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失踪的生活

杜君立:失踪的生活

(11-09-28 08:07)http://21ccom.net/member/index.php?uid=d3773&action=viewarchives&aid=46171

  杜君立:失踪的生活(11-09-28 08:07)

  在去北京的火车上,我的邻座是一个新入学的研究生。一路上攀谈起来,倒也免去了旅途的寂寞。
  他大学毕业进了一家新成立的央企(国企)。所谓新成立,就是人员已经到位好几年了,但一直没有营业收入,尚在筹备阶段。国家给这个公司的艰巨任务是每年花掉2个亿,或者说亏损2个亿。他的工资是每月5000多元,其他福利也极为优厚,每天都无所事事。他在技术部门,但整个企业技术人员所占比例极低,大多数人员都是工会、人事、宣传、办公室、基建、采购等非技术部门的。所以他们公司仅需要他们几个名牌大学的技术人员装潢门面即可,其他大多数人都是黑领家族的小舅子儿媳妇等由性关系延伸出来的权力关系户。他们公司基本人人都有公车开,每人在开发区和老城区至少有一套内部集资房,公司干部甚至有好几套。内部集资价是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左右,全产权,所以可以按市场价转手出卖。也就是说,仅分配的房产一项,公司每个人都已经是百万千万身家,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共产主义吧。
  这是一个智商很高的典型的理工科毕业生,但中国的学校教育使他走上社会后感到处处迷惑,他曾设法从一些哲学思想类的书本中找到解决办法,甚至他曾被一部电影感动了——《1900》。他认为“1900”面对功利的诱惑拒绝踏上喧嚣的陆地是非常牛逼的事情,而与一艘船的共同沉没简直是英雄壮举。“城市是那么大,大得看不见尽头。当年我走下船舷,穿着大衣,觉得自己很神气。我有决心有信心有把握,……我停下脚步,不是因为我所见,而是因为我所不见——连绵不绝的城市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尽头。……只有88个键的钢琴可以奏出无限的音乐,而有无数个键的钢琴,只属于上帝。”
  工作了2年后,我面前这位“1900”就在所有人的惊诧中毅然递上了辞职报告。
  1900认为目前的工作让他感到人生特别无趣,犹如一只掉进面缸中的老鼠,不愁吃不愁喝,混吃等死,竟然一眼就可以把一辈子看到头:娶个老婆,生个孩子,领着很高的工资,清闲地喝水放屁,等着下班等着退休,然后等着追悼会,就像一个永远长不大的襁褓中的婴儿,想吃就吃,想拉就拉,没有生活压力,几乎不用劳动不用思想,也不能有思想,有社团宠着你,有军队保卫着你,总之,一切都被社团安排好设置好了。1900对这种无趣的生活感到绝望的同时,耳闻目睹社会民众种种生活艰辛,他充满深深的罪恶感,他觉得这种不劳而获巧取豪夺的生活在贫穷的中国是一种耻辱。
  1900的辞职不仅招来了公司上下的不解和责难,也使负债供他读书的农村父母盛怒之下几乎要断绝跟他的关系。对中国可怜的大多数人来说,以前商品粮户口的的是人上人,现在吃官饭的是人上人,这些人上人并不是更有能力或者品德更好,甚至恰恰相反,只不过出身官宦而已。对出身贫寒的所谓“普通老百姓”来说,有饭吃,吃好饭,吃官饭,发钞票发房子发老婆(工会介绍)养老送终,这简直就是进了天堂,进了福窝里啦……
  1900背着简单的行囊踏上了北上的路。孤单的身影背后,几乎没有人为他送行,更没有人替他祝福。
  在这个国家,每个人都没有安全感,即使富可敌国的首富,即使风光无限的达官,何况筚路蓝缕的穷人,何况初出茅庐的青年。“犀利哥”在国内外都成为一种关于中国的另类传说,因为他看起来拥有大多数中国人所没有的“生活”。这个美丽的童话成为多少房奴、孩奴、车奴、官奴们的伊甸园梦幻。
  没有上帝的年代,生存的阴影一直笼罩着这片土地上不幸的人们,即使豪宅豪车美女佳肴,人们依然以生存的姿态来看待这暴富的一切。什么是生活?对这里争来抢去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遥远的命题。
  在这里,没有多少人将自由作为生活的要素。据说在穆斯林文化中,猪是贪婪肮脏和欲望的不祥之物。在中国,吃永远是第一位的,所谓“民以食为天”。而猪栏理想正是中国最大众的普遍追求。一头特立独行的猪在这里只能是落荒而逃。
  那年圣诞节,一个叫晓琳的重庆女孩跳楼自杀。她的母亲是养尊处优的处级黑领,对女儿自食其力收入微薄的白领生活极其不满。晓琳在母亲逼她加入终身制的黑领时选择了自杀。这个可怜的女孩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说过不会去那些地方一张报纸一杯茶地混日子,你一定要我去,除非我死。”
  一个要生存,即使富裕了还是要以满足贪欲为目的的生存。而另一个要生活,即使收入微薄,也要一个堂堂正正干干净净自由自在的生活,最后生存扼杀了生活。史铁生曾说:“只有人才把怎样活着看得比活着本身更要紧﹐只有人在顽固地追问并要求着生存的意义。”赋予生存以意义才是真正的生活。
  “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史铁生与2010年一同逝去,2010年12月31日。“史铁生的苦难是显而易见的,不仅因为他有一具残疾的身体,更因为他有一个聪慧过人的大脑。这么多年了,他在轮椅上年复一年地沉思默想,度过绝望而狂躁的青年时光,也成熟了他中年的深厚思想。思想本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一切思想必定是忧郁的,何况如史铁生这样,从第一天得知自己将永远不能再站立起来的时候起,就一刻也不能停顿地冥思苦想着的人。这时候,我们忘了,在人的生命活动中,惟沉思的时刻,才是敏锐、富有,也是最强大的时刻。这大约是我们每个人都能体验到的,只是由于肢体的完整,由于行动的灵便,由于俗务的纠缠,更由于欲望的循循善诱,沉思的机会于我们正变得越来越稀少。”
  弗洛姆在《逃避自由》中说,人本是向往自由的,但人更害怕孤独,所以最终人们都逃避自由。生活是人生的超脱,具有无限的可能性,充满惊喜与选择,也充满艰辛挑战和思索迷惑;而生存则简单的多,活着就行,最好像猪一样活着,吃好穿好住好睡好,好活,好死,就跟没来过这世界一样……生活据这样失踪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生活是一种反叛,是对生存的反叛,是对身体的反叛,是对平庸的反叛,是人对动物的反叛。反过来,生存则是对人的反叛,是对自由的反叛,是对未来的反叛。生存扼杀了关于人的创造力和一切关于美好的想象力,让人生无趣无聊、低级愚蠢、腐败堕落。如果你还会觉得无聊,说明你还在生活……或者生活在提醒你,提醒你作为一个人的存在。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