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人才流失是最大的人力资本损失

杜君立:人才流失是最大的人力资本损失

发布时间:2011-03-07 22:27 作者:杜君立 字号: 点击:210次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人力资本的市场流动不仅使每个职业人趋向更高收入的工作,也使拥有高人力资本的职业人选择更能实现其职业抱负的行业和地区,这就产生了人才流动和人才竞争。中国社科院在《2007年全球政治与安全》中承认:中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在世界居于首位。据社团机关报纸《人民日报》海外版此前一篇报道称,自1978年改革开放至2002年底,中国已有超过58万人出国留学,其中公派留学生为6万多人,目前共有15万多人回国工作(其中公派生为5万多人),另外16万多人毕业后在国外就业,约27万人正在海外就读。那么,就这个数字来说,我国留学人员流失比例达到了近50%。近年来中国留学人数激增,2009年有可能突破30万人。截至2008年,中国已经派出接近140万留学生,居世界之最。目前,我估计留学生累积总数达到了150万人。去年的数据显示,归国留学人员却只有39万,滞留在海外的留学生已经超过百万,无论数量还是比例都是世所罕见。

 

  可以说,这100万已经和即将成为美利坚公民的中国留学生,他们的人力资本由含辛茹苦的中国父母投资,但最后却由美国政府收益。比“中国播种美国收获”更令人扼腕痛惜的是,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中国最精华最优质的人力资本。他们与同样数量巨大的携款外逃的政府官吏不同,因为后者并不具有多少人力资本——特别是他们失去权力的时候,因此才需要携带大量肮脏的黑金作移民资本——这是他们的投名状。不可否认,人才流失是以削弱自己的方式增强了对手,而这只是官本位对中国的毒害结果之一而已。院士王选转述某大人物的话说:“中国知识分子价廉物美。”比这句猪肉一般酸楚的话更为酸楚的现实案例是,北大中文系高材生陆步轩沦落成一个卖肉屠夫,其实这只是路步轩在官场花瓶和市场屠夫之间的无奈选择而已。

 

  用一个案例来说明官本位对人力资本的影响:假如一个工具型职业工人1小时可以生产出10元的产品,经过一个专家型职业工程师改良机器和流程,这个工人1小时可以生产出100元的产品。那么这多出来的90元算是谁的绩效呢?西方经济学家对此看法并不完全一致,一种认为,工人还是那10元,工程师的占有这90元;另一种认为,工人和工程师各占50元比较公平。显然后者会被大多数人接受,工人从技术进步中受益,而专家则收益更大。对权力至上的官本位中国来说,一般会出现这种结论:我们的产量增加了,当然要感谢“领导”的英明,感谢他对工人的关怀指导和对工程师的栽培信任,这90元自然是“领导”的,工人同志和专家同志可以平分剩下的10块钱。这种诡异的现象极度扭曲了人力资本的一般规律,却充分体现了“权力是第一生产力”所造成的国富民穷、官富民穷的所谓“中国特色”。

 

  美国有比尔盖茨,中国幸有袁隆平。袁隆平单独发明的水稻南优2号所增产的水稻,相当于他一个人干了两亿农民的活。有人预估,他的种子共创造效益5600亿美元。假设将其中的那点零头给他的话,那么他的资产就会大致与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的587亿美元相当,但实际上袁隆平1998年的月工资只有1600元人民币。诚实的讲,当下中国仍是一个等级森严藩篱重重的体制化社会,非人性的户口制度只是一个小小的浮标,它并没有因为孙志刚的惨死而有任何腐烂的可能。中国有个焚琴烹鹤的典故,就是说一把可以演奏五音的古琴常常愚蠢的人劈了当柴烧,一只姿态婀娜优美绝伦的仙鹤常常被愚蠢的人煮熟以食其肉。琴也罢鹤也罢,它们都要追求和实现其人力资本的最大价值。而在暴殄天物的官本位体制中,常常是最愚蠢的人说了算: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在尚无国家意识的古代中国,满怀职业抱负的英雄们信奉“良臣择主而事,良禽择木而栖”。战国末期,秦国之所以后发崛起一举扫灭六国,正是它唯才是举地吸纳了六国的精英人才:楼缓乃赵人,张仪魏尚范雎皆魏人,蔡泽为燕人,吕不韦韩人,百里奚和李斯是楚人,卫人商鞅为秦变法图强,韩国间谍郑国为秦修了郑国渠。正如李斯在《谏逐客书》中所说:“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这些英雄之才因为其平民出身,在权贵垄断门第森严的祖国永无出头之日,只能背井离乡投奔秦国之热土。待到白起王翦率领秦国虎狼之师活埋屠涂六国之时,可怜六国只找得到一个爱国流氓荆轲。吊诡的是,之后秦始皇出于对独裁统治的焦虑,通过焚书坑儒严厉打压人力资本自由成长空间,强权的秦帝国在英雄辈出的农民军冲击下,旋即土崩瓦解,真可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至少从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和对人类精英的爱护方面来说,美国绝对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如同那尊矗立在地平线上的自由女神,由一群知识分子和绅士建立起来的美国,实际上是人类的一个梦想,或者说是一个理想国。它的自由宽容平等使“人”这种追求尊严的动物在这里焕发出最灿烂的光芒。正如美国是人类一个高尚的国家,华人也是人类一个充满才智的族群。2007年,被美国高校研究生院录取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居世界各国留学生之首。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高科技人才供应国。正如有人将那些把老婆孩子送出国的官吏叫做美国家属一样,清华和北大也被称为美国高端技术人才的育红班。即使那位对克林顿总统正气凛然痛斥美国人权状况的北大马楠同学,也是猴急猴急地通过婚姻移民美国——如果才智不足,性别和容貌有时候也可以构成人力资本。据《中国统计年鉴》统计,截止2004年,出生于中国而移居美国的博士约62500人,而两年后的2006年,中国官方研究机构博士总数才不过18493人。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