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中国男人的齐人之福

杜君立:中国男人的齐人之福

 

发布时间:2011-03-07 10:12 作者:杜君立 字号: 点击:878次

 

 

齐人有一妻一妾而处室者。其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后反。其妻问所与饮食者,则尽富贵也。其妻告其妾曰:“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后反,问其与饮食者,尽富贵也。而未尝有显者来。吾将良人之所之也。”

  蚤起,施从良人之所之,遍国中无与立谈者,卒之东郭,间之祭者,乞其馀,不足,又顾而之他:此其为餍足之道也。

  其妻归,告其妾曰:“良人者,所仰望而终身也。今若此!”与其妾讪其良人,而相泣於中庭。而良人未之知也,施施从外来,骄其妻妾。

  由君子观之,则人之所以求富贵利达者,其妻妾不羞也而不相泣者,几希矣!

  这是《孟子·离娄下》中的一段故事。

  齐人之福——齐人有一妻一妾——几乎是所有中国男人的梦想:成功的男人一定要肥猪满圈妻妾成群。

  最成功的中国男人就是皇帝,三宫六院酒池肉林春色无边。老婆多得数不过来,就得按将部级厅级处级科级分级别。妻、妾、N奶自然不够用,也不够档次,便有能吏帮其分为后、妃、嫔、贵人、美人、宫人、采女、才人、常在、答应……等等。

  自称天王的洪秀全有88个老婆。这数字跟北京奥运会一样,很吉利。他没有封号,统称为“妻”:第1妻、第2妻……直到第88妻,率先实现了数字化管理。因为技术不过关,洪秀全阉制的太监全都感染死亡,只好全部采用女官。除过88个老婆,还有2300多名女官,就伺候着洪天王一个男人。

  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皇帝即使废寝忘食日理万“姬”,敬业得跟俺们公社配种站的白毛老公猪似的,最后还是落下不少来不及“幸顾”的老处女,这头成功的“种猪”就已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夭折了。

  算起来,堂堂“万岁万万岁”仅仅达到“万岁”的千分之几,万里长征才走了第一步,肯定是死不瞑目的。

  前几年,万岁果然借尸还魂,一位夭折的万岁在CCTV上传“圣旨”说——“还想再活500年”。这写“圣旨”的真是叫花子过大年的水平,跟俺们村的狗剩一般可爱——

  狗剩经常卖派:“他娘的要是哪天俺做了皇帝,全村的驴粪都得让寡人咱一个拾,哪个狗日的敢跟朕抢,推出午门斩首!”

  也果然,那位写“圣旨”的“能吏”(张俊以)被“推出午门”了。

  一边是一个男人性过度,一边是一群女人性饥渴。“离散天下之妻女,供一人之淫乐”,这就是我们要好好CC天天TV的“XX大帝”。

  贪婪是人类独有的天然缺陷。

  冯仑讥讽一些地产商囤积土地:“老婆多了不一定幸福。”

  罗素认为,所谓幸福,至少包括衣食住行、理想的工作、安全、健康、自由、信仰、爱情、快乐、热情、自尊、闲情逸致等等。

  不幸的是,中国没有幸福这个概念,或着以为幸福就是吃饱饭——“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还要)……”

  在当下社会,人们对幸福的理解就是成功,以至于许多男人都患上成功焦虑症:抑郁、冷漠、厌烦、紧张、虚荣、忙碌、疲劳等等,走向了幸福的反面。

  古代中国人成功的标准较高,是名垂千古流芳百世。即所谓“三立”:立德、立言、立功。现代化以来,中国人成功的要求狂跌,硕果仅存“立功”,就连以“立德”“立言”为职业的父母官和教授,也纷纷乱伦“改行”,一起大发横财。

  “像男人一样去战斗”,好像受了太监文化影响,深陷性别危机和成功焦虑的许多男人,如同侏罗纪时期的恐龙,把生活变成一场残酷的斗争,要权力而不要智慧,要金钱而不要尊严,要成功而不要命,在互相伤害和残杀中夺取成功。

