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驯服桀骜不驯的网络民意?

如何驯服桀骜不驯的网络民意? [转贴 2010-09-28 08:48:06]

杨恒均

杜君立:当人力资本遇见权力资本

发布时间:2011-03-04 14:19 作者:杜君立 字号: 点击:516次

  

昨天,我所在小区附近的地铁线路开通,我散步过去观光。在地铁站台上拍照的时候,被工作人员制止,随后我们有了一场小小的争论,他用对讲机招来了负责人。负责人向我解释了地铁规定:拍照可以,但要经过地铁公司同意。在我反复要求他给出禁止拍照的理由后,他向我透露:有些人照一些负面的照片贴上网,造成很大的麻烦,我们很被动。

地铁里禁止拍照并不是中国独有的,尤其是列举了一些具体的理由,例如太拥挤,拍照影响人流;保护工作人员的隐私;站在站台上拍照可能会造成安全隐患等等。然而,担心“负面照片上网”为由的“禁止拍照”恐怕就不那么合理了,肯定是中国特色。

可这“不合理”却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有哪个国家网民们上传到互联网的照片,能够对公权力部门的工作人员造成如此大的“伤害”,甚至让一些官员与权贵落马、沦为阶下囚?一张照片有如此的威力,他们当然会紧张。这种“有图有真相”的网络记录,就是当今如火如荼的网络民意之一种。

“网络民意”对当今中国的影响是有目共睹的。只要看看现在中国政府的多少决策是基于网民的意见,有多少贪官污吏落马是因为网民的揭露,就知道网络民意的威力了。虽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90%网络民意依然被忽略、过滤、屏蔽、删除了,但那漏网而出的10%的网络民意依然焕发出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爆发力”。

今日推出的《2009年中国人权白皮书》说,“据抽样统计,每天人们通过论坛、新闻评论、博客等渠道发表的言论达300多万条,超过66%的中国网民经常在网上发表言论,就各种话题进行讨论,充分表达思想观点和利益诉求。通过互联网了解民情、汇聚民智,成为中国政府执政为民、改进工作的新渠道。中国领导人经常上网了解公众意愿,有时直接在网上与网民交流,讨论国家大事,回答网民的问题。各级政府出台重大政策前,通过互联网征求意见已成为普遍做法。近三年来,每年通过互联网征求到的建议多达几百万条,为完善政府工作提供了有益参考。”

政府中的一些有识之士对网络民意的重视,确实让“网络民意”如虎添翼,更加牛B。可是,为什么网络民意越来越汹涌?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大呢?原因很简单,作为民意一种的“网络民意”是无法靠这种传统的方法来疏导、控制的。就拿上面这段话来说,世界上所有的政府坐到一起,都不可能每天处理300万条的意见,更何况这些意见很多是相反观点的。民众只是表达出自己的意见,然后被你挑选一些可以为你所用的“从善如流”,等你把不喜欢的那些意见删除,甚至对提意见者“跨省”,就完事了?

这实在是太傻太天真了。当今不断膨胀的“网络民意”是无法用这种方法驯服的,而不能驯服的民意,迟早会带来混乱!正如中国历史上,统治者从来没有能够彻底驯服民意一样,等到“民意”膨胀到一定程度,就爆发了一次又一次的农民起义、骚乱与革命。最高统治者当然知道这一被历史反复证明了的真理,于是总想用顺应民意的方式对自己的手下进行约束,希望他们在充当自己的打手与奴才的同时,也能够为人民服务。

这种试图用另类方法疏导、控制民意的办法,无疑就给整个利益集团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就拿拍照来说吧,听说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共场合都在推广这种“禁止拍照”的规定,据说,连一些管理很不像样的长途公共车站也有保安专门制止乘客拍照,害怕“丑闻外扬”。想一下去年网络上一张东莞火车站上乘务员帮旅客爬窗的照片在网络上曝光后的结果,我虽然写文章为站长说了好话,但站长还是被降职了。我想,今年春运期间,全国各大火车站,会不会也要挂出“禁止拍照”的招牌?

不妨再看一下最近出现的安元鼎现象,何等牛B,何等威风?一个民间的公司,竟然在京城脚下,“拥兵三千”,对手无寸铁的访民进行恐吓、拷打与关黑监狱?他们被赋予那么大的权力,仅仅是要把只身来北京表达“民意”的访民堵尽赶绝。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肯定是有后台有背景的巨无霸,被一地方媒体曝光后,在网络民意不到一天的冲击下,竟然被停业,又被立案侦查。

现在,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民主国家里为什么不会出现对访民的围追堵截?更不会出现一阵“网络民意”就能让这么大的公司土崩瓦解的现象?

想清楚了,就不会奇怪有主流媒体的大佬哀叹:网络民意绑架了中国政治。西方也有互联网,当然也有为数不少的网民,可是,很少听到他们提到网络民意(有网络调查),更少听到政府的政策与决策是依据网络民意来制定的,更没有看到民主政府竟然从网络上收集管理国家的意见。

而且,你到民主相对成熟的西方国家,或者我们对岸的台湾地区看看,有一个政府部门与公家的单位会如此介意、忌惮、恐惧网民的意见?你什么时候听说,美国或者欧洲的一个官员,因为网民的一张照片,就被撤职,被“双规”,被抓了起来?你什么时候看到,澳大利亚的公共场合禁止拍照是工作人员担心“负面”照片上网?

换句话说,我确实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国家,尤其是民主的国家里,“网络民意”能够如此搅动政府与权贵的神经,让他们担惊受怕,让他们哀叹“没有网络的时代真好”。对于他们来说,此起彼伏又无法控制的网络民意,无异于“暴民”造反,难怪已经有官员把“网络民意”直接比喻为文化大革命时代的红卫兵。

西方为什么没有这般强大的“网络民意”?他们有没有其他不借助网络的“民意”?当然有,但确实没有中国如此这般的强烈,换句话说,西方的民意被驯服了。西方是如何驯服在中国常常成为改朝换代、成为暴力革命之源的“民意”的?

答案很简单:迄今为止,世界诸国能够成功驯服、控制民意的方法只有一种,而且已经被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采用了,那就是借助强大的“民意”,轻轻迈出一步,把“民意”变成“民主”……

民主制度就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科学发明。这个制度把绝对权力关进了笼子里,让以任何形式出现的公权力都受到制衡与监督,民众通过选票选出管理家园、依法治国的领导人,民意的集中体现就是“选票”,选票挑选出来的领导人,没有必要去听你的意见,也没有必要听杨恒均意见,更不会在诸如“网络民意”面前吓得战战兢兢,但他得倾听大多数人的心声,否则,他就得下台。就这么简单,这就是民主——

民主是“暴君”与“暴民”一起发明的一种制度,是民众用来对付“暴君”的手段,也是当政者用来统治“暴民”的工具!

杨恒均 2010-9-26 《论民主系列》之九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