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张勤德:《对温家宝总理的六条意见》之二

——评张勤德:《对温家宝总理的六条意见》之二

□□□

一、当代中国“著名理论家”思想觉悟竟不及2500前古希腊政治家

□□□

本文开始前,请列位欣赏下面一段话:

“我要说,我们的政治制度不是从我们邻人的制度中模仿得来的。我们的制度是别人的模范。而不是我们模仿任何其他人的。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民主政治,因为政权是在全体公民手中,而不是在少数人手中。解决私人争执的时候,每个人在法律上都是平等的。需要选择一个人担任某一公职之时,所考虑的不是某一个特殊阶层的成员,而是他们有的真正才能。任何人,他只要能够对国家有所贡献,绝对不会因为贫穷而在政治上湮没无闻。正因为我们的政治生活是自由而公开的,我们彼此间的日常生活也是这样的。……我们是自由的和宽恕的,但是在公家的事务中,我们遵守法律,这是因为这种法律深使我们心悦诚服。”

上述一段话,列位看官千万不要误认为是出自近日访华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之口。而是出自公元前461年希腊雅典城邦的一位著名政治家伯里克利之口(伯里克利,希腊文:Περικλῆς;英文:Pericles,约公元前495—公元前429)。

读了伯里克利上述一段话,对照当今天朝社会现实,不知当今中国人有何感想?——两年五百年前“蛮夷”所能做到的,当代“天朝上国”做到了吗?下面,且听当今中国“著名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理论家”、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局长张勤德在《对温家宝总理的六条意见》中对温家宝的一番诘难:

他在2007年两会期间会见中外记者时说,民主、自由、人权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317日,见各新闻媒体)。他还在2008年两会上会见记者时指出:如同真理是思想体系的首要价值,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囯家制度的首要价值。公平正义就是要尊重每一个人,维护每一个人的合法权益,在自由平等的条件下,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

读过张勤德局长上述之话,人们不难发现:这位当代中国“著名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理论家”之思想境界,竟远远落后于2500年前古希腊政治家!

呜呼,悲哉!

古希腊人两千五百年前能做到的事情,当今“天朝上国”政治现实中不但不能做到,更糟糕的问题在于:当今天朝,有个别组织,有些人,或基于众所周知的政治目的,或为陈旧思维所禁锢,或被别有用心宣传所蛊惑,仍然极力抵制在古希腊民主政治基础上发展、健全、完善起来的现代民主政治制度。更有甚者,为了达到永远将民主政治制度挡于天朝国门之外之目的,他们还在理论上百般妖魔化民主、自由、人权、博爱等等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

所以,当今中国有个怪事:西方的一切皆是好东西,都可以不加思考地实行“拿来主义”。唯有“民主、自由、人权”这些东西要不得!“社会主义可以有市场”,但却不可以有民主宪政!

实在是咄咄怪事!

当代中国政治现实中,还有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现象:同样是来自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和资本主义,前者被奉为圭臬,——虽然经过人类上百年的实践被证明“此路不通”了;马大胡子的理论,在世界上再也没几个人相信了。然而现实中国,某些组织虽然自己早也不相信××主义理论了,然而基于政治现实的需要,却仍然一再声称:“老祖宗不能丢”!仍然每天不厌其烦地、煞有介事地宣称:一定要“坚持”云云……对后者——即资本主义,则百般批判贬斥。更可悲的是:当今中国,明明在走一条彻头彻尾的垄断资本主义加原始资本主义道路。然而,某些组织、某些人却总爱板起脸孔声称:这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天朝的媒体和“理论家”们,总要编出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为坚斥民主政治寻找“合理”的理论依据。

这,就是当代“特色中国”的一大政治“特色”!

□□□

二、民主、自由、人权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一语错在那里?

□□□

当今中国,反民主政治体制,反普世价值者,分别来自两个方面势力。一方面是权贵既得利益者的御用文人。另一方面来自“原教旨”毛派——即张××所谓“毛派共产党人”。而有“著名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理论家”之称的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局长张勤德,就是当今中国“毛派共产党人”中反民主政治最起劲的官方“理论家”之一。

以张勤德为代表的一些“原教旨”××主义者,他们与那些“打左灯往右拐”的政治实用主义者不同——他们习惯称自己是“有理想”、“有信仰”的“正统马克思主义者”。他们不但痛恨鼓吹自由民主人权的民主人士。也视那些实用主义至上的“资改派”为党的异类,乃至是叛徒。他们一再要“正统的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回归中国”。要将中国的政治轨道重新扳回“正统”的社会主义运行轨道中去。所以,他们不但经常对自由民主人士发起猛烈攻击。一有时机,也不忘对“资改派”发起诘难和攻击。

