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辛子陵先生的 《 红太阳的陨落》– 任雨荷

读辛子陵先生的 《 红太阳的陨落》– 任雨荷

1

   上星期和朋友一起去吃晚饭,见饭馆门口蹲着一妇女,面前放着一个纸壳箱,上面摆着几本书。啊!卖盗版书的又出现了!前年中央严令查禁”非法书刊”,据说只要发现谁拿一本《九评》,就判三年刑,一时之间,风声鹤唳,卖书游击队灰飞烟灭,悄然绝迹。共产党,强悍啊!想不到今日卖书游击队又重返江湖,活跃在街头巷尾。看来共产党控制社会再也不能得心应手了。

   从这书贩手里,我买到了辛子陵先生的《红太阳的陨落》。先睹为快,回到家里,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书读起来。时而一口气读几章,时而不忍卒读,扔下书发呆。这书是残书,很有几处上下连不上或是排版错误,不过大致可以读下去;但我很遗憾的是书的末尾足足有三章付诸阙如,想必是被书商偷工减料了。我气愤,又无可如何。只好安慰自己:能在严厉的资讯封锁环境下读到如此有价值的书,可以知足了。

   《陨落》是我所看过的有关评毛着作中继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来的》、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之后,又一本石破天惊、振聋发聩之作。它对恢复历史真相,把被官方颠倒了的历史(什麽《光辉的四十年》、《永久的丰碑》、《红色记忆》等等)再颠倒过来,让人们看到,谎言掩饰下的,是怎样血淋淋的现实,是怎样卑鄙、龌龊、凶暴、虚伪的毛氏江山。诚如出版者在封底的提示:《陨落》首次系统揭露大跃进饿死三千多万人的历史真相,首次揭露毛泽东发动文革企图传位于江青、毛远新的家天下佈局,还有几个首次阐述的理论问题的突破。《陨落》对毛泽东有最准确的描述,既没有丝毫妖魔化他,也没有对他护短;当然,作者是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特别说明”毛是伟大的革命家,失败的建设建设者”,儘管是倒三七开的评价,恐怕也未必令人折服。

   2

   《陨落》对大跃进这场二十世纪中国灾难痛史的全方位地系统地揭露真相,是这本书的主要价值之所在。关于大跃进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已经有很多着作和文章专门论及,辛子陵先生以他获得的最新史料和解密档桉印证了一切。他敍述大跃进的全过程,脉络清晰,要言不烦,兼顾宏观和微观,深入剖析,以第一手资料举证,真正还原了历史。他指出是毛的空想狂热的思想理论製造了大跃进惨绝人寰的大灾难,那是天地鬼神同哀的惨象,千古罪孽莫甚于此。作者的痛心疾首,溢于言表。《陨落》首次披露了权威资料:大跃进造成三千七百五十五万八千中国人死于饥荒。这与多年来许多学者艰苦探究所得的大跃进饿死两千万到四千万人的估计是相符的。作者指出,中共上台之前两千多年的历史上,因自然灾害而死的全部人口为二千九百九十一万。两相比较,说明了什麽?说明大跃进完全是高层头脑荒谬,无限压榨农民导致的弥天罪孽,罪魁祸首就是老毛。

   在今日中国,执政者对”大跃进”讳莫如深,因而几十年的洗脑使人民对”大跃进”这个概念依然感到”红旗飘扬”的亲切,不觉得恐怖;今日拥毛愤青势力浩大,他们根本不相信大跃进有饿死人现象;即使相信,那三千七百五十五万八千人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一个抽象的数字罢了。一切都无损于毛的英明伟大正确;谁要批毛,就是刨他们的祖坟,他们就要与之拼命。愤青们从不去想:三千七百五十五万八千人也都曾经是有灵有肉的鲜活的生命。真的,这些一见有人批毛就气炸了肺的愤青连封建社会里”人命关天”的良知都不具备。拥毛愤青的冷酷,是毛泽东谬种流传的结果,也是现政权热衷于製作颂毛影视剧而封锁大跃进真相的结果。当然这一切也是中国人愚昧麻木国民性的反映。罗素说”看到痛苦本身并不会引起一般中国人多少同情。事实上他们好像看到人痛苦还感到很惬意。”此话指一般中国人并不妥,然而指红色愤青可以说恰如其分。写过《中国人气质》的史密斯说:”中国人所缺少的不是智慧,也不是耐心,不是实际性,也不是乐观精神,这些品质,他们是非常突出的。他们缺乏的是人格和良心”,也适用在今日毛的粉丝身上。