  如同史玉柱的阳谋,人们纷纷踏上的是一条没有胜利的“征途”,终点只不过是齐人“揾食”的坟场而已。

  有牛人评点中国官场丑闻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个优秀的女人,一个失败的男人背后总有一群女人。

  无论从法律还是道德上,基督教国家对多妻制都极为严厉,但仍止不住“拉链门”、“招妓门”等蓬门纷纷为君开。

  从绯闻到丑闻,中国当下层出不穷的官场贪腐丑闻背后,性丑闻几乎是不可或缺的调味料。甚至不少直接就是性丑闻引发官场丑闻,或者祸起萧墙,被身下的女人(原配或二奶、N奶)反水,“大义灭亲”向伟大正确的上级领导检举揭发。

  因此在中国,“铡美案”成为被现实改编上演次数最多的经典悲剧。国外一般统称的“性丑闻”,我国将其命名为可爱的“生活作风问题”。

  在连吴妈都是奢望的阿Q看来,齐人要比拥有较多虱子的王胡幸福得多,因为他“竟然”有两个老婆。贾母常说,“大有大的难处”,其实齐人也很不幸,因为他是个“成功人士”。

  “牛衣夜泣”的教训告诉人,中国男人要是没有面子,是被女人看不起的,这要比阳痿或早泄更恐怖。面子是中国男人的伟哥,当然,女人本身——特别是二奶、小秘、花瓶之类,也是中国男人的面子之一。

  “养”是男人的真正职业,养依靠食物,男人玩命叫“揾食”,工作叫“饭碗”,生活叫“糊口”。

  所有的中国男人都要“养”家。“家”是房下有猪,男人养了猪才算家。“安”是房下有女人,男人养了女人才安心。

  同样是人,为何一个要养一个被养?所以男人真不易,连“三立”人士孔丘都哀叹: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

  养一群老婆而且还很和谐,大概只有伟大的皇帝才有这实力和精力。

  中国人养猪论“头”,养人倒论“口”。不是猪头发达,而是人口难伺候。所以把“口”养好了,脑袋就不用考虑。脑袋不过跟碗筷一样,是“吃饭的家伙”,根本不具备思想的功能。

  所以养人跟养猪没什么质的分别,都是为了糊口吃肉,改善生活,满足口腹之欲。

  中国的口腔文化最发达,以吃为天理。吃=口+乞,就是张着嘴讨食物。男人有面子叫“吃得开”,没面子叫“吃不开”。面子小“吃亏”,面子大“白吃”:自己的工资不动,自己的老婆不用——这是“吃”的最高境界,一般修炼的人达不到。

  男人每天下班回家吃饭是顶没有面子的,有面子的男人才是成功人士,起码得是个“局级”,外面要有“饭局”、“酒局”、“赌局”,随身带着酒色财气,要传达与某领导同席把盏荣幸握手、受某人死乞白赖三顾茅庐的思想精神。这样的“白吃”男人才倍儿有面子。

  中国人讲外圆内方,内外两层皮,属于豆腐渣工程兼驴粪蛋哲学。外面要道貌岸然,里面可以男盗女娼;其外必须金玉,其中不妨败絮;只要外面光鲜,里面是垃圾场也无所谓。

  这是中国的“面子”和“规矩”。

  中国的“规矩”明确规定,人本身不是人,人是“做”出来的。“做”得不好就“不是人”,“做”得好叫“好人”,“做”得最好叫“伪人”——但得写成“伟人”,就好比把“白痴”写成“白吃”,这叫避尊者讳。

  王小波曾猛夸中国是盛产小说的国度,赞扬中国人擅长撒谎编瞎话。其实中国也是表演艺术的盛地,篡权叫禅让,诸葛亮吊孝,指鹿为马,这里人人都是演戏作秀的天才高手,否则就是“表错态站错队”、不会“做人”,是“脱离群众”、“自绝于人民”的。

  所以,在中国,“真相”二字最可怕。好比没有彻底进化到人的猴子,总怕被人发现藏起来的尾巴。知人“隐私”者不祥,真相和真理的信徒在这里始终是危险的,无论是于人还是于己。