鄙人前日所撰《张大局长是给温总理提“意见”还是列罪状》一文发表后,有人撰文作出反驳,认为李悔之是打张大局长的“棍子”。原因是张德勤给温家宝总理所提的“意见”并不是“列罪状”,而是正常的“意见”。事情果真如此吗?列位只要认真细细品读张大局长上述“意见”,是否发现,这些“意见”与文革之时中国最著名的写作班子“梁效”或“罗思鼎”文章的风格,其风格如出一辙。尤其是张勤德诘难温家宝总理——“说穿了就是要把给西化派将中国变成半殖民地、半封建式的附庸资本主义即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自由,作为坚持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改革发展的指导思想。”一语,俨然是罪不可赦的一大“罪状”。

而最令人可悲可叹的是,在张勤德大人看来,温家福总理关于“民主、自由、人权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一语,也是触犯了党的意识形态“天条”的。这里,鄙人不禁要质问张勤德及张勤德们:在你们心目中,中国人是否地球上智商最低的人种?因此不配享有民主、自由和人权这些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难道不是吗?民主、自由、人权这些东西,早这在两千五百年前,已经是雅典公民的公识了。然而,两千五百年之后,在天朝的一些大臣心目中,却仍然是“亡我之心不死”的异端邪说!在天朝的官方媒体中,“民主”、“自由”、“人权”和“宪政”等字眼,仍然是上不得台面,在网络上被百般屏蔽的“敏感”字眼!难道在你们心目中,中国人永远不配享受这些古希腊人2500年前就已经享有的权利?

真正“岂有此理”!

□□□

三、在自由平等的条件下,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何错之有?

□□□

温家宝总理关于“公平正义就是要尊重每一个人,维护每一个人的合法权益,在自由平等的条件下,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与伯里克利关于“需要选择一个人担任某一公职之时,所考虑的不是某一个特殊阶层的成员,而是他们有的真正才能。任何人,他只要能够对国家有所贡献,绝对不会因为贫穷而在政治上湮没无闻”一番话,在观点是多么相吻合。对此,人们不能不对2500前古希腊人的辉煌政治文明肃然起敬!

然而,在2500年后的中国,有一位叫张勤德的“著名社会主义政治和经济理论家”,却对此大发诘难!

真不知张勤德大人是如何被有些媒体称之为“中国著名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理论家”的!

对张勤德的诘难,这里,可以用他“老祖宗”马克思的一句话予以回击——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所以,可以这样说: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理论都是围绕着如何使人摆脱剥削、压迫和异化,实现人的自由、解放和发展来展开的,并把实现人的自由、解放和发展视为人类奋斗的价值理想和目标。甚至可以说,“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和“自由人的联合体”,是马克思、恩格斯为之奋斗的价值目标。

对比马克思上述言论,温家宝总理关于公平正义就是要尊重每一个人,维护每一个人的合法权益,在自由平等的条件下,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不知错在那里?——张勤德大人,难道你“老祖宗”的话也错了吗?

可爱的张勤德大人:难道在你的心目中,中国的执政者压根就不应当“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而是应当继续沿袭“打天下者坐天下”思维,继续让中国人民“党叫干啥就干啥”,“一切听从党安排”,让中国普通百姓永远安分做一个“永不生锈的螺丝钉”?……而“无产阶级革命家”和“革命干部”的子兵,则永远“接革命班”,永远成为欺在“主人”头上的“公仆”?!

张勤德大人,你心中是这样想的吗?

□□□

四、处理囯家关系时,能继续以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划线吗?

□□□

本段开始前,且听张勤德诘难温家宝总理的一番话:

2007227在主流媒体上他发表的《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提出由于民主、自由、人权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因而在处理囯家关系时不能以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划线

在国与国的关系中,“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这是起码的、最常识性道理。所以,然而,在以“正统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自居的张勤德眼中,温家宝总理关于“处理国家关系时不能以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划线’”这句话,却俨然是大逆不道的之论。这里不禁想问一句的是:过去中国的可悲教训张勤德大人难道忘记了吗?——在毛泽东时代,执政者在处理国与国关系时,不顾国家和民族的整体利益,不顾人民生活的水深火热,一切以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划线,几乎与全世界闹翻。偌大世界,只剩下阿尔巴尼亚、越南、朝鲜、古巴等一大堆等待“穷老大”中国救济的阿非拉国家,才是中国的“朋友”。这样做的结果是:不但致使中国与主流世界隔绝,严重拖延的中国国民经济的发展。导致本来就水深火热的百姓雪上加霜!更极具反讽性的是:一俟中国的外援减少或停顿,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友谊”就减少或停顿。甚至反目为仇,刀枪相见!……

所有这些荒唐透顶之事,离去中国仅三十多年,张勤德大人难道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又要中国重蹈覆辙,再搞意识形态高于一切那一套了?