   3

   彷彿料到愤青们对统计数字的不以为然,《陨落》引用实例和盘托出”共产主义地狱”的狰狞可怖,让五十年后的中国人走进大跃进的时光隧道。书中引用四川温江老干部郑大军回忆大跃进的痛史:”党对不起农民啊!和平时期,比世界大战死的人都多,可至今没有给人民一个正式的交待。……”六〇年郑大军率工作组进温江地区崇庆县东阳公社二大队纠正共产风,亲眼目睹可怕事实。我这里只摘录几段:

   “……公共食堂一派破败,靠厨房的隔牆已经打掉,以增加伙食的透明度。上百号社员排着长队,捧着碗,有气无力地绕着砌在地上的大灶台绕圈,领取一勺照得见人影的午饭。这是将政府救济的陈穀子连壳带米舂细,再下锅狠熬出来的糠米粥。后来瞭解到,是因为工作组大驾光临,大伙方能领到如此’见米’的上等货色,若在平时,一日三餐清水煮红苕,一人两小砣;或者清水野菜,撒几把珍贵的米糠进去搅匀,如果再撒一把老玉米或乾豌豆,那就近乎奢侈了。”

   “我们四个人躲在门外,观察了好一阵,组员老王示意大队支书不要声张。桌子、板凳都失踪了,人们领了饭,迫不及待往嘴里倒,却没有一个人被滚烫的粥伤着。队伍继续移动,除了勺碰碗的声音,一切都显得空荡荡的。终于,所有的人都坐了下来,围成几个圈子,有一半以上的人在舔碗,非常专心,   彷彿要把已经透亮的碗舔穿。没舔碗的直喘气,似乎开饭是体力活儿。我们呆了,不禁面面相觑,作为党的干部,我们深为自己没有饿垮的身子骨羞愧!”

   “趁我们发愣,大队支书却按捺不住提步进门大吼一声:’欢迎工作组同志!’于是全体起立鼓掌,我们只得露面,招呼大伙。不料社员们却有节奏地边鼓掌边背诵:’公社食堂好,人人吃得饱,感谢毛主席,感谢党领导!’一连背诵三遍,就有五、六个人因元气消耗过度,倒地昏厥过去。我忙叫救人,老王掏出临出发前带的一包压缩饼乾,泡在开水碗里捣碎,依次灌了。”

   “……我批评了(大队支书)这种悲观情绪,大队支书顶撞说:’凭共产党的良心,我这个书记没有亏待社员,除了上面领导视察时陪点吃喝,我没有搞明显的等级。饿死的社员一年比一年多,我不难受麽?可后山的五大队咋样?都吃人了……’我们大吃一惊,我打断他的话:’不要乱讲,要负责任哟。’大队支书把胸脯擂得嘣嘣响:’百分之百负责任!我闺女前天逃回娘家来,说她们生产队’几岁的女娃儿快叫吃光了。”

   “事关重大,当机立断,我派老王连夜赶回县委彙报,我则立即去后山五大队。……通过细緻而艰难的调查,东阳五大队第一生产队人吃人的内幕终于揭开:全队共八十二户四百九十一口,仅在一九五九年十二月至一九六〇年十一月期间,就虐杀并吃掉七岁以下的女童四十八名,佔全队同一年龄线出生女童人数的百分之九十,百分之八十三的家庭有吃人史。……”

   够了!我的悲愤已经不能自已,无法再把这毛骨悚然的事实复述下去。我的耳畔眼前似乎有那被虐杀的女童的哀叫和觳觫,我也似乎看见了他们的父母吃着亲生骨肉时眼睛里的绝望与悲苦还有疯狂。毛的粉丝们啊,若你生在那个时代,你就会是这个场面的其中之一,你现在还要替老毛辩护吗?你还会因为我的批毛言词而怒不可遏地出言不逊,把污言秽语泼在我头上麽?

