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长春围城战

再说长春围城战

作者:东野长峥的博客 2011-05-05 20:43:34 发表于:博客中国

困卡子,是实事还是谎言?

再说长春围城战

 

军前几天东野长峥说了一下“长春围城战”的旧事,很多读者认为不“真实”,为了让读者有点感性的认识,我再说一下长春围城战,也即长春人所说的“困卡子”。说到这里,不能不提起好多年前东野先生读过的军旅作家张正隆的那本一度成为禁书的《雪白血红》,在这本书里,张先生揭示了为取长春,在战争中付出了三十万平民百姓生命的惨痛代价。

“围而不打”迫使长春守军粮尽而降

长春围困战1948年5月23日至10月19日发生在中国吉林省长春,當時共军的东北军队對国民党军队进行了一场围城战。

5月23日开始,共军对防守在长春城的国民党军形成包围。那时守长春的是郑洞国的10万軍马,郑与孙立人、戴安谰、杜聿明、廖耀湘齐名,都是威名赫赫的抗战名将,四野要想强攻,肯定要付出巨大代价,于是采取了“围而不打”的策略。

长春围城饿死老百姓约30万

据中国黄埔军校网的一篇文章《1948年的国共长春围城惨剧》记载,共军围城的做法是罕见的——不准一个老百姓出城。目的就是迫使百姓把城内粮食耗光,使长春守军粮尽而降。长春遭受了整整五个月的围困。围困前,居民有50万,解围后只剩了17万。文章中提及,张正隆在《雪白血红》里说老百姓被饿死了15万,这个数字显然是缩水的,国民党战犯段克文在《战犯回忆》一书中说,长春围城饿死老百姓65万。

對於饿死的人数,该文提出评估方式:如果把代表共军的张正隆所说的15万和代表国军的段克文所说的65万两个向不同方向的夸张值取一个算术平均值,则是40万;取一个几何平均值,则是31万。那么中国方面国共两党的估计值应在30万到40万之间;日本方面的估计在20万到30万之间。则30万人正好是两个估计之间的值。所以长春围城饿死老百姓约30万。

开枪射击不让饥民出城

《雪白血红》於“兵不血刃”这一章中记载,长春被围初期,郑洞国提出了“人人种地,日日练兵”的口号。但即使长春城内都种上庄稼,也得等到秋后才能收上粮食,粮食在7月底就断粮了。50万张嘴,成了守军的沉重负担。7月下旬,蒋介石电令郑洞国,让他疏散长春的老百姓。

事实上,早在6月28日,四野第一兵团政委萧华就下令“对长春外出人员一律阻止……纵有个别快饿死者须要处理时,也要由团负责,但不应为一般部队执行,更不能成为围城部队的思想。”9月9日,四野四巨头“林罗刘谭”给毛发电说︰“我之对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线上五十米设一哨兵,并有铁丝网壕沟,严密结合部,消灭间隙,不让难民出来,出来者劝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后来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饥民乘夜或与白昼大批蜂拥而出,经我赶回后,群集于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由此饿毙者甚多,仅城东八里堡一带,死亡即约两千。八月处经我部分放出,三天内共收两万余,但城内难民,立即又被疏散出数万,这一真空地带又被塞满。”

出城的饥民成群地跪共军面前央求放行,但共军坚决不答应。罗荣桓起草并以林彪、罗荣桓、谭政的名义给毛泽东的报告中称,“不让饥民出城,已经出来者要堵回去,这对饥民对部队战士,都是很费解释的。饥民们对我会不满,怨言特多。他们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也有持绳在我岗哨前上吊的。战士见此惨状心肠顿软有陪同饥民跪下一道哭的,说是‘上级命令我也无法’。更有将难民偷放过来的。经纠正后,又发生了另一偏向,即打骂捆绑难民,甚至开枪射击(打死打伤者尚无统计)。”

人吃人严重:老太太把饿死的老头大腿煮吃了

《雪白血红》中记载说,五个月的围困,全城一切可以当做食物的东西,如树皮、树叶之类,都被送到口中。再没有别的吃的,就是等死,或者人吃人了。

对人吃人的惨相,书中写道,吉林省军区原参谋长刘悌,当时是独八师一团参谋长,他回忆说︰独八师当时就在二道河子执行围困任务。通信员说有个老太太,把饿死的老头的大腿煮吃了,吃了也死了。团长吴子玉是个老军人,说那能有这种事?通信员说,不信我领你去看看。进去一看,锅里还剩条大腿。

宋占林(退休前是长春二道河子区城建局环卫科长)回忆说︰我出哨卡前,看到路边一个人两大腿都剔光了。早就听说有吃人肉的,还不大信。那肉是刀剔的,不是狗啃的。那时早见不到狗了,狗已经被人吃光了。1955年,我当区机关党委书记时,有个积极分子想入党,说他那时吃过人肉。

熟人见面都问“你们家还剩几口?”

书中描述说,随时随地都会有人倒地而死。但也有人只是被饿昏了,灌口米汤就能活过来。但上哪找这样的米汤呢?国军的粮食也吃完了。国军能够做的,也仅仅是组织收尸队,24小时在马路上捡尸首。一边把尸体往车上扔,一边说“喂狗”。那时狗都吃人,长得膘肥体壮,而人再吃狗。

死人最多是洪熙街和二道河子,都是十室九空。炕上,地下,门口,路边,到处都是白花花的骨头架子。时值盛夏,到处都是黑压压的绿头蝇,蛆虫也是成片成片的。城外的共军说,最怕刮风,一刮风,臭味十里、八里都熏得人头昏脑涨。

由于共军严禁老百姓出城,早已断粮的长春,变成一座死城、饿殍之城、白骨之城。长春解围后,熟人见面总要问“你们家还剩几口人?”就像唐山大地震以后熟人见面都问“你们家还剩几口?”一样。长春满城百姓没有人家不饿死人的。

长春围城是二十世纪最惨重的战争灾难之一

还有一个史书上没有记载的事实,那就是长春围城,也波及了其它城市。由于侥幸从长春逃离的难民奔走相告,加上经济崩溃造成的城市粮食紧张,从长春至沈阳一线的城市居民,也纷纷逃离城市向关内“国统区”涌入。这股庞大的难民人流在沈吉公路上络绎不绝涌向沈阳,又汇合沈阳的城市居民,再涌向锦州,因为铁路已经被切断,难民们除了步行,有点钱的就租用沿线农民的马车“倒短”,还经常遭到土匪抢劫,历尽了千辛万苦。据我亲属描述,一路上尽是被父母抛弃或丢失的孤儿,女孩居多,场面惨不忍睹。

对此,国民党方面认为,共军在围城期间的行为构成战争犯罪。共产党方面则认为其军队为“解放”长春而采取的行动是“正义”和积极的,造成饥民死亡是次要的。在中共官方宣传口径中,有“兵不血刃取长春”之说;而许多非国共人士及国际舆论则认为,长春围城是二十世纪最惨重的战争灾难之一。读到此处,不知那些认为东野长峥“造谣”的朋友,有何感想?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