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看张作霖治下东北的教育事业

看看关于教育的4%和40%

回看张作霖治下东北的教育事业

近日闲看新闻,看到2011年3月13日北京青年报上,咱们的温总理回答人大代表刘艳琼提问时说:“这8年,是政府对教育支持力度最大的8年,但我还欠你们一个帐,就是没有完成教育经费占GDP比重达到4%的任务,我明年一定要把这笔帐还上。”刘艳琼照例是“感觉非常振奋”之余,还要“高兴地感谢总理”。不提这4%还则罢了,一提这档子事儿,东野长峥就要笑翻。政府1993年就提出教育经费占GDP比重达到4%,如今二十年过去,这个4%还是个“欠帐”,已成一个跨世纪的笑柄。09年9月8日,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所所长蔡昉表示,中国实际公共教育投入仅占GDP的百分之二点四,低于印度的百分之二点七,相当于美国的一半。这个数据意味了什么呢?意味了咱们的孩子们八九十人一个班挤成沙丁鱼,意味了天价幼儿园,意味了天价大学上不起。而2011年4月30日北京青年报一则题为《广西都安九天村加伦屯的老师韦明富和他的学生们》的图片说,广西都安县一小学19名孩子在危房中上课四年,缺少课桌椅,棺村当板凳,照片中那困境中坚持上课的师生,那破败得不如猪舍牛圈的“教室”,连咱们政府的“三公消费”,无疑给了所谓的“盛世中国”一记响亮的耳光。

说完了国外和当下的中国,咱们再跟过去的民国那“万恶的旧社会”比一比,蒋公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时期”东野长峥已经说过一点,咱们就说一说“北洋军阀时期”的张作霖治下的东北的教育事业。张作霖自幼家境贫寒,父亲在其尚未成年时就被人打死,由寡母抚养成人;但他凭藉着自身的努力,从浪迹乡间的小混混,坐到了奉天王、东北王的位置,并最终坐上了北洋政府陆海军大元帅的宝座,其一生可谓充满了传奇色彩。

在张作霖统治东北期间,他平定了北方的匪患,稳定了纷乱的东北,遏制了苏联和日本扩张的野心,并大力发展工商业,使东北成为了重工业中心;他还重视教育,不遗余力兴办东北大学,培养了大批人才。虽然他本身有着这样那样的不足,而且死后备受争议,但仍不失为“乱世英雄”。迄今一些的东北老人们提起张作霖还是尊敬有加,因为他从不“糊弄老百姓”,并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做了不少实事。

张作霖多次说过,不要想着糊弄老百姓,“你糊弄老百姓,老百姓就糊弄你,到头来,老百姓反了,咱也就下台了。”看来张作霖是深谙古人“水能载舟,水亦覆舟”之理,而且身体力行不糊弄百姓。 1916年4月,当上盛武将军兼奉天省长的张作霖,上任伊始就把自己的施政主张用白话文的形式告知市民,并一针见血地指出当时官方与民间存在缺乏沟通的弊端。在施政方针中,他提出需要治理的三件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大事,即剿灭土匪、治理财政、整顿吏治。边业银行(奉系控制下的商业银行)开业,张作霖在发行的钞票上印上了“天良”二字,表示不能坑害百姓,办事要对得起良心。当帅府的大青楼建成后,张作霖还亲自在楼前的假山石壁上写下了“天理人心”四个大字,以使自己每天进院就能看见这四个字。据张学良在晚年口述的历史中透露,“我和我父亲从来不刮地皮”。

张作霖在北京就任陆海军大元帅后,曾对北洋政府各部门科长以上官员有过一次讲话,其中有这样的话:“人家都说我张作霖有钱,其实我哪里有多少钱呢?你们大家打听去,哪个外国银行有我张作霖存的钱?哪个外国租界里有我张作霖盖的楼房?我他妈拉个巴子,便宜也要便宜中国人,我不能便宜外国人……过年三十那天晚上,你们大家可能都睡觉了,我张作霖并未睡觉。我拿着整股香,跪在堂院祷告。我说,天啊!要叫我张作霖平定中国,统一天下,救救老百姓,老天爷,你就助我张作霖一臂之力吧,赶快消灭这些坏蛋,我早早地统一中国,叫百姓好好地过个日子……你们大家记着,我张作霖决不做伤天害理、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百姓的事。”

