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钱云会: 付国亮撞后拖死脑浆全流出【慎入】

  【打开本文自动播放的视频在本文的最后,请先找到此视频并暂停播放】

 河南钱云会: 付国亮撞后拖死脑浆全流出慎入 
——河南钱云会?又一村官被车撞后拖死(慎入)

 

内容摘要 2011年1月20日晚8时许,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工业园区付湾村村干部付国亮,走在村边的公路上被汽车撞倒,又被继续拖行达500多米。受害者后脑被磨出一个大洞,脑浆全部流出,惨不忍睹。肇事司机逃逸,至今仍逍遥法外。当地村民对表示,怀疑付国亮是因为两年多来为村民争取被多个工厂占用的耕地,遭遇黑手。

 

寒风中的灵棚

惨不忍睹

现场情况相当惨烈,死者满头血迹,鸭绒棉衣被磨出大洞,露出血肉。至今,公路上的血迹依然清晰可见,长长的,足有500来米,肇事车辆的碎片散落在路上。

长达500米的血迹


  

  付湾村一女村民气愤地表示,如果司机当时发现撞到人了,马上送医院急救,不一定会死。 “硬是给拖死的,残忍的很,这个司机是恶性杀人。”

 

村民打横幅抗议 为死者鸣冤
  
  事发后,付湾村村民们自发组织悼念,在公路边拉起长长的白底黑字大横幅喊冤,同时,在事故现场旁搭起简易灵棚,许多村民都在帮助付国亮的家人。
  


  村民表示,打横幅,一是为付国亮鸣冤,一个好人竟遭遇这样悲惨的下场;二是要求警方尽快将凶手归案并严惩。
  
  据涡北镇一位与付国亮生前有交往的男子透露,付国亮家人及村民为其喊冤,是家人觉的亲人死的冤,怀疑是被人害死。至于是否是谋杀,该男子表示不愿过多说明,并称有些事情需根据法律进行核定,“具体办案人员,更了解情况。”
  
  记者致电涡北派出所,一位警员回答称“此事正在调查。”鹿邑县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则称,没有听说此事,让记者拨打鹿邑县交通警察大队电话,后又称,该电话近几天出现故障,打不通。记者多次拨打鹿邑县交通警察大队电话,均无法连通。
  
  村民:付国亮为村民争地 疑被人害
  
  付国亮在任已有3年,平日为人亲和,为村民谋利,且是远近闻名的孝子。对付国亮之死,村民们非常痛心并怀疑另有隐情。

 

 



七天后血迹已经被风干很多

肇事车用绳子固定的头灯

撞人后所留下的凹痕

肇事车后面和侧面

肇事车前挡风玻璃已经消失

血迹在被撞倒拖出三十米后出现

撞击地点三十米外出现的血迹

事发五天后的血迹依然清晰

 

撞击车辆碎片

长达500米的血迹


  
  姚庄大队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介绍,因为多个工厂占用村民耕地,两年多来,付国亮为村民维权争取耕地,但此事一直没有得到政府的解决。“可能是因为这个事情,他被害了。”付湾村一女村民则称,“也有可能是因为平时替村民说话,被报复了。”
  
  此事件最为恶劣的是,肇事司机将受害人撞倒后,并没有立即停车救人,而是将付国亮拖至500多米,造成爱害人脑后磨出大洞,脑浆全部流出。村民称司机是恶性杀人。
  
  记者从村民处了解到,20日下午,付国亮刚从医院接回病重的父亲,因患感冒,到村头的诊所挂吊针(输液),走到商邑公路时被车撞到,事发时路灯没有点亮。
  
  司机撞人后,没有立即停车,而是继续拖行达500多米后,下车取下死者尸体后逃逸,遗下车牌皖SEC516和保险单。鹿邑县警方勘察现场后,发现车辆并没有刹车的痕迹。村民称,由于问题没有解决好,车祸现场道路现在仍被封锁。

===================================================================

    =======上面这位网友的预感已经变成现实中的杯具========

               内 蒙 版 钱 云 会 2011-05-15 http://bit.ly/o3BU5L

江西再现“钱云会”惨案 2011-07-11

 

 

 

 

 

   

延伸阅读:凤凰网资讯:谢绍椿之死 http://bit.ly/nonYL3

 

