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体制下的中国

杜君立:体制下的中国

(11-09-06 05:52)

    中国从远古的酋长时代开始,所谓的氏族部落实行的就是“人治”,到了城邦、国家也仍然是“人治”模式。“人治”并没有什么不好,这个“人”一般指的是“贤人”。夏禹之后开始权力世袭,依然是“人治”,龙种就可能变异,成为跳蚤,所以出现了夏桀和商纣这样的“恶人”。从此以后,传统的“人治”就被污染了,“人”可能是“贤人”,也可能是“恶人”。

  在“人治”传统下,中国历史开始了2000多年的轮回。遇见“贤人”则为盛世,遇见“恶人”则为乱世。如果不幸遭遇“恶人”,中国的传统是“人人得而诛之”。孟子说“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其君也。”“杀恶人即是行善”,这是中国人对恶的抑制。

  中国每一个王朝最大的夙愿其实都是为了避免出现“恶人”的出现,“选贤任能”是这个中国传统“人治”体制的核心。政治从根本上来说,它是正义和良知的产物。在政治的发展中,知识分子成为人类良知的代言人。因此,知识分子往往扮演着体制牧师的角色,甚至他们构成体制的主要构成。中国儒教塑造了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在科举制度建立以后,弘扬良知和正义的知识分子精神一直是体制力量的重要构成。没有文化素养和学理思想的人不能成为帝国的官吏,最多只能成为下贱的“衙役”。

  从知识分子这一特点上来说,中国传统帝国时代与西方现代民主制度有相似的一面,就是构成国家体制的官吏群体基本为知识分子组成,即使个人品性不一。西方现代民主制度也是一种精英制度,制度的建立者往往是一群知识分子,甚至一些国家本身就是知识分子建立的,比如美国的“建国三杰”,民主捷克的哈维尔。

  100年前,天朝崩溃,在礼崩乐坏中,中国知识分子扮演起救世主的角色,一场五四运动使中国重新树立其一个社会良知。即使在军人当政的数十年里,知识分子一直扮演着国家道义和体制力量的角色。

  民国三十八年,在大批知识分子的拥护下,一个最大的农民武装成为中国的合法政府。在汉字中,“牢”就是“牛棚”的意思,在接下来的日子,知识分子全部遭到囚禁,囚禁的地方不叫“牢”,叫做“牛棚”。在传统时代,历代统治者是非常尊重知识分子的,“士可杀不可辱”,但到了牛棚时代,知识分子面对的不是“杀”而是“辱”。体制试图消灭的不是知识分子,而是知识分子精神。

  “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知识分子从来不是简单的读书人,而是一批拥有智慧和良知的贤人,他们是“人瑞”,是上天赐给人类的最珍贵礼物,他们是人类的希望,是人类不至于灭亡并保持发展,维持尊严的坚强保证。

  从反右到文革,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官方到民间,中国将所有的知识分子都肉体消灭殆尽,也将知识分子精神彻底摧毁。中国陷入万劫不复的可怕境地,直到毛万岁的生理死亡。从1976年的清明节开始,中国知识分子的小草开始钻出寒冬的土地,接下来“春风吹又生”。近乎崩溃的体制以“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来获取民众的谅解和合法性,这一做法无疑是有效的,从文艺界到思想领域,劫后余生的知识分子精神开始复苏,进而将中国带入一个万象更新的1980年代,“文化热”的背后是一场充满希望的中国现代思想启蒙运动。对中国来说,仅有知识分子是不够,还要有广泛的知识分子精神,让中国恢复正义和良知。这一切社会变迁得益于构成新体制力量的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作为良知和正义的代表,无疑与既得利益发生了冲突。知识分子遭遇到了来自体制的暴力,暴力是中国知识分子自古以来一直面对的困境。此次灾难之后,体制对知识分子进行大规模地清洗,知识分子全部被驱逐到媒体和学校,然后以酷吏组成的权力来进行严厉的控制。

  经过净化的体制完全“去知识分子化”,一个反良知反正义的纯净利益集团打造成功,他们垄断了一切暴力和权力,甚至话语权。“囚禁”或者“圈养”知识分子的媒体与学校遭到酷吏的严厉监视审查和打压。人类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体制,知识分子沦为被劫掠到山寨的“账房先生”。

  在物质利诱和暴力威胁下,知识分子精神在中国不断的泄散和萎缩,虽然还有苦苦坚持者,他们不是被赶到外国,就是呆着监狱。剩余的基本都被“软禁”在体制的角落。国学热的兴起与学术界万马齐喑正是知识分子被打压消解的结果。

  中国重新回到军人体制下的酷吏时代,从一个城管、警察、街道办主任、局长、市长到封疆大吏,无一不是军人出身或者流氓酷吏出身。干部学校成为一个效忠和洗脑的车间。体制拒绝一切关于良知和正义的想象,暴力和金钱成为体制唯一可以理解的语言。民众只有在暴力和金钱层面才有意义,民众的存在不过是权力的对象。

