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国人篡改一周前发生的历史事件(图)

看美国人篡改一周前发生的历史事件(图) 

张放

 

近日,美国白宫发的几组照片里,有一幅走红网络。它就是,美国白宫里的主要政客,几乎悉数到场,在白宫里的一个叫“The Situation Room”里,实时观看海豹队员38分钟斩杀本拉登的照片。 

照片里一共有两个女人,一个是占据国务卿位置的希拉里,另个则是一个担任反恐部门的头儿,名叫Audrey的女人。两个女人在男人堆里,显得很惹眼。

 

 

更惹眼的,则是希拉里的动作:她用手捂住嘴,眼睛里发出一种近乎害怕或者受到震惊的目光。此照片一经公布,即引发无数美国爱国网民的猛烈抨击,说身据国务卿要职者,无论是男抑或是女,都不应该在斩杀美国公敌时,表现出哪怕是一点仁慈。果然,希拉里听到了这种强烈的批评声音,于是在一次记者会被问到为什么会有手捂住嘴的动作时,这样解释说,因为是春天,所以鼻子对空气里的花粉过敏,当正要打喷嚏时,被拍了下来。 

十足的扯谎。但政客从来都是扯谎者,只是这次,您可以再次亲眼看到,扯谎者在扯谎时表现出来的镇定与从容。用“瞪着眼睛说瞎话”来形容这些无耻政客,您从来都不会发现自己用词过时的。 

但接下来,发生了更荒唐的事情,这事情也根本就不是扯谎政客所能控制得了的:信奉犹太复国主义的主要媒体Der Tzitung,则干脆把希拉里老人家从照片里给抠了出去。为什么要这么做?“抠”者如此说:在美国重要历史时刻,女人不应该发挥男人才发挥的作用。哦,原来是为了抹杀女人在历史中的作用,乃性别歧视使然。  

 

 

这叫什么?这不是公然篡改历史么?只不过,这种篡改历史的事情,在今天互联网时代,显得幼稚与鲁莽了些。 

今天,人们获取信息(包括照片)等的途径,已不再是一种,或被限定的几种,而是许多许多种了。当途径只有一种或被限定的几种时,采用这种“抠”法,的确奏效,尽管它会令读者感到无奈,但也拿篡改者毫无办法。比如在拥有号称5000年文字记载历史的中国,很多臣民其实都曾有过类似的无奈。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当时的当政者,都悉数出席了毛泽东追悼会。但之后历史发生了变化,被毛泽东戏称“四人帮”的那四人突遭逮捕。于是,毛泽东追悼会的重要位置,就发生了以下戏剧性场面。  

 

 

这是在已有照相机的年代里发生的事情。至于照相机还没有被发明出来的年代里,比如清、明、元、宋等历史朝代,依靠文字记载的历史,曾遭到怎样的篡改?今天的人们已经无从知晓。今天很多研究者,也只能整天煞有介事地手捧官修史,跟着古人,人云亦云些东西罢了,味道如同嚼蜡一般。当然,清朝似乎朝前走了一步。满人启用了一批汉奸文人在皇上周围,命其用事无巨细的方式,纪录下皇上及其走狗们每一次看上去好像十分有趣的行动。不过,有趣的是,纪录文字从来都是夸大其辞,“圣帝明王、德隆业茂、莫不扬休纪美、照耀简编。若夫上天纯佑下民、聚扶舆积厚之气、笃生至圣。备道德之崇广。集皇王之大成。经纶宇宙。彪炳帝纪。巍巍乎、荡荡乎、自羲轩至今、未有如我皇考圣祖仁皇帝之盛者也”这种写尽肉麻吹捧之词,直把皇上吹捧到天上才算交差的文字里,要获取到公允客观的文字,其实真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 

由此俺不禁在想,篡改历史可能是人性中最渴望做的事情之一吧。大到一个国家的历史,小到一个单位的历史,哪段历史不是被篡改而成?俺做出版多少年矣,几乎每个月,最近则是每周,都能接触到一些垃圾出版物。之所以叫垃圾出版物,是因为,它们根本就是被篡改的历史,是出版后为出书者自己标个榜,正个名,弄个什么头衔,除此,其他用处一点也没有的东西。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