引发谢死亡的最初缘由来自一笔不超过五千元的征地补偿款争议当地流传谢死因的三种说法;相关涉案人员或被拘或在逃

■新快报记者 陶琪 文/图   发自江西赣州

2009年7月,虽然对征地补偿款数额持有异议,但谢绍椿还是领取了镇政府补偿的2.5万余元款项。

2010年,在谢家水塘被划归到精达模具厂的规划用地之后,谢绍椿见久久没有开展施工,于是再次进入被征收的水塘,投资养鱼。

2011年厂方前来施工时,谢绍椿要求厂方补偿自己的再投入,这一次数字提高到了1.5万元。厂方拒绝。

多次交涉未果后,挖掘机开了进来……

7月13日是江西农民谢绍椿的58岁生日。

江西赣州市茅店镇洋塘村精达模具厂厂房门前停放着一辆布满泥土灰尘的黑色电瓶车,它已经永远不可能载着它的主人谢绍椿去鱼塘喂鱼、工地上干活了。

就在两天前的7月11日下午4时许,谢绍椿命丧在几十米外的挖掘机履带下,鲜血从他的胸口涌出,浸透了身下的土壤。

谢绍椿死后不到三个小时,上百名愤怒的村民砸了厂房的玻璃,围堵附近的国道和高速公路。两天后,当地镇长被免职。而涉案人员或被刑拘,或在逃。

引发谢死亡的是他对征地补偿款的异议争端,而这个补偿数额与他的要求相比,存在一个不超过5000元的差距。

招商引资下的征地浪潮

今年58岁的谢绍椿是江西省赣州市赣县茅店镇洋塘村窑前组村民。

几年来,世代务农的谢家靠养猪、承包鱼塘、种植水稻,生活逐渐好起来,每年也能赚上好几万元。随着子女先后成家,儿子在外承包工程,谢家盖起一栋三层高的楼房,一度引来村民羡慕的眼光。

 

谢绍椿承包了位于村头的一块一亩多水稻田。看到养鱼的收益高,他将水田稍加修葺,每年种一季水稻、养一季鱼苗。

2009年,当地政府为招商引资,扩大茅店镇洋塘工业小区规模,向洋塘村村民征用了一块农田,谢绍椿的这一亩多地就在其中。

在2010年,江西赣县的征地工作“热火朝天”,声势颇为浩大。在赣县人民政府官方网站的政务公开平台中,公布的拆迁信息和新闻就达数十条。2010年5月18日的一条政府网站新闻显示,县人大副主任董某“利用节假日时间,坚持带病上岗”,带领某拆迁工作组就拆迁工作面临的困难展开调查摸底等。同期,该县还开展了“百日拆迁大会战”行动。

 

2010年5月28日,赣县人民政府网站节选自387期《赣县之声》的文章《奏响征迁和谐曲》中描绘了此次百日拆迁会战行动。文章说,“征迁组的同志起早摸黑,放弃双休日的休息,昼夜坚持一线抓征地拆迁”,量完了“两千余亩土地”。

就在当年,经过当地政府“招拍挂”程序后,赣县国土资源局与赣州精达模具机械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后者购得了这宗37.72亩的工业用地。

赣州精达模具机械有限公司创建于2006年,主要从事汽车齿轮、模具生产制造。根据赣州市实施的“退城进园”政策,该公司来到赣县洋塘工业园开设工厂,总投资7148万元,计划5年内完成全部投资。

 

谢家水塘的补偿款争议

赣县茅店镇的征地工作此前一直颇为顺利。

同样据387期《赣县之声》报道称,茅店镇洋塘村罗坑组村民刘永坤在得知自家一穴坟墓在开发区片区拆迁范围内,主动与征地拆迁工作小组签订征迁合同,“故人理应给生人让路”。而谢绍椿所在的窑前组组长谢本僖除自身带头支持征地拆迁工作外,还主动陪同工作组上山下田丈量土地,胃病犯了,也舍不得休息。

但谢绍椿家的征地工作显然不那么顺利。因为没有达到自己的补偿款要求,谢家与当地政府发生了争议。

据了解,当地征地对于农田和鱼塘的补偿标准不同。谢绍椿之子谢明荣说,当时农田的征收价格约为每亩2.54万元,鱼塘征收价格则为每亩3.04万元。两者相差5000元。

谢绍椿的补偿款是按农田标准计算的。这引起了谢家人的不满,他们认为,自己在这块地上修葺鱼塘,几年来既种水稻,也养鱼苗,并且在征地之前已经在养鱼,不能简单按照农田的标准支付补偿款。