   4

   大跃进引发的大饥馑中人吃人,也发生在安徽、河南、甘肃…… 等各省各地。四川温江并非各别现象。一九六〇年夏天某日,一位三代贫农的女儿高举”打倒毛泽东”的标语牌闯中南海,她是忍无可忍、豁出命来抗议毛泽东的大跃进饿死她的叔叔一家六口人和全村三十几口人。《陨落》详细记敍了这个”惊天大桉”的全过程。

   诺贝尔桂冠诗人伊利·韦塞尔说:忘记大屠杀就等于第二次屠杀。罗马政治家西塞罗说:一个不知道自己出生前所发生的事情的人,永远也长不大。大跃进过去五十年了,还有长不大的红色愤青,悲哀啊!

   毛泽东发动大跃进饿死中国三千七百五十五万八千人,他犯下了反人类的滔天重罪,我对他的痛恨和憎恶无以复加。刘少奇以”人相食,要上书的”苦劝毛放弃大跃进政策,毛却由此自知罪孽深重,他把自己的面子和”一贯正确”看得比亿万人民的性命重要得多,说什麽”三面红旗也否了,地也分了,你不顶住,我死了以后怎麽办?”竟然一不做二不休,发动文革整死那些批评大跃进的领导人。

   今天,毛泽东的巨幅画像依然高挂在北京天安门城头,他的尸体依然供奉在天安门广场中央,毛泽东热依然此起彼伏。这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是中华民族的羞耻。当权者何以一意孤行,执意如此?想必是因为毛是他们的特权利益之所在,他们宁可与之共存亡。

   中国人民何时才可以一抒愤懑?

   5

   破解了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最终目的之谜,这是《陨落》对同类着作的重大突破。

   张玉凤在中共十六大前披露毛泽东亲自拟定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名单为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张玉凤,几乎所有的人都对此消息嗤之以鼻,不予置信,即使半解密的《姚文元日记》证明确有其事,人们也还是将信将疑。《陨落》独具慧眼,把毛传位江青的如意算盘放进文革的全过程中,考证和分析纷乱杂陈的现象中的蛛丝马迹,无可辩驳地地证明毛传位江青是他发动文革的最终目的。辛先生的破解令我们茅塞顿开:为什麽毛泽东在打倒刘少奇之后还要没完没了地折腾?辛先生对文革做如此破解,恰如给文革下结论时终于对准了焦距一样,一切扑朔迷离的疑云浓雾登时廓除,文革面目毫髮毕现,底牌终于亮出。

   毛泽东为何要发动文革、一定要虐杀纠正大跃进灾难的刘少奇和批评大跃进的彭德怀?已经有连篇累牍多如牛毛的专着讨论过,但是都没有触及问题的核心。《陨落》用最清楚的语言、最权威的资料、最有说服力的事实告诉人们,毛发动文革,是要彻底清除在他死后可能否定大跃进、进而否定他本人的人;他也深知人们反对他的文化大革命,他要像维护大跃进那样维护文革,护住自己的面子。毛泽东知道要想死后不被鞭尸,唯有把江山传给老婆江青和侄子毛远新,因为只有她俩才不会在他死后清算他的滔天罪恶!

