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做「民族英雄」的代价:无自由 事事为党所用

詹其雄的儿子正上小学,其妻是主妇,母亲是失明人,全家靠他每月打鱼挣的逾万元生活。「被失业」8个月後,最近政府终於为他安排工作,「每月3000元工资,帮忙管码头。我的环境你都知道,跟原来的生活差很远。

我现在42岁了,是要拼事业的时候,胆量、经验,我都有!现在还有点力气可以打人家的工,到了50岁,就没有事业了,人家不要你了,你就完蛋了!

「我从没有向政府要求什麽,一定要给我生路,这样收掉了我的船,我以後的工作怎麽办?二、三千块,没有用,我一切等政府安排,我也不知该怎麽做!国家排第一┅┅」。 加国中文搜索,

「政府不喜欢 我不出去」

去年,当地警察24小时守在詹家监护了詹其雄一个月,至今每天仍有人上门巡视。与外界「隔离」了200多日,「我天天躲在家里,政府不喜欢我出去,我也就不想出去。以前还说要把我的电话和电脑换掉,但亲戚打来怎麽办?如果日本人来,我马上报告,该说的就说,不该说就不说。 家园论坛,forum.iask.ca

外国好多华人打电话来,很多爱国人士、大老板天天来,但我出去要请假,都不会批。爱国人士说,很多人想见我的船,不如在网上播出去,我也说不要,要等政府安排。」 加拿大家园,www.iask.ca

詹其雄如今的生活,比海上更苦闷,「有时候自己喝一点酒,看电视,看篮球,晚上3点才睡得@┅┅一些爱国朋友编了首歌(MTV)《盼你回家》,有空就播出来听听。我在里面看到香港的游行,感谢那些爱国人士,没有他们,我没那麽快放出来,很感动┅┅」

本报连日透过电话、传真,就詹其雄的生活安排向泉州、晋江多个政府部门查询,但至截稿前未获回覆。

刘锐绍∶怕套出不利中国言论 爱问搜索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表示,去年曾经流传中日撞船是中国政府「测试日方反应」的举动,「无论真与假,詹其雄在中日撞船事件中『被英雄化』後,中方仍担心他会被日本等外国媒体找到,甚至被『套出』一些不利中国的说话,用以炒作,因此,政府将会继续『严密保护』詹其雄,直到撞船事件彻底冷却之时,未必是一两年,可能更久之後才会放松自由」。

「事事为党所用 平民身不由己」

刘锐绍认为,詹其雄回国後的待遇,与国民预期落差颇大,「是因为照顾他需要开支,有关各政府部门,可能还未能协调妥当所致」。他说:「事件反映中国政治生活中,任何事物都『为党所用』的特殊生态,平民百姓往往身不由己。」

福建渔村长大 打鱼养家20年

詹其雄自小在福建晋江渔村长大,过了半辈子海上生活,面上黝黑的皮肤和皱纹,记录了打鱼生涯的凶险和艰辛。

家园新闻,

「我16岁已经开始打鱼,22岁就当了船长,已经干了20年。」詹其雄居住的晋江深沪镇港沪村,一出门口就可以望到茫茫大海。他自言没怎麽读过书,认识的字不多,为了养家糊口而出海。「每次出海起码一个星期,有时候超过半个月都有。」他和船员睡在狭窄的船舱铺位上,为了解闷,就在船上安装了DVD机播电影和剧集,他说,有没有渔获?收入多少?往往要看运气。

商家倡出事渔船建中日友好餐厅 拍卖底价料达千万

内地一间拍卖公司将一份合约寄给詹其雄,游说他将「闽晋渔5179」

以至少1000万元人民币的起拍价拍卖,打造成「中日世代友好船餐厅」。(明报记者摄)

自从中日撞船事件後,中国海上最著名的船,不是任何服役中的军舰或潜艇,而是詹其雄的铁壳渔船「闽晋渔5179」。有内地商人认定「中日撞船概念」商机无限,游说詹其雄拍卖渔船改造成「中日世代友好船餐厅」经营,估计拍卖底价可高达1500万元人民币(下同)。另有人找他当广告代言人,称年薪有100万。