当地政府称,征地补偿不存在争议,因为就在2009年7月4日,谢绍椿与镇政府签订了土地补偿协议,并且全额领取了征地补偿款25498.27元。当地政府还认为,谢家是在2010年底,也就是这块地被征收以后,才开始养鱼的。

肖莲香称,那块地被征后,见久久无人动工开建,谢绍椿重新返回,继续在鱼塘内养殖鱼苗。尽管整块用地周围已被厂方围了起来,但谢家人进出养鱼的行为却一直未受到工业园区、厂方的限制。

通常情况下,农田被征用后,村民就不得在被征用地上继续种植水稻、放养鱼苗。但谢绍椿的鱼塘成了例外。

未曾想,这个例外在一年后引发了一场惨剧。

 

补偿款金额增加到1.5万元

事实上,在重新放养鱼苗时,谢家人心里就清楚,这个水塘早晚是要被厂方推平,盖起工厂楼房的。

之前,虽然对补偿标准存在异议,但谢家无法从镇政府获得更多的补偿款。此时,谢家认为,只要继续在水塘里养鱼施工人员要开挖水塘,就必须对水塘和养殖的鱼苗支付赔偿。

另一方面,精达模具厂在购得土地后,逐步展开施工。在2011年2月,模具厂第一期工程建成,二期工程即将开工。二期工程施工地点直指谢绍椿的那块鱼塘。

2011年初,精达模具厂的工作人员找上门来,通知谢绍椿赶紧将塘内的鱼捞走。

谢绍椿要求对方支付1.5万元的补偿款。谢家人回忆,这1.5万元补偿款,是谢绍椿在参考了鱼塘征收补偿标准、鱼塘开发费和鱼苗费之后,加加减减推算出的。

这一要求显然遭到了厂方的拒绝。既然购得了这宗工业用地的使用权,厂方认为所谓的补偿理由并不存在。

因为赔偿问题谈不拢,鱼塘施工之事,一拖就是好几个月。此间双方曾多次协商开挖鱼塘事宜,但一直未就补偿款的金额达成一致。

谢家人说,在谢绍椿与精达模具厂就鱼塘赔偿争执不下时,身为这块土地征用转让的关键一环,也就是茅店镇政府、洋塘工业小区管委会并未有效调解双方的分歧。

 

时间转瞬至今年7月,谢家人仍旧在水塘内养鱼。由于工期一直延误,厂方态度日渐强硬。

据谢明荣回忆,7月8日、9日,厂方接连派人告诉他的父亲,如果不把水塘里养的鱼捞走,他们就将强行开挖,填平鱼塘。谢家人与厂方工作人员发生了争吵。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谢绍椿每日大早都要外出收割鱼草,亲自到鱼塘喂鱼,之后再前往儿子承包的工地上干活。

谢绍椿叮嘱妻子,一旦发生什么事情,赶忙到工地上通知他。

意外还是发生了。

 

履带下的惨剧

7月11日下午4时左右,肖莲香收割了一大把鱼草,按时来到精达模具厂的规划用地内,准备给鱼儿喂食。

刚走到水塘埂边,一阵轰鸣声从肖莲香身后传来。她回头一看,一辆载重车驮着一台绿色的挖掘机,正朝鱼塘的方向驶来。同行的还有精达模具厂员工成德顺,及十余名不明身份的人员。

两个小时前,成德顺经他人介绍,联系到挖掘机司机游坚。厂方要求当天下午开工,由成德顺指挥挖掘机先平整周围的土地,再挖掘谢绍椿的水塘。

看到肖莲香在场,几个人上前一把将她从水塘边拉开。

“我是来喂鱼的!”肖莲香叫道。

对方夺过她的鱼草,说你不能在这里,鱼我们帮你喂。

载重车在水塘边停下,挖掘机缓缓驶下。

预感不妙的肖莲香冲着成德顺大喊:“你们不要挖我的塘啊!我都这么大年纪了,田也没有了,你们就不要把我的鱼也弄掉啊,有什么事可以让乡镇政府来跟我们商量……”

