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没有文革,中国又会怎么样?

假如没有文革,中国又会怎么样?

[原创 2010-02-17 22:08:46]

 
 假如没有文革,中国又会怎么样?

作者:南京龙 2009-12-28 13:56:10 发表于:博客中国

 

目前非官方网络自由说话的空间虽然在官方打压下一步步缩小,但是勇于发声者的数量并未锐减,他们活跃在尚未被关闭的为数不多的网络论坛上,除了被官方雇佣的那些一撅屁股就放臭屁的五毛党,理所当然地遭到普遍的蔑视和唾弃以外,就是鼓吹民主宪政的右派和崇拜毛泽东的毛左派们不断口诛笔伐,而且愈战愈勇。虽然他们各说各话,但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两方面对现实中存在的问题的认定竟然大同小异,批判的武器虽然水火不容,抨击的目标却惊人的一致,比如对现时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的三座大山,对愈来愈严重的特权、对腐败,对分配不公造成的与日俱增的两极分化,对已经无法控制的环境污染,等等,都在声嘶力竭地数落,对造成这些问题的根源予以无情地揭露和抨击。给人的印象就仿佛在清末和民国初年,议会迷和革命党,奉行社会主义政治理想的和主张实行自由资本主义治国方针的,尊孔的和反传统的,赤匪和白狗子,虽然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但都站在腐败无能的满清皇权和弊端丛生的民国政府的对立面,众声喧哗,蔚为大观。

这一现象恰恰是随着30年改革开放尘埃落定,光环也随之褪尽,一切的一切都展露无遗后发生的。一边是主流媒体在大肆宣扬30年来的伟大功绩,大肆宣扬创造了所谓的“中国模式”,时不时地释放并不权威的中国在世界排座次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或者名列前茅的迷人信息。另一边却分为有限度地肯定30年经济成就,却对政治体制的原地踏步并因此扭曲了改革痛心疾首,倡言立即实行宪政民主的一派,所谓右派,以及痛斥30年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给劳动人民带来巨大灾难叫嚷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的一派,所谓毛左派。说得严重点,就是在当权者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强大舆论全方位围堵下,后两者在互不相让的情势下却捅破同一个窟窿,同时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似乎到了下层不愿照旧生活下去,上层不能照旧生活下去(列宁语)的地步,仿佛在争论那个已经显得极其古老却又十分新鲜的话题——中国究竟适合走什么道路。

毛左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改革开放使几千万下岗职工中的绝大多数沦为这个所谓经济高速发展社会的赤贫分子,当这些城市工人最终沦为下层,坠落到无论社会地位还是经济状况都和旧社会的工人毫无二致甚至今不如昔的地步,却又面临毫无改变这样的状况的前途的时候,叫他们不怀旧——怀念在理论上处在领导阶级地位,事实上处在城乡巨大差别有利的一边的那些不无幸福的时光,是做不到的。处在这样的境地的他们自然成为那些对马列教义执迷不悟的知识分子的活标本和赢得话语权的源泉。而要实现他们心目中的理想状态,他们的理论武器库所能提供的无非是暴力革命那一套,而其中最适逢其时的倒是毛泽东发明的文化大革命,也就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由此便引发了新一轮关于文革是非的论战——大家面临同样的丑恶社会问题表现出的愤慨不相上下,但判断问题的依据以及解决问题的途径却南辕北辙。这是什么原因呢?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文革过去40多年了,关于文革,除了官方的决议给出的结论,其他的言说一概禁止,成为当权者设置的禁区之一。好在人民在拥抱改革开放初期的好政策带来的从来没有过的舒坦生活的那一小段时光里,也不愿意回到过去,没兴趣追问一下文革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发起,为什么成年人几乎全部卷入,闹腾了10年之久?不管怎样,“四人帮”被囚禁,一切的罪过都被四个人领受了,连发动这场运动的主导者毛泽东仿佛也是上当受骗。这样的说道却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反而激发了一部分人寻求真相的欲望,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实问题的返祖现象进一步诱发人们的思想进入历史的深处,一部分在现实生活中倍感失落的人们在找寻失落的梦想,文革的另一面就这样渐渐浮出水面。