□□□

五、张勤德大人:甘作学生,虚心拜师何错之有?

□□□

列位再且听张勤德大人对温家宝总理的一番诘难:

联系他在英国剑桥大学演讲时,把社会主义中国总理的身份自贬为学生并向英国这个老牌帝国主义老师鞠躬;在美国自由女神像下把中国的改革和发展说成基于自由的创造;在美国人大搞中美国”(即把中国变成依附于美国的经济体)的情况下,大讲中美同舟共济、“相救如左右手”中,便不难看出这实质上是认为,人类共同价值即普世价值高于社会主义价值。

在张勤德大局长看来,身为泱泱大国之总理,是不能在“莞尔小国”英咭利面前以“学生”自称的!尤其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总理,更是不能认“老牌帝国主义”为“老师”的!

看到张勤德“把社会主义中国总理的身份自贬为学生并向英国这个老牌帝国主义老师鞠躬”一番“高论”,令我想起了当年不可一世的乾隆皇帝致“莞尔小国”乔治三世国王的那封信:

“奉天承运皇帝敕谕英咭利国王知悉,咨尔国王远在重洋,倾心向化,特遣使恭赍表章,航海来廷,叩祝万寿,并备进方物,用将忱悃。朕披阅表文,词意肫恳,具见尔国王恭顺之诚,深为嘉许。所有赍到表贡之正副使臣,念其奉使远涉,推恩加礼。已令大臣带领瞻觐,赐予筵宴,叠加赏赉,用示怀柔。……”

可爱的张勤德大人:天朝有你这样的“著名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理论家”,焉能不顽固守旧、固步自封之理!

张大局长的话,又让我再次想到了一位著名“反动分子”讽刺中国肉食者们的一句话:“泱泱大国,言行举止却像个小孩”!这位“反动分子”虽然“反动”,但此话却一针见血!——难道不是吗?可爱的张勤德大人,你的思维和言论,也实在太小孩子气了!——在国际外交场合中,面对一个有着辉煌历史的国家和民族,对对一个为人类贡献了牛顿、达尔文、法拉弟、瓦特、麦克斯韦、莎士比亚、亚当·斯密、弗莱明、狄更斯等等伟大科学家、文学家和经济学家,将世界引入现代工业文明的伟大国家和民族,作为客人的温家宝总理,以“学生”以诩,尊之为“老师”,恰恰是凸现了一个大国总理应有的气度和风范!

张勤德大人:在这个场合,按你的意思,是否要温家宝总理从鼻子上轻蔑地发出“夷狄西洋文明纯系杀人利器耳,仁智者不齿也”之音?或昂首挺胸,大谈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或意气风发,大赞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只有这样,才不会“自贬”“社会主义中国总理”身分?只有这样,才在英国这个“老牌帝国主义”面前大长中国人民的“志气”?

当今天朝,仍有像张勤德一类的思维极端顽固保守的“理论家”主导意识形态,泱泱大国,行为举止焉能不像个“小孩”?

在美国自由女神像下把中国的改革和发展说成“基于自由的创造”,在张勤德眼中,也成了一个“罪状”。——在张勤德看来,“自由”,是资本主义的“专利”。是与社会主义不共戴天的东西。是“原罪”!

可爱的张勤德先生:“自由”果真是资本主义的“专利”吗?我想,如果你的“老祖宗”马克思在天之灵如若知道他的中国子弟们竟然如此将如此美好的东西拱手相送给资本主义,不知会不会吐血三升?

正因为对“自由、人权、民主”这些东西持有本能的敌意,所以,在张勤德眼中,自由美国就是“美帝国主义”和“亡我之心不死”的代名词。所以,无论中国与美国打任何交道,都要保持“无产阶级革命警惕性”。所以,温家宝总理大谈与美国“同舟共济”、“相救如左右手”中,在张勤德看来,就是丧失了“无产阶级革命立场”,就是默认“人类共同价值即‘普世价值’高于社会主义价值”……

□□□

六、“普世价值”高于社会主义价值,不知错在那里?