成德顺未作回应,指挥挖掘机开始作业。

见对方人多势众,肖莲香连忙跑向百米外谢绍椿所在的工地求助。

正在搭建脚手架的谢绍椿已经发现了驶过的载重车。正当他犹豫之时,看见肖莲香红着脸喘着气朝自己奔来。他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连忙跳下钢架,骑着电瓶车带上妻子赶回水塘。

此时,成德顺指挥的挖掘机已开挖出几条排水沟,水塘的一侧被挖出一个缺口。

谢绍椿夫妇立即上前阻止挖掘机施工。见谢绍椿赶到工地,一伙人上前阻止他们靠近挖掘机。几个人将肖莲香拦住,死死地抓住她的双手不放,谢绍椿则与施工人员不停的理论,进而互相怒骂。

现场火药味渐浓,眼看水塘不保,谢绍椿掏出手机打电话求助。肖莲香肯定地表示,她看到丈夫的手机被人夺走,几个人把谢绍椿死死按在水塘边的土上。

殷红的鲜血从他的胸口涌出,浸透了身下的土壤。

谢绍椿死在了挖掘机的履带下。

 

谢绍椿死因争议

事件中最大的争议出现了。

对于谢绍椿的死,当地流传着几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警方事后在新闻发布会上称,经初步调查,谢绍椿从侧面跳入鱼塘,绕开阻挡他的人奔向挖掘机。此时,游坚已操作挖掘机离开鱼塘,谢绍椿从挖掘机左侧追上,直接扑倒在挖掘机左边履带前的地上,游坚反应不及,操作挖掘机直接将谢绍椿碾压致死。

 

“司机反应不及说”并没有得到村民的信服。谢绍椿的一位邻居质疑说:“如果要拦已经开动的挖掘机,应该离挖掘机还有一段距离。一般会先告诉司机再过来就要死人了,司机害怕出人命会停下来。谁会不打招呼直接跳过去睡在履带下面?这不是自己去寻死吗?”但他并不在案发现场。

另一种说法是,谢绍椿迫使挖掘机停止施工,并与现场的施工人员互飙国骂。情绪激动的谢主动躺在挖掘机履带下,与履带贴得非常近,言语挑衅施工人员,“有种就压过来”。双方剑拔弩张时,挖掘机突然启动,谢绍椿躲闪不及,被挖掘机横身碾过。

相比这两种说法,不少村民更相信,谢绍椿是被人按在地上,活活被挖掘机碾死的。

声称最后接到谢绍椿电话的,是谢绍椿的姐夫刘焕彬。

刘焕彬是洋塘村“三送”(送政策释民惑,送温暖聚民心,送服务解民难)活动帮扶对象,当时他在自家门口正准备出门,裤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姐夫,赶快过来,我家塘上来了十多个社会上的人,他们要挖我家的塘……”刘焕彬回忆谢绍椿打给他的电话时,说。

“不要激动,发生什么事了,说清楚。”刘问道。谢绍椿在电话里喊了声“救我”,电话就断了。

刘焕彬在赶往谢家水塘的路上回拨谢绍椿的电话,话筒中的声音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刘焕彬回忆说。

刘焕彬到达时,谢绍椿已死亡,四周没有了施工人员的身影,只见肖莲香坐在挖掘机旁的地上,拍打着身边翻起的土块嚎啕大哭。

谢明荣随后也赶到了现场。悲痛之余,他拍下了父亲惨死的视频和图片。

谢家人曾声称,谢绍椿是被人按住后碾压致死,但他们大多不是案发时的目击者。肖莲香亲眼看见丈夫遇害,也曾宣称谢绍椿是被人按住压死的,但近日面对新快报记者询问时,她又改口称自己这几天伤心过度,记不得了。

 

目前,尚未有直接证据证明,谢绍椿是遭人强行按住碾死的。警方也在进一步侦破中。

“再多赔偿也换不来一条命”

谢绍椿死后,村子乱了。

一些受访村民表示,当初听到谢死亡的消息时,非常愤怒。

接到村民的报警后,17时04分,茅店镇派出所的21名民警和巡访队员赶到现场。

直到此时,洋塘工业小区管委会对发生在精达模具厂的血案还毫不知情。

在接到了赣县安监局局长张向东的电话询问“该小区是否发生了挖掘机碾死人的事情”时,洋塘工业小区管委会主任黄树民甚至称“园区内的标准厂房位置已经全部开工盖厂房,不需要挖掘机施工作业”。