文革在官方判定的毫无是处的结论和留在人们心目中的狰狞面貌之外的确还存在另一面。

关于文革发起的动因,张国焘曾经作出这样的分析:毛泽东发起文化大革命有两个方面的考虑,既带有哲学的思考,也出于权力的考虑,但主要是前者。对于毛泽东,张国焘心情复杂,两人在五四时期就相识,又一同参加中共一大,此后两人长期分任苏区和红军的重要领导人,在长征会师中,两人又是那场草地风云的主角。张国焘认为毛泽东是一位农民式的社会主义者。作为一位农民式的社会主义者,他有着一种对于“平等”的渴望,一旦他发现自己建立的政权没有提供这些,甚至反而有走向反面的趋势时,随着时间流逝所带来的迫切感,便想采取剧烈的非常规的行为来达到目的,也就是防止“变修”,这是“文化大革命”发动的一个重要原因。

张国焘的这番话,当然只是一家之言,不可作为定论,但与此相印证的是,文化大革命为什么能够调动全民参与(不是指早期红卫兵破四旧,而是指针对走资派的批判和夺权运动),无非是运行了17年的新社会暴露了种种难以克服的顽症:等级森严,官僚阶层的特权愈演愈烈,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都是虚幻的。于是,长期被官僚主义压制郁积的社会愤怒一经允许就如火山爆发似地喷发出来。毛泽东把刘邓抓右派打击地富反坏右的运动路线扭转为重点斗争党内走资派,实际上就是把斗争的矛头指向普遍享有特权,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各级官僚以及文化精英(所谓资产阶级专家、学者、权威、祖师爷),运动这才如火如荼,势不可挡。但是由于是在个人独裁统治的制度框架内的奉旨革命,马列主义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观念的理论武库中民主公平正义对政府限权等资源的缺乏以及自相矛盾,不仅没有解决特权问题,而且造成个人独裁走向极致,社会自由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到零,个人权利几乎被剥夺殆尽。草草收场的文革付出了高额成本,只落得道路侧目,人人自危,导致社会文明大倒退。按照叶剑英1978年12月13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说法,文化大革命發生的10年期間,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人,浪费了8000亿人民币。如果再加上李先念(1977年12月20日在全国计划会议上)說的国民收入損失5000亿,浪費和減收共計13000亿人民币。从新中国成立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沒有内战,沒有重大自然災害,经济損失14200亿元。近30年国家基本建設投資总额为6500亿元,三年困难时期和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总的損失,是中国前30年基建投資总额的两倍多。文革中即使照猫画虎地企图建立巴黎公社式的各级政权,却演出了一场比巴黎公社更为悲惨更为荒诞的闹剧,一个民族陷入史无前例的灾难深渊。

文革就在这样的背景下理所当然地遭到全体人民的唾弃。

这就不难理解,改革开放刚刚启动的那个时期,为什么全体人民也是热情参与这个现象。可以肯定地说,经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创深痛巨的人民,希望不但改变极端专制独裁,打破僵死的行政命令经济格局,也同时渴望实现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但是,以拨乱反正为名义的改革开放的结果如何呢?是否解决了文革没有解决的问题,使中国走上了正常发展的道路了呢?当北京事件的硝烟散尽,改革的真实意图逐渐明朗化,答案竟然是否定的!

人民曾经满怀希望,于是也热情参与。为有助于彻底解放生产力,建立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环境,在砸破铁饭碗的一片呼声中,广大工人被下岗的下岗,买断工龄的买断工龄,和官办经济告别;一批不愿意庸庸碌碌混日子的官员辞职下海,毅然决然地和官僚机构告别。30年过去了,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痛苦地发现自己被欺骗了,就改革的共识来说,原来的改革已经死了,但社会还在改革的名义下演变着,不知不觉越出了最初的轨道的改革渐渐走向了反面,到后来已经不是本义的改革,而是改革原意的反动。他们没有迎来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权力不但没有受到限制,还发展为无法抗拒的利维坦。要生存,就必须摸爬滚打在暗无天日的官商勾结的权钱交易中,这是一个被官僚控制的黑幕重重的黑社会经济,法律仍然形同废纸,竞争的是权势,而不是技术、智慧和勤劳;他们没有看到政府职能的削弱,却看到它在一天天膨胀,一天天坐大。社会供养着越来越庞大的官僚和公职人员队伍,权力比改革开放前更无所不在,更肆无忌惮地吞噬社会财富,压榨人民的血汗。不公平和邪恶远比改革开放之前严重,而且出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天壤之别的贫富悬殊,社会全面腐败的程度令古今中外一切最极端的政权也望尘莫及。有觉悟者早就指出,形势已经演化为一场改革和革命的赛跑。改革如果不是寻求祛除制度弊端,不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那么革命不可避免。是要真正的改革,还是被动地革命?可是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形势正朝着最坏的方向演进。发动一场文革是不可能的。全能式的独裁领袖不在了,那样的奉旨革命也将一去不复返了,但是引爆一场政治变革的因素正在发酵。

