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兽性与人性

杜君立:兽性与人性

 

发布时间:2011-03-01 12:17 作者:杜君立 字号: 点击:1156次http://21ccom.net/articles/gsbh/article_2011030130766.html

 

 

我们常常认为兽性是野蛮的,人性是文明的。人类是高贵的,动物是低贱的。就好比我们认为大脑是重要的,手足是次要的。在此,我们常常忘记的一点是:“大脑是重要的”这个真理本身就是大脑自己确定的。在先知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中,老大哥也有一句“真理”:“所有的动物一律平等,只是有些动物更平等一些。”

  鸡是会数数的

  在自然界,一只母鸡会用一段时间来为自己构筑一个巢,然后生下6个鸡蛋,进行后代的孵化。如果其中的任何一只蛋失踪了,那她就会再生一个来补充。人类利用了母鸡的这种天性,就不停地“偷蛋”,母鸡只好不停地下蛋。最后母鸡跟祥林嫂一般,成为神经病。但它还在下蛋。

  在自然界,公鸡母鸡的比例与人类一样,保持1:1的平衡。钟表出现后,为人类司晨的公鸡基本灭绝。母鸡的正常寿命为5-7年,但在它2岁青春妙龄的时候,因为下蛋减少,就被屠杀为鸡肉。

  鸡蛋本是经过交配产生的,但我们现在所吃的都是神经病母鸡单独完成的未受精蛋。

  猪是特立独行的

  在自然界,猪是独行侠,没有谁敢欺负的。在《荆棘鸟》中,一只野猪为了捍卫领土,竟然“猎杀”了2个持枪的猎人。人类为了“东方不败”会自宫,猪没有这种自我牺牲精神、高尚觉悟和高超本领。人类强行对公猪母猪施行“宫刑”,使猪成了太监猪。云南一个地方政府成立阉猪敢死队,经常偷偷潜入农民猪舍,将农民“私自”养的母猪阉掉。猪自然痛苦,而猪的主人也很悲愤。

  猪八戒虽然好色,但太监猪的唯一追求就是吃,最后被人类吃掉。对人类来说,太监猪多快好省地生产食品,其无私忘我的思想境界是很高尚的。

  猪其实跟小资一样,颇有洁癖。它从不在窝里便溺,而有一个固定的地方,类似人类的厕所。反倒是有的人类却在随地吐痰大小便。

  人就是这样,为了便于管理,剥夺了猪的性交权。

  跪的来历

  牛和羊是非常相似的动物。小牛小羊落草初生要吃奶,往往前腿下跪接受牛妈妈羊妈妈哺乳。当牛羊被人类屠宰时,牛羊常常会不自主地下跪,甚至哀鸣着流出眼泪。所以心理素质一般的人做不了屠夫。

  屠夫是一种类似刽子手的特殊职业。如果牛羊是人类的普通食物,那么作为食物加工者的屠夫就不应当身负恶名。在西方,成吉思汗就有“屠夫”的美誉,在中国则他叫“天之骄子”,如今指大学生。

  人类的跪有可能是仿模牛羊的。牛羊孕期衔草,幼雏降生落到柔软的干草上。中国人有“跪草”的传统,即丧母时需跪在干草上守灵7日,以谢母亲生育哺乳之恩。

  人类的跪与牛羊一样,也有感恩和求饶两种含义,只不过牛羊一生只跪两次,而人类则不受限制。中国人在这方面一直保持着吉尼斯记录。

  鲨鱼是脆弱的

  鲨鱼一般不攻击人类。但人类认为鲨鱼是最凶猛的动物,认为吃鲨鱼的鳍显得豪气干云。结果每年都有不少鲨鱼被割掉鱼鳍,类似人类被断掉四肢。鲨鱼的鱼鳍属于中国传统饮食中的极品,叫做“鱼翅”。被割掉鱼鳍的鲨鱼往往被扔进大海,而且它还活着。

  大象和鹿是无奈的

  大象有一对长牙,大象的祖先猛犸象的牙更长。人类喜欢象牙的质地,可以雕虫可以做筷子。但大象之凶猛,使人无法在它活着时取得它的长牙,人类就先把大象杀死,然后安全地取牙。大象被逼无奈,只好在它刚长出牙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牙撞掉。这有点像“王连举”,也有点玉石俱焚的意思。如今很少再有长着一对长牙的大象,如果有,那无疑是在给人类宣示标靶。

