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从征服到奴役

杜君立:从征服到奴役

发布时间:2011-02-18 14:01 作者:杜君立 字号: 点击:880次http://21ccom.net/articles/sxpl/sx/article_2011021830115.html

  

 人类的历史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战争的历史。从动物开始,战争就已经开始萌芽。食草动物以犄角长牙鳞甲铁蹄为武器,食肉动物以獠牙利爪为武器,物竞天择各不相让,在大自然的世界里厮杀得昏天暗地。与人类相比,动物仅仅处于本能的低级阶段,因此动物的战争一般仅限于食物和交配权。

  食物是生命的基础,求生的本能使狮子对羚羊展开杀戮,也使猩猩与其他猩猩展开领地冲突。但食物性战争以满足口腹为限,食物充足时,杀戮也罢冲突也罢,都将失去存在的理由。性所引发的战争仅仅局限于个体之间,只能算一次角斗或比赛,分出胜负即可,没有太多危险性。因此,交配权在战争中的影响要小得多。

  人类的出现始于工具的诞生,而工具使人类成为一种最为好战的动物,这种好战以其它大多数动植物的灭绝为最大证明。在灭绝其他动植物的同时,人类之间的战争也在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地发展进化,这条曲折漫长的进化之路实际上就是人类的历史。

  1

  人类来源于动物,但人类在宗教信仰启蒙下进化出了神性,使人类与动物之间出现了一条无法逾越的代沟。人类在保留动物本能的前提下,又进化出了权力意识,这是人类与动物之间最大的不同。权力是欲望的产物,而欲望是本能的延伸。当欲望远远超出其本身需要时,权力就诞生了。

  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人类本身就是战争的产物。在低级动物灭绝之后,只有高级动物才可以生存,而最高级的动物就进化为人,这就是“优胜劣汰胜者生存”。人类的战争在初期阶段与动物的战争并没有太多的差别,为了食物进行杀戮,杀戮是为了食物。人类将这种战争称为狩猎,猎物本身就为食物。杀戮的意义并不在于杀戮本身,而在于杀戮的结果——食物。这种食物不仅包括其他动物,也包括人类本身。

  人类从对动物的猎杀以充饥,或供生活必需(骨头毛皮牙齿等),逐步进化出同类之间的战争。人类之间的战争实际上是一场抢劫,与虎谋皮是人类对老虎进行战争的基本动机,杀死老虎的目的在于虎皮。同样,杀死其他人类的目的在于食物和其它财富,一个死亡的人是不具备拥有权的。

  这种杀戮性抢劫式的战争是人类一种最基本最本色的战争形式,一直保持至今。比如300年前欧洲“文明人”对全世界的征服战争中,达?伽马常常将所遇到的穆斯林商船抢劫一光后再放火,绝不留一个活口,而西班牙人荷兰人在美洲亚洲进行了无数次的种族灭绝战争;再比如60年前的中国,数百万地主因为稍有财产而招致抄家灭门大祸。

  2

  这种杀戮抢劫式战争无疑是最为原始野蛮的战争形式。随着人类越来越“文明”,战争也在“文明”的道路上“与时俱进”,战争逐渐向征服转化。“不战而屈人之兵”成为战争的最高形式和最高境界。如果说杀戮的目的在于抢劫,那么征服的目的则变成了奴役。杀戮的战争形式被认为是“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消极的和缺乏远见的低级模式,而征服和奴役则成为最为文明积极的战争模式。

  这种文明基于人的劳动价值被重新发现。因为杀戮性战争导致人口大减,人成为一种最为稀缺的资源和财富。战争对人的杀戮对财富的抢劫使人和财富日渐枯竭,战争逐渐变成对人本身的抢劫。因为战争发动者发现,从劳动价值来说,人要大于一切财富,因为人是财富的源泉,只要有人,就可以创造出无限多的财富。

  在这种最为文明的战争中,奴役成为战争的延伸和异化。奴役使战争从一开始就分出胜负,而战争的胜利者将一直保持和拥有这种胜利。这种漫长的胜利体验是原始的杀戮战争所无法想象的。因为杀戮者的胜利只是瞬间的,他无法从一具开始腐烂的尸体上找到永久的快感和满足。奴役创造了一种永久性的战争形式,并使奴役逐渐掩盖了战争本质。更为不可思议的是,战争双方以默契的合作来保持这种战争的持续,暴力和杀戮变成一种微妙的待机状态。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任何奴役实际上都是一种战争状态,暴力与杀戮时刻处于引而不发的镇压状态。暴力的崭新意义不在于使用暴力,而在于暴力所产生威慑和恐吓。奴役状态与原始战争的区别在于,它为邪恶找到了一件“皇帝新装”,它不仅继续紧握恐怖威胁的大棒,同时它还拥有宣传欺骗的胡萝卜,而胡萝卜举在头顶,大棒则藏在身后。

  3

  如果回望人类历史,那么成吉思汗时代无疑是最大规模的原始战争,而希特勒对600万犹太人的大清洗则继承了这种杀戮与抢劫。斯大林法西斯的崛起为人类展示了从征服到奴役的文明战争形式。从苏联到整个东欧,奴役已经成为半数以上人类的基本生存状态,古拉格群岛时刻宣示着胜利者的荣耀和权势。只有当暴力被隐藏起来的时候暴力才显得无比可怕。隐藏的暴力才会产生权力,而权力是一种远远超越食物和性的无限欲望,这种欲望使战争成为唯一一种可以使之得到实现和满足的现实方式。