   毛深知直接传位于江青很有难度,但是他却执拗地以剥竹笋、割猪肉的流氓手段,帝王权术实行他的图谋。人有百算,天只有一算。最后毛功亏一篑,没有达到目的,他临终之前数月对江青等人有一番话,最后是:”你们怎麽办?只有天知道。”这个自称”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独夫民贼,溷世魔王,此时此刻不无凄然之情,等于承认自己是失败者。毛的生命的最后日子,据张玉凤等人回忆,他时常莫名其妙地哭嚎,从中可以窥见他的内心世界。遗憾的是,我买到手的《陨落》,最后的《毛泽东让江青”挑大旗”》、《 毛死江囚》和《结束语:团结资产阶级,建设社会主义》三章缺失。相信辛子陵先生对此有精彩的记敍,他的信史,比起坊间野史,要牢靠得多,无缘读到,不免抓耳挠腮。真希望有生之年,可以读到正版《陨落》,那岂不快哉!

   6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正是我的青春时代,那时我们眼中能看见的党国政治舞台,是伟大领袖和他的亲密战友以及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首长们,为反修防修无产阶级江山永不变色而殚精竭虑、宵衣旰食。《陨落》让我们看到了真相,原来是魑魅魍魉粉墨登场,鬼影憧憧,群魔乱舞,那种丑恶与肮髒,匪夷所思。最高领袖说着”深层语言”,导演着要把权杖当接力棒,传给江青和毛远新,为此他不惜以亿万人民的生命为文革的陪葬。文革是毛给江青交权,这是不争之事实,虽然毛不时地批评江青几句,但那是作秀,是典型的共产极权统治者的”深层语言”的典范,是毛泽东最拿手的虚伪狡诈的伎俩。

   毛泽东以党章宪法写上”接班人”为诱饵,勾结林彪打倒刘少奇。但林彪是要认真接班的,他要给儿子林立果挣江山,根本不想给江青当护命大臣。毛林各怀鬼胎,最后导致林彪叛逃,折戟沉沙。我同意辛先生的看法,林彪虽然最后反毛,但并不是反毛的祸国殃民,他们是黑吃黑,林彪不值得人们同情。林之后,儘管周恩来一贯对毛泽东俯首贴耳,但由于他在党内的影响也是毛恣意专权的障碍。毛于是百般折磨周恩来,务必使周恩来提前死去。接下来的邓小平,也不可能向江青服软,再次遭到贬黜。毛对刘林周邓的处置,十足地凸现出他阴毒、残忍和虚伪的性格,这和当今影视屏上的毛形象,大相径庭!

   必须清算毛泽东,否则中国不会有实实在在的进步。因为全社会歌颂如此人格的毛泽东,等于把阴毒、残忍、虚伪推向全社会。事实上,今日的贪官与刁民,就是在毛的作派——”和尚打伞无法无天”阴影下对中国的遗害。

   7                                              

   辛子陵先生的《陨落》,也有若干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例如他写一九六六年十月四日江青造访叶群,在密室里两个人的悄悄话:”文化大革命,就是把你的仇人统统打倒!”然后交换仇人名单。但是既是密室里的悄悄话,作者如何得知?没有注明出处,这就是历史着作的瑕疵。同样,书中有几次关于毛泽东心理活动的描写,很符合生活逻辑。然而历史着作,是不能使用小说手法的。辛子陵先生在《导言》里声明这样处理是为了雅俗共赏,然而我以为如不注明出处,会使读者疑窦丛生的。此外,《陨落》中周恩来面目是模煳的。周恩来在纠正大跃进灾难时和刘少奇、陈云、邓小平齐心合力共度难关,文革伊始,他背弃刘少奇,做了毛的帮凶。《陨落》却始终以周恩来为正面人物,这观点比起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偏颇得多,不符合历史真实。