  人类也认为“鹿茸”有益于自己的身体,导致那种鹿自毁其角。当然人类也喜欢虎皮,但以人类之奸诈,竟然无法“与虎谋皮”,结果老虎几乎被屠杀殆尽,人类得以食肉寝皮。

  燕窝的遗产

  中国饮食文化的上八珍中有“燕窝”,原料是一种海燕用自己的分泌物制成的鸟窝。为了躲避人类,这种鸟窝往往在悬崖之上筑巢。但人类不惜摔得粉身碎骨依然可以得到。海燕准备恋爱结婚的家被人类“强行拆迁”,它只好再分泌再建。人类继续胜利。最后海燕没有了分泌物,就绝了后。人类这才罢休,燕窝这道菜也面临失传危险,不知要不要申报世界遗产。

  泥鳅的檀香刑

  中国有一种奇特的美食,我忘了它的名字。具体的做法是这样,锅里盛满清水,水里放一块豆腐,再放几尾泥鳅。锅下面文火慢炖。随着水温升高,刚才还悠哉游哉的泥鳅慢慢就变成热锅上的蚂蚁,慌不择路往相对凉快的豆腐里钻……豆腐熟透,泥鳅也熟透在里面。人类围着火锅,在欣赏完了这精彩的“檀香刑”之后,还可以大快朵颐。

  猴脑补人脑

  猴子或许比其他动物聪明。人类以为吃猴脑就像吃脑白金脑黄金一样,可以提高自己较低的智商,于是要吃猴脑。为了减少“智商”转移过程的衰减,人类一定要生吃,而且要猴子活着。被切掉天灵盖的猴子活色生香地端过来,人类可以一边和猴子眉目传情,一边像吃西瓜一样用勺子挖猴脑。《羊的门》中,“南街村”书记就请高级首长吃这个。美国电影《沉默羔羊前传》中,竟是吃人脑,而且是自己吃自己的。

  鸡狗角斗士

  古代罗马有角斗场,奴隶们在场上自相残杀,贵族们像看奥运会一样观看取乐。看客最不喜欢双方握手言和,那太扫兴了。如今只有拳击比赛可以看,当然也会打死人。相对而言,斗蛐蛐、斗鸡、斗狗最常见。看到“动物角斗士”被人类挑拨离间后,自相残杀得头破血流死于非命,人类就会感到些许快感。

  牛是如何疯的

  人类是地球上唯一一种喝其他生物奶汁的动物。一只小牛刚来到人世,他将面临两种不同的命运:如果是小公牛,就被送往屠宰场,成为细嫩的小牛肉。如果是母牛,就被饲养成母牛。牛妈妈失去儿女,就成了人类的产奶机器。近40年来,在人类的改造下,一只母牛的产奶量增长了5倍。人类的改造也引发了疯牛病,许多没“疯”母牛也被扩大范围地予以种族屠杀。

  马的鞋子

  为了更好的奴役和压迫,人类不仅发明了马缰绳、马嚼子和马鞍,还发明了钉马掌,以奴役得更长久。马在长途奔跑之后,马蹄子会裂开,甚至于出血,人类为马穿上最耐磨的铁鞋,有了马蹄铁,就可以防止光秃秃的马蹄很快被磨损。钉马掌的方法是将马蹄铁烧铸成形,然后垫在马脚下,然后用锤子,钉子,把这块厚铁残忍地钉进马的脚底,并利用铁钉的倒钩使其固定在马的踝骨上,避免脱落,现代的办法是用螺丝锁上去。这是永久性的,所以如果马蹄铁磨损了,一般很难卸下来重新打一副,顶多是在下面加一层新的固定。而如果马腿骨折了,它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它会被吃掉。

  一些人美其名曰说是钉马掌为了保护马,其实说白了,还不是拿马当交通工具或运输工具,野马从不钉那块铁,可它们难道保护不了自己吗?它们怕脚受伤吗?还有人辩解说那是马的角质皮,马不会疼,可谁知道呢?事实上,人类肘部外侧的皱皮也是角质皮,神经分布少,但如果拿指甲用力掐也还是会疼,也许它们比较麻木,或者只是在忍受,但哪个人类愿意在自己肘部外侧钉上两块笨重的厚铁,作为保护呢?