  中国男人要深沉,要神秘,要有城府,藏而不露,喜怒不形于色,让别人脑袋装上双核加CT也看不透他——最好是把阴谋看成智慧,把无耻看成能力,把害怕看成尊敬,把强奸看成做爱。

  在我们当下,最成功的男人叫“领导”,管着无数的“铁饭碗”、“泥饭碗”,想给谁就给谁,想砸谁就砸谁。您瞧,人家不花自己一分钱,天天虎踞龙盘着电视黄金档,鸣锣开道深入基层,语重心长发表讲话,跟老羊拉屎似的,把“新闻”当马桶,领导成自家永不落幕的连续剧。这让哪个“金鸡”“百花”看了,都要嫉妒得非自焚自宫不行。

  齐人应当是中国男人的祖先和楷模,至少是中国无数成功男人最原始的标本——标准版本。

  在一妻一妾面前,齐人也一直是个成功的男人。

  傍晚时分,鸡鸭都上了架,猫狗都回了窝。齐人亲自来“送温暖”——拎着丰盛的酒菜,迈着矫健的步伐,回到自己的王国——家中,受到一妻一妾的夹道欢迎。

  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齐人慷慨地赏赐给女人们食物。一妻一妾享受着领导龙恩浩荡的亲切关怀。

  吃水不忘挖井人,一饭一粥当思来之不易。女人们激动得热泪盈眶,对成功男人的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齐人的恩泽自然换来一妻一妾的芳泽。

  最成功的男人叫寡人,最不幸(福)的女人叫寡妇。男人的成功就是女人的幸福。男人不懂幸福,女人不懂成功,正如男人不懂爱情,女人不懂婚姻。男人追求的幸福,古代叫艳福,现代叫性福。

  当年秦二世对赵高说:“寡人认为,只有将天下所有的美女都纳入自己怀中,这才是成功的一个男人。”没有鸟的赵高连连称善:“圣上您真是太英明了太智慧了,一般人都没有您这么伟大的理想。”

  中国人认为,人者,仁也;仁者,二人也。独立的人是不存在的,也就无所谓成功。怀“财”不遇、明珠暗投、锦衣夜行——成功相对别人的失败才有意义。

  男人成功要金屋藏娇。对女人而言,不过是找个金屋被藏起来,因此不存在“成功”这一说。

  女人是男人的战利品。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失去男人,女人也就失去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对男人而言,女人是“祸水”。为了“祸水”,男人必须成功,至少要在女人面前表现得很“成功”。

  夫荣才能妻贵,成功是男人的专利、责任、义务和使命。姜尚没出世时,整天被老婆臭骂。姜尚成功得道,鸡犬升天,首先要封老婆“扫帚星”。

  一妻一妾的好奇害死了成功这只“猫”。

  一妻一妾鬼使神差,开始起勘探齐人的神秘。她们发现齐人一出家门,就不再“红光满面”,而且把“神采奕奕”也落在被窝里。

  齐人鬼鬼祟祟地溜到人家的坟地,藏在坟头上守株待兔。日上三杆,齐人差点给晒成湖南腊肉。

  上坟的人提着酒菜,来给死人送饭,说不定发现了猥猥琐琐的齐人。齐人或许还遭到了“极少数不明真相者”的谴责,甚至挨了一顿暴打。

  一怕不苦,二怕不死;不成功,便成仁。齐人充分发扬“寡人”勾践同志的卧薪尝胆吃大便精神,忍辱负重。直到上坟的人们走远,他终于获得成功,遂心安理得地享用起死人的食物。

  对活着的齐人来说,死人是沉默的弱势群体,自然不会从坟里爬出来抗议,或者从齐人口里夺回自己的食物。但或许还有其他的“齐人”、“宋人”来争抢也说不定。

  想想可怜的齐人也真不容易。

  “白吃”的齐人酒足饭饱,瞧瞧天色渐晚,收拾好残羹剩饭——“一妻一妾”的晚餐,正准备鸣锣开道起驾回府。这时,跟踪观察了齐人一整天的“一妻一妾”,微笑着出现在“齐人”面前……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