直到17时40分,洋塘工业小区管委会人员才匆匆赶往现场,此时距离谢绍椿被害已过去1个多小时。

与此同时,听闻谢绍椿的死讯,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向精达模具厂内聚集。一些厂房二楼的玻璃被愤怒的人群投掷的石块砸碎了。模具厂值夜班的员工看着楼下的村民,不敢下楼去食堂用餐。

面对这一情形,管委会工作人员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17时57分,黄树民向赣县县委书记温庆锋汇报现场情况。温庆锋表示,马上派副县长黄严生前去处理。

此后,黄树民等工业小区的工作人员守在现场,先后向赣县县委办、政府办汇报最新情况。

当夜,上百村民围堵了附近的国道和高速公路。

警方公布的消息称,12日凌晨2时30分,公安干警在干部群众的配合帮助下,事件得以平息。

13日凌晨,因为对事件负有直接领导责任,黄树民被免职,并被立案调查。一同被免职的还有茅店镇镇长林生芳。挖掘机司机游坚和模具厂工作人员成德顺则在案发次日被刑事拘留。目前,仍有涉案犯罪嫌疑人在逃,该案仍在侦破过程中。

至于另一名涉案人员———曾逃离现场的精达模具厂的负责人,当地官方并未公布处理情况。

当地政府宣称,已成立了善后工作领导小组。事发后,温庆锋向死者家属表示慰问,承诺将对死者家属依法补偿到位,并通过媒体向群众公开道歉。

肖莲香已不大记得慰问和道歉的事。由于过度悲伤,她被送往医院休息,15日才回到家中。“我还没有提出什么赔偿要求,也没有干部来问我要什么赔偿,再多的赔偿也换不来一条命。”

 

如今的肖莲香每天除了忙家务外,还要独自喂鱼,那本来是她和丈夫两个人的活。

事实上,除了被征地的那个水塘外,谢家还承包了两个鱼塘,每个鱼塘的面积都比谢家捍卫的那个鱼塘更大。这两个鱼塘,每个每年的承包费为1000元。

看着塘内没有长大的小鱼,肖莲香说,如果养得好,每个鱼塘一年都能赚上万块钱。

没有谢绍椿的日子里,她已经明白,对于这个家而言,5000元并不是多大的数字。

 

 

=========================

河南版女钱云会 2011-01-06
河南居民阻止强制施工被碾死 在场公安官员视而不见 http://bit.ly/pXDXsc

2011年1月3日上午,河南驻马店正阳县公安、水利部门强制在河道现场施工,一位居民前来阻止被施工车辆撞倒轧在车下,最终不治身亡。而现场的公安、水利部门工作人员视而不见,甚至嬉皮笑脸。


李莉被挖掘机压在车下。今年38岁的李莉是下岗职工,生前靠卖早点维持生活。正阳县县委宣传部提供

 


邢台女版钱云会:孟建芬  2011-04-18

4月18日下午,河北邢台强拆,铲车径直从村民孟建芬身上碾过,孟当场死亡,另有一名村民受伤。

4月18日下午,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张家营在拆除过程中,拆迁户胡西凤为阻止拆迁当场喝下农药,其妹孟建芬被铲车当场压死、胡巧凤压成重伤。19日,当地宣传部通报称此事系安全事故,却称不清楚具体情况。

孟建芬倒在血泊中。孟建芬家属回忆,距离孟较近的铲车上的司机年纪较小,不敢朝着孟建芬开铲车。此时,另一辆铲车上年长的司机,跟他调换座位后直接驾车开向孟建芬,从其胸前碾过,又退回,转弯后朝远处开去。孟建芬家属和村民叫喊,并追回要逃跑的司机。
死者家属的说法得到邻居和部分村民的证实,却与警方不同。警方说,当事司机承认开铲车躲闪中听到有村民喊,才意识到有人伤亡。

22日,记者看到事发地有一摊血迹,铁锈样红,渗入泥土。

更多相关孟建芬的报道: http://bit.ly/oizx6p

河南开封县女版钱云会: 2011-09-28 

老妇当街被暴力强拆车辆碾死官方回应称是个人行为    http://bit.ly/qTbk4A
延伸阅读: http://bit.ly/qnwO5c 轮子下的中国 http://bit.ly/pOG3E5 忐忑2011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