今年1月,北京佳士凯国际拍卖公司举办「中国首届特殊人才拍卖会」,并邀请詹其雄以「获释放船长」名义当广告代言人,拍卖底价为「年薪100万元」。

佳士凯创办人赵晓凯当时曾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旗下网站说,詹其雄应该「负起中日世代友好的历史责任,为传播和谐世界思想作贡献」。该网声称曾访问詹其雄,指他愿意为「和平作贡献」。

官方不准 「顾大局」拒邀请

但詹其雄向本报否认接受邀请,「有人找我说,拿你的名字去做注册商标,『詹其雄酒』拿去东北卖,肯定很有生意!也有公司叫我去做代言人,我也没有去。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人民会很丢脸,也会给政府惹麻烦。」他直言官方不批准,又声称「懂得顾全大局」。 本文 来 自 家 园 网

两个多月前,詹其雄收到更震撼的邀请,「那家公司(佳士凯)寄来一封信,说要拍卖我的渔船,起拍价1000万到1500万!有人说,拍到1亿都可以!寄来已经两个多月了,我没有理会,那封信(合约)还放在这里。」根据拍卖公司提出的合约,如果成交价少於1500万,将抽佣10%,如果超过1500万,佣金率则高达30%;至於「闽晋渔5179」卖出後,拍卖公司声称将把它打造成「中日世代友好船餐厅」经营。 家园温哥华,vancouver.iask.ca

合约上的签名栏至今仍为空白。詹其雄说,政府不久也知道了这个事情,「要把我这条船收掉,叫我不要去炒作,我说我也肯定不会去炒作!」他声称,此後从没有联系过该拍卖公司。

詹其雄接死亡恐吓收 裸照信骂中共骂温家宝

「闽晋渔5179」船长詹其雄从日本获释回国後接受「隔离」,一直没有工作,每天抽烟、喝茶、饮酒。8个月没离开过小镇一步的他不停说:「我心情很乱,我心情很乱┅┅」(明报记者摄)

中日撞船後,一度被日本保安厅扣留的「闽晋渔5179」福建渔船(箭嘴示),回国後停泊在晋江市深沪镇港口内,等候当地政府收购处理,它去年的钓鱼岛之行,很可能成为绝响。(明报记者摄)

中日撞船事件引爆的外交危机,随着总理温家宝访日而逐渐远去。但詹其雄表示,自己曾收到怀疑是日本极右民族主义分子的死亡恐吓信,令负责保护他的地方政府大为紧张。连月来,大批日本和欧美记者更想尽办法,希望访问这名国际最知名的渔民,不过全被当地政府挡驾。

加 拿 大 家 园 网

詹其雄说,数月前收到一封信,用中文写,「打开後发现是骂我,骂共产党,骂温家宝。还有张图片,一个女的脱了衣服的,淫秽的,信上还说要我死。所有政治敏感的东西,我都会立刻交给政府,他们非常紧张」。

信交政府 「当局非常紧张」

詹其雄用手机拍下了该信,可见信中有一张赤裸、

张开双腿的女性下半身图片。

回国後,中国船长接到不少外国打来的电话,

「很多是保钓和爱国人士打来支持我、慰问我。

也有日本的、澳大利亚(澳洲)的记者。我有次一听到

对方用日语说:Mushi Mushi(喂喂)?我立刻挂掉!

我绝对不会做让政府麻烦的事情。」

日本记者常来采访被挡

大批外国媒体也不断去到深沪镇,希望采访詹其雄,「我们大陆的很少,有个从北京来的,女的,说要帮我写书也被赶出去。日本的就经常来,也被政府挡出去。」詹其雄说,日本记者为了采访他,可说是前仆後继,「他们花了很多钱,去请中国人来找我,後来知道了,也被送走了」。他说,去年特别多记者,除了中央电视台曾经在他回国之日到他家里拍摄,基本上很少能够进入他们的村子,「政府也很担心我的人身安全」。 家 园 新 闻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