  狗熊成为橡胶树

  人类发现熊胆可以治病,熊就倒霉了。一只熊被杀死时,它分泌胆汁毕竟有限。人类给熊的胆囊插上输送管,熊分泌的胆汁就源源不断地流出来。这情景类似从橡胶树上采橡胶。为了保险,人类将插上管子的熊固定在笼子里。人类不会在乎熊叫得撕心裂肺。这种事似乎在中国很普遍。因此在国际上和网上都引发争论,让人们从狗熊的兽权联想到中国人的人权。

  骡子的绝育

  我看过一篇小说,说一只马发现与它交配的母马是自己的母亲,这两匹马都跳涧而亡。可见动物也是有伦理的。据说成年马的智商相当于人类一个5岁的孩子。人类通过单独囚禁和注射春药,使狮子与老虎交配,产下狮虎兽。同样,人类也使马与驴交配产生骡子。骡子是没有生殖系统,智商极低,吃苦耐劳,没有脾气,这种人类发明的怪物更像有血有肉的机器。在工业革命之前,它简直是人类发明的代表作,成为一种最普遍的动力来源。如今,克隆与转基因技术将使人类这一创造能力继续发扬光大。

  狗的贵族

  古代中国人普遍有性压抑,环肥燕瘦之外,恋足癖一度发展成社会主旋律文化。在男权压迫下,女人纷纷缠脚,女孩从幼年就被折断足骨,用布条束缚,最终长成“三寸金莲”。狗作为人类饲养的家畜,从猎犬到看家犬,最后演变为狗贵族——宠物犬。哈巴狗是中国宠物犬的代表,它其实是经过健康狗的无数次近亲交配产生的病态狗。这种狗身长腿短,行动不便,牙稀眼近视,几乎无法独立生存。金鱼也是一种病态鱼,它也不是自然的产物,而是人类制造。

  麻雀的浩劫

  麻雀虽然与人类关系很密切,但这种桀骜不驯的小东西却是人类无法驯服的“极少数”动物之一。麻雀从来不吃嗟来之食,失去自由,麻雀就会气绝而亡。相反,老鹰老虎何等凶猛,为一口吃喝,竟也被人类玩于掌故之间。毛太阳照耀中国时期,这块土地上几乎所有的人类都已经被“解放”和被驯服,“极少数”没有驯服的都被“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没想到麻雀的命运比人类中的“四类分子”还惨,1958年被“军民团结如一人”的中国人几乎赶尽杀绝。

  动物园文化

  动物园里一般没有家畜。这些野生的动物被拘捕后,就被关进人类为它们制造的集中营。铁窗、牢笼、水泥地,一些动物被割掉生殖系统使其更温顺,一些鸟类被拔掉主羽毛使其无法“飞越疯人院”。人类在兴致勃勃的视察之余,信手赏赐一些塑料包装的奇怪食物。人类之伟大,在于发明了囚禁人类的监狱和牢房。动物从来没有这个发明,不幸的是它们遇见了人类,结果他们也享受到了某些人类的待遇。他们其实没有错误或罪恶,如果有的话,那就是它和人生在了一个地球上——“既生瑜何生亮”。

  马戏团规则

  我们常以为马戏团的动物是多才多艺的明星,也应当是快乐自由的。但舞台后面,其实都是皮鞭、电棒、镣铐、牢笼、饥饿的惩罚。唯一的奖励就是不打、不杀、给它一点食物。

  试验室伦理

  一些特殊时期,人类也用自己的同类来进行生物试验,比如臭名昭著的“731”,当然日本人试验用的“木头”几乎都是非日本人。动物试验一直是人类的一门科学。我们中学时就解剖过青蛙。活体解剖一直在进行,人类在研究动物,动物被摆上祭坛。随着活体器官移植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将会有更多为我们生产“狼心狗肺”的动物为之牺牲。

  狼与羊的故事

  有一篇著名的寓言:一只小羊在喝水,狼说小羊污染了它的河水。羊说:“我在下游你在上游啊。”狼说:“你去年说过我的坏话。”羊说:“我去年还没有出生呢。”狼说:“不管怎样,反正我要吃掉你!”

  吃还是被吃

  动物的饮食习惯与其牙齿和肠胃相关,食草动物吃草不吃肉,食肉动物茹毛饮血不吃草。人类如果按动物理论解释,应当归入食草动物,确实有不少人是素食主义者。一般而言,食草动物的命运是被食肉动物所吃,食肉动物也被别的食肉动物所吃。对动物而言,被吃者不过是食物。动物的理想很低级,吃饱就满足了。所以杀死对方是为了果腹,等它吃饱了,它就失去杀生欲望。就如同动物发情是为了繁衍后代而不是享受快感。而且一般动物只吃几种食物。人类比较高级,几乎所有植物动物都可以吃,吃饱了也保持着旺盛的杀戮兴趣。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