   此外,我觉得辛子陵先生的《陨落》还有两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一是对毛的评价。今日中国国内,官方对毛的评价,是”功大于过”,事实上是只谈功不谈过。共产党内,元老陈云认为毛”开国有功,建设有过,文革有罪”;毛的前秘书李锐认为毛”功劳盖世,罪恶滔天”; 辛子陵先生的《陨落》认为毛是”伟大的革命家,失败的建设者”,只不过贡献远远小于罪错,是倒三七。毫无疑问,这全是党内看法,是站在党的立场上看问题的,即使辛子陵先生,也无法脱其窠臼。

   毛是”伟大的革命家”麽?如果他领导的”革命”是为了中国的进步,即辛灏年先生提出的”民主、爱国”两个标准,当然值得肯定。但毛是为了在中国建立极权统治而以暴力非法推翻民国政府的,那麽,他越”伟大”,给人民造成的灾难痛苦也就越惨烈,对中华民族元气的伤害也就越严重。这不是革命,是倒行逆施,是在”革命”名义下的专制复辟。我认为,毛的共产革命,乃是中国封建专制制度和儒家文化传统的等级特权,和流氓意识的糟粕,在世界自由价值观和民主潮流面前节节败退之时,借助马列极权理论重整旗鼓的一次勐烈的反弹。”共产革命”根本是要坚决否定的。何况毛本人,在共产党的暴力杀戮中,以心狠手辣狡猾奸诈夺取最高权力,看看他在苏区肃反和延安整风中的手段,能说他伟大麽?倘若以不择手段,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逻辑判断是非,从而给毛戴上”伟大的革命家”的桂冠,而众人皆以为然的话,那中国人真就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了。如此的民族,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麽?再说毛的”革命”,在日本佔领大半个中国时,数十万八路军新四军奉毛泽东之命作壁上观,彭德怀搞了一次百团大战却被毛”操了四十天的娘”;等到日本投降,毛指挥’解放’战争,对国民军发动几十万兵力规模的战役。他是”伟大的革命家”麽?不,他是民族败类!

   二是《陨落》的作者对民主社会主义情有独锺,对此我表示质疑。

   现在共产党内,很有一部分忧国忧民也忧党的人士对民主社会主义十分着迷。是的,民主社会主义是很好的社会模式,但是在今日中国,没有实现它的可能;因为那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仅需要经济实力和中产阶级的强大存在,更需要全社会公民对道德和普世价值的认同为前提,不可能凭少数人的良好愿望和主观意志就能变为现实。退一步说,中共转变为社会民主党,以民主社会主义救中国,在八十年代的中共十三大前后或许有点可能性。但是中共已经与它失之交臂,那是有必然性的。历史不可能给中国再提供一次机缘。如今虽然经济发展似乎有了社会转型的物质基础,但是共产党已经堕落为巧取豪夺横徵暴敛民脂民膏的利益集团,官权恶性膨胀,腐败蔓延到全民道德崩溃的境地,社会加速两极分化,一切在朝着特权官僚资本主义方向奔跑。这时候倡导民主社会主义,只怕是孤鸿哀鸣。

   至于《陨落》的作者说今日中共已经有社会民主党的特点,在向社会民主党转型,我对此不能苟同。社会民主党执政的国家,兼顾生产效率和社会公正,其社会亮点是富裕的国民和廉洁的政府。今日中国,可有它们的影子麽?

   我以为儘管《陨落》的见解有可以商榷之处,但是作者以自己亲身经历那个时代而具有的体验,凭着对所涉及问题的近距离观察,对浩如烟海的资料细加甄别、钩沉、梳理,又充分利用最新解密的档桉和最新发现的史料,将毛罄竹难书的罪恶大白于天下,观点有很大突破,这实在难能可贵。作者的眼光、胆识、勇气、学养、良知,尤其令人可敬可佩。我真希望凡中国人,都能读一遍《陨落》。诚如着名作家冯骥才所说:”只有把历史搞清楚了,历史才能真正成为过去,生活才能真正美好。因为进步的前提是不重复以前的错误。”德国着名人士魏茨泽克有一句意味深长的名言:”谁无视过去,谁就将成为现实生活中的瞎子。”

转注: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 ,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