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围困战》 中共解封当年惨绝人寰的长春战役

《长春围困战》 中共解封当年惨绝人寰的长春战役

默认分类 2010-11-07 13:07:40 阅读203 评论0   字号:大中小 订阅

 

隐瞒了60年的围困长春城饿死几十万百姓的秘密,昨天(2009年2月16日)终于在羊城晚报上有所披露——一篇题为《长春“困卡子”给几代人留下惨痛回忆》通讯说,在一个“建国60年策划”指导下:长春76岁老太沙秀杰写了一本4万字自传,回忆1948年3月到10月,为夺取长春,用5个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师包围长春七个月,以军事封锁和经济封锁实行长围久困,结果饿死长春市民12万人,当时饥饿的长春,一个大饼能领走一个大姑娘;沙秀杰能活下来,是靠在国军中当兵的大哥、二哥每天从军队伙食省下的两个大饼子。但其三弟最后在一次取大饼时饿死了,沙秀杰也曾饿得在粪堆里找未能消化的黄豆吃。
2009年2月17日
  
  残酷的“围而不打”——长春包围战真相
  2007/04/23
  
  
各位应该知道辽沈战役中有一个“长春围困战”吧?这一仗早在辽沈战役之前就打响了。我们对于一场战争的了解,往往就是凭借几个数字,如开始和结束的时间、歼敌和缴获武器的数字等等。看了军旅作家张正隆的《雪白血红》,也许会知道战争的另外一个侧面,比如平民百姓在战争中付出怎样的代价。
  《长春围困战》 中共解封当年惨绝人寰的长春战役 - mobo - ceychesmo 的博客
那时守长春的是郑洞国的10万人马,郑与孙立人、戴安谰、杜聿明、廖耀湘齐名,都是威名赫赫的抗战名将。长春显然是一块硬骨头,四野要想强攻,肯定要付出巨大代价。这样的事,共军不到万不得以是不会干的,于是就采取了“围而不打”的策略。自然,共军也有本钱这样做。那时四野主力都南下打锦州、沈阳了,围攻长春的共军基本上都是地方部队和民兵,但论人数却是长春守军的2、3倍,老郑因此也不敢贸然突围。于是,在长春形成了僵持局面。
  
围城也就罢了,但共军的做法却是罕见的——不准一个老百姓出城。目的很明显,就是迫使百姓把城内粮食耗光,使长春守军粮尽而降。于是,长春遭受了整整五个月的围困。围困前,居民有50万,解围后只剩了17万。张正隆在《雪白血红》里说老百姓被饿死了15万,这个数字显然是缩水的。即使如此。王震王胡子听说这个姓张的小子把长春之战的真相曝了光,还是气得雷霆震怒。而国民党战犯段克文在《战犯回忆》一书中说,长春围城饿死老百姓65万,这个数字又有些夸大其辞。显然,应该在30万左右。
  
  长春被围初期,老郑还心存幻想,没有估计到南线战事一败涂地,还想打持久战,提出了“人人种地,日日练兵”的口号。但长春城内即使都种上庄稼,也得等到秋后才能收上粮食,但7月底就断粮了。50万张嘴,成了守军的沉重负担。7月下旬,蒋介石电令郑洞国,让他疏散长春的老百姓。
  
  但出城的老百姓怎么也没想到,共军拒绝他们出城。事实上,早在6月28日,四野第一兵团政委萧华就下令“对长春外出人员一律阻止……纵有个别快饿死者须要处理时,也要由团负责,但不应为一般部队执行,更不能成为围城部队的思想。”9月9日,四野四巨头 “林罗刘谭”给毛发电说∶“我之对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线上五十米设一哨兵,并有铁丝网壕沟,严密结合部,消灭间隙,不让难民出来,出来者劝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后来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饥民变乘夜或与白昼大批蜂拥而出,经我赶回后,群集于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由此饿毙者甚多,仅城东八里堡一带,死亡即约两千。八月处经我部分放出,三天内共收两万余,但城内难民,立即又被疏散出数万,这一真空地带又被塞满。此时市内高粱价由七百万跌为五百万,经再度封锁又回涨,很快升至一千万。”
  
  出城的饥民成群地跪共军面前央求放行,但共军坚决不答应。许多人有的还把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有的拿根绳子就在共军岗哨前上吊自杀。有的战士见此惨状心肠软了,也跪倒在地陪饥民一起痛哭,说“这是上级的命令,我们也没有办法”。
  
  由于共军严禁老百姓出城,早已断粮的长春,变成一座死城,饿殍之城,白骨之城。
  
五个月的围困,全城一切可以当做食物的东西,如树皮、树叶之类,都被送到口中。再没有别的吃的,就是等死,或者人吃人了。段克文在《战犯回忆》说,一天听说城中有一家店铺在卖熟肉,大家蜂拥抢购。段克文带人去查看,卖的竟然是人肉,当场就把老板拉出去毙了。但杀了一个杀不了俩,人吃人还再蔓延。
  
吉林省军区原参谋长刘悌,当时是独八师一团参谋长,他回忆说∶独八师当时就在二道河子执行围困任务。通信员说有个老太太,把饿死的老头的大腿煮吃了,吃了也死了。团长吴子玉是个老军人,说那能有这种事?通信员说,不信我领你去看看。进去一看,锅里还剩条大腿。团长回来跟我说,那天都没吃饭。
  
宋占林(退休前是长春二道河子区城建局环卫科长)回忆说∶我出哨卡前,看到路边一个人两大腿都剔光了。早就听说有吃人肉的,还不大信。那肉是刀剔的,不是狗啃的。那时早见不到狗了,狗已经被人吃光了。1955年,我当区机关党委书记时,有个积极分子想入党,于是向党交心,说他那时吃过人肉,那还能入党吗?
  
  随时随地都会有人倒地而死。但也有人只是被饿昏了,灌口米汤就能活过来。但上哪找这样的米汤呢?国军的粮食也吃完了。国军能够做的,也仅仅是组织收尸队,24小时在马路上捡尸首。一边把尸体往车上扔,一边说“喂狗”。那时狗都吃人,长得膘肥体壮,而人再吃狗。
  
  死人最多是洪熙街和二道河子,都是十室九空。炕上,地下,门口,路边,到处都是白花花的骨头架子。时值盛夏,到处都是黑压压的绿头蝇,蛆虫也是成片成片的。城外的共军说,最怕刮风,一刮风,臭味十里、八里都熏得人头昏脑涨。
  
  长春解围后,熟人见面总要问“你们家还剩几口人?”就象唐山大地震以后熟人见面都问“你们家还剩几口?”一样。长春满城百姓没有人家不饿死人的。
  
  解放后第一件事就是“救生埋死”。“救生”就是给活着的发粮食,“埋死”就是埋死人。第二年春天,凡是埋死人的地方都不长草,那地太“肥”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