新中国成立已经过去60个年头。可不可以把这段历史视为一盘未下完的棋局?从共产党仍然在执政甚至可以说是以子承父业的形式也就是世袭这个形式的客观实际出发,是不是可以说这是一盘就要见到分晓的棋局呢?那么,就不妨来研究一下关键的出手,比如文革,倘若当年毛不心血来潮,他与刘邓等人的矛盾和对立没有达到他所说的你死我活的地步——事实上也没达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或者他生命之火很快熄灭了,来不及等到1966年就撒手人间,就是萌生了发动文革的念头,也没有来日让他折腾一番了,文革那样的动荡就不可能发生,整个国家仍然按照1966年之前的那个样子走下去,被控制得“咳一声都怕被录音”的人民也绝不会大面积地组织起来踢开党委闹革命,更不敢公然喊出“造反有理”的口号,那些高官也不会被批斗,更不用说谁会豪迈地宣布舍得一身剐,把个国家主席拉下马,或者,正像刘少奇派工作队进入高校抓反革命那样,把写大字报提意见的那些学生打成右派,判刑劳改一批“首恶”,达到跟1957年反右派一样的效果,全国鸦雀无声了,毛也无异议,那结果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想,即使没有文革,我们今天的样子也八九不离十。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从毛通过周与基辛格进行秘密外交,打破中美关系的坚冰,还有邓大人的两上三下,毛那么不容邓,又为什么两次让他出来主政?因为涉及到四人帮的继承权这个生死攸关的问题,也关乎他晚年发动继续革命的功过的评价,才不得不把邓再次撸下去。在毛逝世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的时候,邓大人才有可能通过党内高层密谋采取非常手段,搞掉了与全党结下怨仇的四人帮,重新出山,也就是让他第三次执掌大权。而这么多年来的官方宣传和民间舆论给所有人造成的印象以为两个人的执政似乎这是两个性质不同的时代,一个毛时代,一个邓时代。但是事实上,两个时代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前后是一个完整的系列。换言之,文革不过是一段非常时期,是个人独裁发展到极致独裁者迫害型狂想症激发出来的变相的大清洗运动,与斯大林的党内大清洗相比,只是在形式上不同而已。而群众的广泛参与却是因为与这场运动的始作俑者在斯大林式的体制下革除官僚主义特权的意图发生了共鸣。运动的参与者只拥有马列的思想武器,只有被人为美化过的十月革命和巴黎公社这两个虚伪的标本可参照,而没有丝毫自由主义的先进思想,没有社会公平正义模式的任何参照物——制度先进的美英法等国家被彻底妖魔化,成为十恶不赦的帝国主义。因而这种所谓革命只能是一场散发血腥味的悲剧,成为中国人应该永远记取的历史教训!

而改革创造的中国模式就是等级、特权、专制、腐败的恶性膨胀的另一场文明灾难,同样散发着血腥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改革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毁灭平等和正义的为统治集团自利的一场大劫夺!通过这样的改革,所谓强国富民不但是天方夜谭,而且由此造成的历史创伤将长久不能愈合!

总而言之,无产阶级专政下——准确地说就是专制政治制度下继续革命只能是越革越反动,只能给国家招致祸乱,只能给人民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那么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准确地说顽固坚持一党专权下进行的改革,不断改革,深化改革,也不可能不渐渐走向反面,走向失败。毛泽东没有通过文革创造一个平等的社会,后来的改革也不可能打造出造福全体人民的持久的经济奇迹和社会公平。全体中国人参与的这两场历时总共40年首尾相连的实践——一场文革和一场改革,仿佛让大家坐了两次令自己头晕目眩的过山车,经历了从来没有的幻觉后又回到原地,回到原地的事实证明:专政就是一架制造维护并强化特权的机器,就是繁殖罪恶的渊薮!如今那场政治实验已经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这场经济试验的大幕已经徐徐落下。失望过一次的人们再度沉陷在失望中,因此可以断言,彻底告别专政的日子的到来不会太遥远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