀请参加这次大会。对于你说这些问题,我只是作技术的,那是种子管理部门的事。我们在监管方面作了很多工作,我们以后还要进一步加强转基因的监管工作。  

程伟雪:转基因的生物安全存在很多的问题,对于各地干部和老百姓来说都是个新课题。  

陈智富(黑居易):我来自中国转基因水稻种植的重灾区——湖北。首先,我觉得,转基因生物安全问题和转基因生物立法管理问题是两码事。我们应该先把安全问题讨论清楚,再讨论所谓的立法管理问题,否则转基因生物立法管理就是一个伪问题。如果转基因食品是不安全的,那么管理再严格又有什么意义呢?在没有搞转基因食品推广之前,我们国家的食品质量监管就已经出现了许多漏洞与问题。就凭这一的监管效率和行政能力,还能自信搞好转基因食品的管理吗?”  

“另外,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2009年,中国农业部颁发了两种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种植的合格证书。但是,记者调查发现,湖北等地农民种植转基因水稻已经有五年多的历史了,当地农民拒绝吃转基因水稻。这就好比,同居了好多年,才领结婚证。请问农业部,你们能确保转基因水稻是安全的吗?”  

刘培磊否认湖北等地大规模种植了转基因水稻。如果种植了,那只是农民非法种植的。他说获得安全证书的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然后就不说话了。  

会场上很多人大声说出转基因非法种植显而易见的事实,转基因的源头没有得到法律惩罚。农业部的负责态度在哪里?  

金微提问:你演讲中谈到转基因种植的隔离措施,但是否想到中国农业的具体国情。美国种植转基因作物有严格规定:转基因作物种植要留有部分的传统作物作为生态避难所,同时必须以 500米 隔离带同天然作物相隔离!美国有大量天然农业生产系统和天然食品供应系统,严防转基因的侵入。中国有自己的国情,中国农业种植规模小、人口密集、人均耕地面积小,农民和农作物、饲养动物之间难以拿出“生态避难所”和“500米隔离带”,农业部如何执行转基因农业种植的隔离带和避难所?  

主持人说问题太多,可以让刘培磊选择性回答。很多问题都没有得到回答。  

关键字: 转基因 生物安全 农业部 先玉335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  
转自乌有之乡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4/201105/233049.html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 , , , , , , , , ,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