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玲打破沉默 宣布信基督教

柴玲打破沉默 宣布信基督教

柴玲一手创建高校教育软件公司尖子班,位于波士顿金融大厦Prudential Tower。 (柴玲/提供)

「我是柴玲,我还活着!」

十多年来远离公衆视线的昔日学运明星、前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总指挥柴玲,日前在波士顿受洗成爲基督徒。在1989年六四事件21周年来临前夕,她首次打破沉默接受采访。

现年44岁的柴玲,与丈夫育有三个稚龄孩子,她一手创建高校教育软件公司Jenabar Inc(中文名「尖子班」),任总裁至今,手下有280名员工。尽管她在商界拓展出一片天,而且婚姻美满,家庭幸福,但内心却快乐不起来,她一直背负着六四事件的沉重包袱。

信仰基督教 走出心牢

柴玲4月4日複活节在波士顿Park Street基督教会受洗,并用英文发表「柴玲的见证」。经过多年痛苦的精神煎熬,「记忆中积聚了20年来的许多冰块和障碍消除」,受伤的鸟儿终于释放自己,走出心牢。

柴玲坦言,宗教信仰洗去她「心中的伤害和痛苦」,获得长久以来苦求而得不到的平静。爲此,她尤其感谢她的丈夫Robert A. Maginn Jr,他是虔诚的基督徒,也是她的哈佛大学学长,拥有两个哈佛硕士学位,两人因在波士顿顾问公司Bain & Company共事而相识相恋。柴玲形容,从12年前两人约会开始,「他的爱,耐心而完整」,他们育有三个分别爲五岁、七岁和九岁的可爱孩子。

柴玲1993年获普林斯顿大学国际关系硕士,1998年获哈佛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她的丈夫Maginn比她大十岁。2000年两人结婚后,共同爲事业打拚。尖子班公司提供学生网上教学、登记课程等服务。

柴玲回忆生命中最不堪回首的黑暗期,是「六四」事件后,经曆在中国大陆天罗地网的十个月逃亡,「每天面对着被捕的危险」,最后,「是一群佛教徒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她与天安门革命伙伴封从德在一艘船的木箱内四天五夜不见天日,终于在1990年複活节前夕成功逃抵香港,再到巴黎,最后抵达美国,不久她与封从德分手。

柴玲说:「儿时的恐惧孤独再次包围着我。更致命的是,不久我的母亲和祖母相继去世。我的母亲25岁生了我,而当我25岁时她离开了我,短短几个月,我生命中最爱的三个人相继离我而去,而我喜欢的一份工作,不愿意因我而影响跟中国的生意,接着是一些恶意的中伤和攻击,令我沉重得不能呼吸。每次黑暗时刻的来临都比前一次勐烈。这就是我爲民主付出的代价吗?」

当年同爲天安门学运领袖、现在华府任牧师的张伯笠,是少数见证柴玲被痛苦包围的人之一。张伯笠说,在巴黎的一次聚会中,柴玲说不想活了,一个人走不下去了,他回忆,「她内心的痛苦我无法测度,只记得那次的相见,整整一盒纸巾都未擦干她的泪水。」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 , , , , , , , , , , , , , , ,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