在1916年当上奉天王后,张作霖在一份教育条陈上批示:“学务为造就人才之所,振兴国家之基,关系最重,而奉天又处特别地位,若不从整顿教育入手,更无以希望。”他采取的第一个措施就是加强课余时间的职业教育,将职业教育寓于普通教育中,同时播出专款发展职业教育。他还派人对全省的职业教育状况进行调查摸底,以了解各地方究竟需要何种人才,何种职业最受欢迎等情况,以便制定实施职业教育之标准。在张作霖的督促下,到1929年,全省的职业学校总数达45所,省立6所,县立39所,在校生4,798人。正因为有着如此雄厚的职业教育基础,东北经济的发展才有了可靠的保证。

在1919年10月,奉天省教育厅成立之前,由张作霖亲自过问而制订出来的关于奉天教育的地方法规就有二十多项,涉及教育行政,教育视导,教育经费,初、中、高等教育,师范、职业,社会教育等各个方面。而对于教育经费,张作霖更是训令各级部门要当作首要大事来抓,要求各县每年的教育经费务必占全县岁出总数的40%,并将此标准作为考核各县知事政绩的内容之一,并严令“今后各县知事仍不实行办理,即以废弛学务论,照地方兴学考成条例予以相当之处罚”。

除了重视初、中等、职业教育和留学生教育外,张作霖也十分重视高等教育。1923年4月26日,他创办了东北大学,其基建费用即达奉洋600万元。1925年,占地500亩的新校舍建成,其规模之大,功能之全,在国内亦是首屈一指。除兴建校舍外,奉天省长公署还在北陵附近划拨官地200亩,拨款280万元,兴办大学工厂。这种大学设附属工厂,既顾及学生实习,又保障经费来源的模式,也是当时国内其他大学所没有的。东北大学另有植物园地100亩。这样,整个校园面积达900亩,是当时国内最大的校园。而且东北大学的教学设备在当时国内也数一流,藏书亦十分丰富。

东北大学常年经费在各大学之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奉天省财政向东北大学的投资经费每年160万,人均为奉大洋800元,而北京大学当时的常年经费是90万银元,清华大学也只有120万。为了吸引一流人才,东北大学所设定的薪金和待遇相当优厚,甚至高于国内的几所知名大学。以教授为例,北大、清华教授月薪300元,南开240元,东北大学则为360元,后期章士钊等人竟高达800元。此外,东北大学还为教授们盖新村,建别墅,安排宽敞舒适的住宅。教授们回北京探亲,还予以报销往返路费。如此优厚的待遇,自然吸引了不少优秀人才。张作霖每到孔子的诞辰,必换上长袍马褂,跑到各个学校,向老师们打躬作揖,说:“我们是大老粗,什么都不懂,教育下一代,全亏诸位老师偏劳,特地跑来感谢。”

到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东北大学己是国内学生最多的大学,教授300人,学生3千人,而当时北京大学也只有学生2千人。有一位日本学者在参观东北大学之后说道:“东北大学的实验设备是第一流的,教授薪金也比国立大学高许多,其教育水准高于日本在满洲开办的高等教育院校。”

张作霖尊崇的是传统文化中的忠义、仁勇,据说,其家庙里供的是关公。他曾说过:“做马贼、土匪都无关紧要……但千万不能做汉奸,那是死后留骂名的。”对于苏联在东北的扩张,张作霖予以高度警惕,并在合理合法范围内予以打击;对于与苏联勾结合谋叛乱的一些人,张作霖也是毫不手软,如李大钊就是因叛国罪被其绞死。虽然他为了图谋发展,曾与日本人虚与委蛇,但在关键时刻仍保持着对国家的忠诚,绝不与日本人妥协,而最终导致自己被日军炸死。

对国家忠诚的张作霖,对朋友、属下等则重义气。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张景惠背后搞鬼,导致张作霖兵败,张作霖气得反覆说:“这还是兄弟吗?”后来张母去世,张景惠不敢回来奔丧,张作霖便派人去北京传话给张景惠:“大家都是兄弟,你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此举令张景惠大为感动。

冯德麟错走一招,怪罪张作霖,见了张作霖不是骂就是挖苦,张作霖心里生气,却仍然厚待冯,只因冯当年曾经对他有恩。郭松龄反奉兵败后被杀,在小河沿暴尸,又被剁去双脚,当时有一些人背地里骂张作霖残忍,但这恰恰能看出张作霖为什么如此恨郭松龄。因为张作霖确实是真心实意地对待郭松龄,但他却在中共的诱骗下起兵,实属不仁不义、恩将仇报之人,而张作霖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人。

  看看张作霖的胸襟气度,看看他各县每年的教育经费务必占全县岁出总数的40%,再看看现在一些人的喊了二十年也没达到的4%,不知世人,该作何感想?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