  作为知识分子,无论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痛苦是难免的,因为他们都将遭到体制的严厉打压和摧残,体制不需要良知与正义。体制也不是没有思想,体制的思想依然停留在100年前的法西斯时代。当时的世界是一个丛林社会,社会达尔文主义四处弥漫,弱肉强食,强权就是公理,落后就要挨打,枪杆子里出政权……当人们嘲笑北朝鲜还停留在冷战时代时,其实当下中国比它兄弟更古老。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个体制需要的不是智慧和良知,而是一群鹰犬和打手。

  五四运动的先驱胡适先生在台湾时,每天都要收到无数来自另一个体制的辱骂攻击的信件,他试图一一回复,别人劝他说:一个处女怎么能跟一群流氓恶棍搏斗呢?在《肖申克的救赎》中,安迪说:“体制是这样一种东西,一开始你抗拒它,然后习惯它,最后离不开它。”体制的存在本身就是反思想的,它拒绝一切关于人类传统和良知的想象,权力规则是它运行的唯一动力。对这个时代的中国来说,谈民主谈人权谈启蒙都是荒诞不经的,因为连人类基本的常识和良知都已经不存在了。一个失去知识分子的国家不过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僵尸而已,如同一个植物人,你甚至无法断定它是否还是一个人,更不用说它是否还有生命。

  所谓流氓,就是丧失精神家园和道德感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流氓是知识分子的反义词。当一个社会消灭了知识分子以后,流氓就是这个社会的主流力量,他们挟裹着一个社会,绑架了整个国家,向着没有未来和希望的罪恶深处奔去。对一个流氓来说,不要说正义和良知,连道理都是不存在的,跟不用说法律和程序。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是所有中国知识分子的不幸,因为他不仅是失败的、孤独的,而且他成为一个笑柄,连同良知、正义、未来、责任、智慧、尊严一起,都沦为一个荒诞的话题。

一共有 12 条评论
游客 09-25 15:09 Says:
游客 于 09-25 15:09 回复:

 
深刻犀利的文章,沉思!
游客 09-19 00:12 Says:
游客 于 09-19 00:12 回复:

 
致敬!
寒江独钓客 09-15 14:44 Says:
寒江独钓客 于 09-15 14:44 回复:

 
致敬
有你这样一批人,中国终会走出漫漫长夜
思在09-11 22:38 Says:
思在 于 09-11 22:38 回复:

 
能被收买或压服的“知识分子”不是知识分子,“禄蠹”是也。人心还在,中华不死。体制再强大,人造的;上帝不允许,它一天也存在不下去,前苏联就是例子;胡适说:争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自己的独立就是争国家的独立。同样,救赎自己的灵魂就是救赎国家的未来。我是基督徒,我信!阿们。
游客 09-11 01:28 Says:
游客 于 09-11 01:28 回复:

 
{quote}{title}游客 的原帖:{/title}{content}对这个时代的中国来说,谈民主谈人权谈启蒙都是荒诞不经的,因为连人类基本的常识和良知都已经不存在了。一个失去知识分子的国家不过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僵尸而已,如同一个植物人,你甚至无法断定它是否还是一个人,更不用说它是否还有生命。{/content}{/quote}深刻!
游客 09-10 09:31 Says:
游客 于 09-10 09:31 回复:

 
杜先生的文章是对当今中国社会问题的精准定性。党国的极权统治是人类社会从蛮荒走向成熟的最后羁绊,人类文明进程中的所有垃圾、毒素、废物都集中在当今中国的体制下发酵,进行最后疯狂,粪便经过发酵后才能变成有利农作物生长的肥料。这是人类发展进程中的必然过程,只有在当今中国的群魔乱舞中,才能使人类看清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摈弃谎言,摈弃暴力,摈弃一切丑恶,摈弃一己之私,崇尚平等,崇尚善良,走向没有谎言,没有暴力,相互尊重,相互合作的未来。
平权天使 09-08 09:04 Says:
平权天使 于 09-08 09:04 回复:

 
别急,快了!!!
现实在哪? 09-07 11:50 Says:
现实在哪? 于 09-07 11:50 回复:

 
何处是尽头?
laosun09-07 10:28 Says:
laosun 于 09-07 10:28 回复:

 
国已不国!
朱正福09-07 07:36 Says:
朱正福 于 09-07 07:36 回复:

 
不会没有知识份子嘛!每年新生两个分享1000万元巨奖,享受最高礼遇的帮闲们(袁老先生算作例外),以及不惜重金大量又高规格收罗进来的造假专才,等等,且不说还有那些难以计数,却远甚于孟尝君门下的食客们,它们又都能算些什么呢?
游客 09-06 21:30 Says:
游客 于 09-06 21:30 回复:

 
对这个时代的中国来说,谈民主谈人权谈启蒙都是荒诞不经的,因为连人类基本的常识和良知都已经不存在了。一个失去知识分子的国家不过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僵尸而已,如同一个植物人,你甚至无法断定它是否还是一个人,更不用说它是否还有生命。
游客 09-06 21:23 Says:
游客 于 09-06 21:23 回复:

 
对这个时代的中国来说,谈民主谈人权谈启蒙都是荒诞不经的,因为连人类基本的常识和良知都已经不存在了。一个失去知识分子的国家不过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僵尸而已,如同一个植物人,你甚至无法断定它是否还是一个人,更不用说它是否还有生命。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