  任何战争只有在双方达成妥协和谅解的平等方式下才可以结束,这种结束往往以平等契约的方式宣布战争非法。但从本质上来说,人类是天生的战争动物,人类对和平的渴望不过是出于对战争的恐惧,或者说是对战败的恐惧。如果人们能摆脱战败的惩罚,那么任何人都是热衷于战争的。

  与其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不如反过来说政治是战争的延续。如果说民主政治是战争的终结,那么极权政治就是战争的开始。现代以来,人类进入了国家时代,而国家正是战争的产物。不同之处在于,有的国家是战争结束的产物,即和平的产物;而有的国家是战争胜利的产物,即征服的产物。前者实现了去战争化,使人类终于摆脱了暴力和恐怖的威胁,这就是所谓的文明国家;后者则以奴役延续了战争状态,使人类继续一个暴力、恐怖与死亡的噩梦。这就是所谓的流氓国家。

  -

  4

  战争作为一种人类常态和文化现象已经深深地进入到我们社会的每一个环节。世界杯可以说是人类战争发展到现在最为文明的形式之一,而阅兵活动则更像是一种对杀戮快感的现代追思会。

  如果回顾历史,那么我们就会发现几乎每一个征服者在他取得胜利,也就是夺得奴役权后,都要制定和颁布法律,比如《汉谟拉比法典》、《拿破仑法典》和《大清律例》等等,这种由征服者颁布的法典也可以称为战争守则或奴役程序。奴役者永远是法官,被奴役者永远是罪犯,这是奴役制度下以法律的名义所安排的基本社会状态。

  在《汉莫拉比法典》中规定,如果一个奴隶用马车轧死了另一个奴隶的女儿,那么前者的女儿(或儿子)则必须让后者用马车轧死;但如果一个征服者的贵族儿子轧死了一个奴隶的女儿,那么肇事者只需赔偿一口棺材即可。这种不公平正是战争状态的一种最清晰证明,因为只有在战争中正义是不在现场的。

  从700多年前的《大宪章》开始,直到300多年前的英国光荣革命、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乃至整整100年前的中国革命,在世界各地风起云涌的宪章运动中,《权利法案》、《人权法案》、《独立宣言》以及《五权宪法》等等,如一只只擎天的火炬,在历史的黑暗中照亮了人类前进的道路,也反映了充满野心的征服者“以一独夫而奴役天下”的丑恶嘴脸。

  人类进入理性时代的最大成果就是法律的诞生,启蒙时代的思想家为人类找到了打开暴力与奴役的枷锁的钥匙。《论法的精神》充分体现了人类所能达到的最高智慧——“好人”和“圣人”是不可信任的。法律的力量使人类第一次不再相信杀戮和暴力。在战争和奴役之外,人类找到了一条通往自由幸福之路。基于公民陪审团的法律体制使一切罪恶和邪恶第一次被阳光下的正义力量战胜。人类在法律的鼓励下,第一次走出暴力和恐怖的镇压与奴役。

  5

  一个基于全体公民同意的法律体系是区分野蛮与文明的唯一尺度。所谓野蛮,就是没有法律没有正义没有公平只有暴力只有恐怖只有奴役;所谓文明,就是摆脱了暴力与战争。少数人的权力终于被多数人的权利所颠覆,这就是文明的胜利。与文明相反,野蛮状态就是一种战争状态,它是暴力征服的延续,它以权力的奴役方式呈现,因此不存在什么公平与正义,一切只基于你是征服者还是被征服者。对一个征服者来说,他天生就是胜利者,一个永远无法战胜的胜利者,他总是对的,而且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对一个被征服者来说,他天生就是罪犯和弱者,是被镇压和被奴役的对象。只有在他驯服卖力奉献的时候,他才体现出那么一点点“螺丝钉”的价值,否则,他“像屁一样”什么都不是。一个被征服者应当是一个驯服的被奴役者,否则就是威胁和谐社会破坏稳定的危险的罪犯,这种判决并不需要借助任何法律,任何一个懂得维护集团利益的征服者都可以做出同样的判决。因此,在这种流氓语境中,不存在正义和公理,只有立场和利益。

  一个甲子之前,一个“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暴力集团打着“解放”的旗帜征服了数亿民众,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镇压与奴役之路。“长征”精神始终被奉为最基本的思维模式——一切为了征服。当征服已经完成之后,奴役就成为一条永无尽头地道,无数人类默默地向历史深处掘进。无论所谓的聪明人还是奴才,人们已经像女人一样习惯了被征服,像牛马一样习惯了被奴役。人们以为这就是和平。失去自由与失去生命是奴役与杀戮最大的不同,但它们都是战争的结果。奴役与杀戮一样都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并不能因为它看不见鲜血就否认它的邪恶。

  不可忘记的是,奴役与杀戮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没有杀戮就没有奴役,杀戮的威胁和恐怖是奴役存在的前提,而杀戮又是奴役的极端表现。因此杀戮一次次地在我们身边再现,提醒健忘的人们不要“得意忘形”。

  在人类历史上,被奴役者总是期望征服者可以放下自己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身段,以可怜和同情的善意,取得与被奴役者的和解,实现一个和谐和平的大同世界。无数的明君情结和清官情结就是这种唐僧般的愚民精神的典型反映。因为人们常常忘记掩藏在道貌岸然的文明之下战争本来面目。现实中的一切谜团只有在战争模式中才能得到彻底的解答。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