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有的中国人不及2500前古希腊人(一)

李悔之:有的中国人不及2500前古希腊人(一)

  本文开始前,请列位欣赏下面一段话:

  “我要说,我们的政治制度不是从我们邻人的制度中模仿得来的。我们的制度是别人的模范。而不是我们模仿任何其他人的。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民主政治,因为政权是在全体公民手中,而不是在少数人手中。解决私人争执的时候,每个人在法律上都是平等的。需要选择一个人担任某一公职之时,所考虑的不是某一个特殊阶层的成员,而是他们有的真正才能。任何人,他只要能够对国家有所贡献,绝对不会因为贫穷而在政治上湮没无闻。正因为我们的政治生活是自由而公开的,我们彼此间的日常生活也是这样的。……我们是自由的和宽恕的,但是在公家的事务中,我们遵守法律,这是因为这种法律深使我们心悦诚服。”

  上述一段话,列位看官千万不要误认为是出自近日访华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之口。而是出自公元前461年希腊雅典城邦的一位着名政治家伯里克利之口(伯里克利,希腊文:Περικλ??;英文:Pericles,约公元前495—公元前429)。

  读了伯里克利上述一段话,对照当今天朝社会现实,不知当今中国人有何感想?——两年五百年前“蛮夷”所能做到的,当代“天朝上国”做到了吗?下面,且听当今中国“着名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理论家”、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局长张勤德在《对温家宝总理的六条意见》中对温家宝的一番诘难:

  他在2007年两会期间会见中外记者时说,民主、自由、人权“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3月17日,见各新闻媒体)。他还在2008年两会上会见记者时指出:“如同真理是思想体系的首要价值,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囯家制度的首要价值。公平正义就是要尊重每一个人,维护每一个人的合法权益,在自由平等的条件下,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

  读过张勤德局长上述之话,人们不难发现:这位当代中国“着名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理论家”之思想境界,竟远远落后于2500年前古希腊政治家!

  呜呼,悲哉!

  古希腊人两千五百年前能做到的事情,当今“天朝上国”政治现实中不但不能做到,更糟糕的问题在于:当今天朝,有个别组织,有些人,或基于众所周知的政治目的,或为陈旧思维所禁锢,或被别有用心宣传所蛊惑,仍然极力抵制在古希腊民主政治基础上发展、健全、完善起来的现代民主政治制度。更有甚者,为了达到永远将民主政治制度挡于天朝国门之外之目的,他们还在理论上百般妖魔化民主、自由、人权、博爱等等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

  所以,当今中国有个怪事:西方的一切皆是好东西,都可以不加思考地实行“拿来主义”。唯有“民主、自由、人权”这些东西要不得!“社会主义可以有市场”,但不可以有民主宪政!

  真正咄咄怪事!

  当代中国政治现实中,还有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现象:同样是来自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和资本主义,前者被奉为圭臬,——虽然经过人类上百年的实践被证明“此路不通”了;马大胡子的理论,在世界上再也没几个人相信了。然而现实中国,某些组织虽然自己早也不相信××主义理论了,然而基于政治现实的需要,却仍然一再声称:“老祖宗不能丢”!仍然每天不厌其烦地、煞有介事地宣称:一定要“坚持”云云……对后者——即资本主义,则百般批判贬斥。更可悲的是:当今中国,明明在走一条彻头彻尾的垄断资本主义加原始资本主义道路。然而,某些组织、某些人却总爱板起脸孔声称:这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天朝的媒体和“理论家”们,总要编出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为坚斥民主政治寻找“合理”的理论依据。

  这,就是当代“特色中国”的一大政治“特色”!

  □□□

  二、民主、自由、人权“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一语错在那里?