□□□

从张勤德上述诘难温家宝总理的言论中,人们不难深切感受到:极左思想和冷战思维,仍然严重主导着太多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因为当今中国,张勤德的言论和思维,绝不是孤立的。而且,比张勤德的言论和思维更激烈者大有人在。而这,就是这些年来中国盲目爱国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根源所在。

“人类共同价值即“普世价值”高于社会主义价值”,无疑是张勤德大人诘难温家宝总理所有言论中,“性质”最严重的“罪状”之一。

在长期“为了征服群众而宣传”的“舆论导向”下,作为人类共同的精神文明成果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在中国大地俨然成了妖孽鬼怪!这不但是对中国人民智商的严重污辱,更是对人类精神文明公然的践踏和亵渎。

生存的权利、免于恐惧的权利、生育的权利、知的权利、免于匮乏的权利,思想的自由、表达的自由、集会游行的自由……等等,这是国家存在之目的。不能做到这些的政府,人民得以随时更换或推翻。——这些,本是最起码的政治常识,也是“普世价值”的核心内容。然而,中国的肉食者们和依附在权力之上的无耻“理论家”,却以“中国特色”和“国情”作借口,一再扭曲其含义,一再侵犯乃至剥夺公民这些天赋人权。充分暴露了中国肉食者和主流“理论家”之卑鄙和无耻。

这里不禁要质问张勤德大人的是:“人类共同价值即‘普世价值’,高于社会主义价值”,不知错在那里?没有自由,民主,人权,又何来真正的“社会主义价值”?换言之,公民没有自由、民主和人权下的“社会主义价值”,其“价值”何在?——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民被彻底剥夺了自由、民主和人权,闹了近三十年的“社会主义穷过渡”,这种导致中国人民陷入自由、精神、物质多重困境之中的“社会主义”,其“价值”安在?;时下,只能让少数人富裕起来的“特色社会主义”中国,面对权贵垄断集团和既得利益者集团的强横和强取豪夺,贫富悬殊日益加剧,弱势群体无处发声,这种“社会主义”其“价值”又何在?

中国主流“理论家”如此僵化保守,政治体制改革焉能迈开步伐?

□□□

七、有些组织,有些人为何如此憎恶、惧怕戈尔巴乔夫与他的《改革与新思维》?

□□□

自从“苏东波”事件之后,戈尔巴乔夫与他的《改革与新思维》一书,便成了中国主流媒体和理论界批判的对象。更成了“颠覆”的代名词。而俨然以“正统马克思主义”者自居的张勤德,则对此更保持高度的警惕性。

正因为如此,所以,张勤德认为,温总理关于“人类共同价值即“普世价值”高于社会主义价值的观点,与戈尔巴乔夫在《改革与新思维》一书中所说“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是一脉相承的。所以,张勤德认为,温家宝此举与戈尔巴乔夫的“应当少讲甚至放弃阶级斗争尤其是同帝国主义的斗争”的思维“显然在根本上是接近的”。张勤德接着对温家宝诘难道:“他所说的应当实行普世价值主张的在自由平等的条件下,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说穿了就是要把给西化派将中国变成半殖民地、半封建式的附庸资本主义即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自由,作为坚持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改革发展的指导思想。

读了张勤德上述言论,人们不难理解,当今“乌有之乡”一类极左网站,为什么会有如此多拥趸和支持者。

从张勤德上述充满极左思想和冷战思维的言论中,人们更不难理解,当今中国执政党,为何在政治体制改革中,难以迈出任何实质性的步伐。

这里,且不谈戈尔巴乔夫本人与他的《改革与新思维》给前苏联和俄罗斯造成的一切,是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这里只想谈:为何中国的执政者和有些中国人,如此憎恶和惧怕戈尔巴乔夫与他的《改革与新思维》?同时,所有的非民主国家的统治者,都患有相同的政治“恐惧症”?反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国家,却从不惧怕来自任何人和任何“思维”的“颠覆”?

这个问题,只要稍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相信都能洞若观火!

中国的张勤德们,中国的肉食者们:你们如此憎恶和惧怕戈尔巴乔夫本人与他的《改革与新思维》,根源何在?

中国的张勤德们:你们不要继续打着“正统×××主义”招牌忽悠中国人民了!——你们这一套,中国人民在三十多年前,早已领教过了!更有世界上几十个国家的人民也早已领教过了!

中国的肉食者们:你们不要再搞“打左灯往右拐”那一套自欺欺人了!大多数中国人民已经不再愚蠢——古希腊人2500年前能办到,能做好的事情,为什么“智商全世界最高”的当代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办到?不能做好???

中国的肉食者、中国的主流“理论家”们:你们一直用极为荒谬、的“理论”,用极为强横的逻辑为“中国只能实行“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而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辩护。二十一世纪了,“民主”、“自由”、“人权”和“宪政”等字眼,在中国竟仍然是百般忌讳的词汇。你们的手法也实在太不“伟光正”了!你们的手段也实在太不高明了!你们的做法也实在太污辱中国人民的智商了——2500年前古希腊人能做到的,为什么当代中国人却做不到???

真正“岂有此理”!

(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