  □□□

  当今中国,反民主政治体制,反普世价值者,分别来自两个方面势力。一方面是权贵既得利益者的御用文人。另一方面来自“原教旨”毛派——即张××所谓“毛派共产党人”。而有“着名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理论家”之称的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局长张勤德,就是当今中国“毛派共产党人”中反民主政治最起劲的官方“理论家”之一。

  以张勤德为代表的一些“原教旨”××主义者,他们与那些“打左灯往右拐”的政治实用主义者不同——他们习惯称自己是“有理想”、“有信仰”的“正统马克思主义者”。他们不但痛恨鼓吹自由民主人权的民主人士。也视那些实用主义至上的“资改派”为党的异类,乃至是叛徒。他们一再要“正统的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回归中国”。要将中国的政治轨道重新扳回“正统”的社会主义运行轨道中去。所以,他们不但经常对自由民主人士发起猛烈攻击。一有时机,也不忘对“资改派”发起诘难和攻击。

  鄙人前日所撰《张大局长是给温总理提“意见”还是列罪状》一文发表后,有人撰文作出反驳,认为李悔之是打张大局长的“棍子”。原因是张德勤给温家宝总理所提的“意见”并不是“列罪状”,而是正常的“意见”。事情果真如此吗?列位只要认真细细品读张大局长上述“意见”,是否发现,这些“意见”与文革之时中国最着名的写作班子“梁效”或“罗思鼎”文章的风格,其风格如出一辙。尤其是张勤德诘难温家宝总理——“说穿了就是要把给西化派将中国变成半殖民地、半封建式的附庸资本主义即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自由,作为坚持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改革发展的指导思想。”一语,俨然是罪不可赦的一大“罪状”。

  而最令人可悲可叹的是,在张勤德大人看来,温家福总理关于“民主、自由、人权‘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一语,也是触犯了党的意识形态“天条”的。这里,鄙人不禁要质问张勤德及张勤德们:在你们心目中,中国人是否地球上智商最低的人种?因此不配享有民主、自由和人权这些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难道不是吗?民主、自由、人权这些东西,早这在两千五百年前,已经是雅典公民的公识了。然而,两千五百年之后,在天朝的一些大臣心目中,却仍然是“亡我之心不死”的异端邪说!在天朝的官方媒体中,“民主”、“自由”、“人权”和“宪政”等字眼,仍然是上不得台面,在网络上被百般屏蔽的“敏感”字眼!在你们心目中,中国人是否永远不配享受这些古希腊人2500年前就已经享有的权利?

  真正“岂有此理”!

  □□□

  三、在自由平等的条件下,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何错之有?

  □□□

  温家宝总理关于”公平正义就是要尊重每一个人,维护每一个人的合法权益,在自由平等的条件下,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与伯里克利关于”需要选择一个人担任某一公职之时,所考虑的不是某一个特殊阶层的成员,而是他们有的真正才能。任何人,他只要能够对国家有所贡献,绝对不会因为贫穷而在政治上湮没无闻“一番话,在观点是多么相吻合。对此,人们不能不对2500前古希腊人的辉煌政治文明肃然起敬!

  然而,在2500年后的中国,有一位叫张勤德的”着名社会主义政治和经济理论家“,却对此大发诘难!

  对张勤德的诘难,这里,可以用他”老祖宗“马克思的一句话予以回击——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所以,可以这样说: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理论都是围绕着如何使人摆脱剥削、压迫和异化,实现人的自由、解放和发展来展开的,并把实现人的自由、解放和发展视为人类奋斗的价值理想和目标。甚至可以说,”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和”自由人的联合体“,是马克思、恩格斯为之奋斗的价值目标。

  对比马克思上述言论,温家宝总理关于”公平正义就是要尊重每一个人,维护每一个人的合法权益,在自由平等的条件下,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不知错在那里?——张勤德大人,难道你”老祖宗“的话也错了吗?

  可爱的张勤德大人:难道在你的心目中,中国的执政者压根就不应当”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而是应当继续沿袭”打天下者坐天下“思维,继续让中国人民”党叫干啥就干啥“,”一切听从党安排“,让中国普通百姓永远安分做一个”永不生锈的螺丝钉“?……而”无产阶级革命家“和”革命干部“的子兵,则永远”接革命班“,永远成为欺在”主人“头上的”公仆“?!

  张勤德大人,你心中是这样想的吗?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