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自由日,我的博客被封杀

离真相近些,才能离希望近些

世界新闻自由日,我的博客被封杀

20115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这天上午,打开我的新浪博客,那上面赫然写着:博客已被关闭。没有理由,没有原因,无声无息之间,你在那个空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感觉颇为奇特,在点击九千多的时候。在新浪开过博客的朋友都知道,你的文章在那里顶多也就有个三五十,一般无名草根人士,点击上万也不是件容易事。当然,也有数亿如韩寒者,数千万者也大有人在。但我不太明白,同样的东野长峥同样的一篇文章,在新浪只有三五十,在博客中国却往往达到三五千,唯一的解释,看新浪的人不是很多。反过来说明,看博客中国的人很多。

我在新浪博客只今年以来点击才从三五十上升到近万,而我322日在博客中国新开的博客到53日却达到了十一万七千多。自从这次整束网络媒体的狂潮肆虐以来,博客中国的“言论尺度”比新浪还要严,这样固然是保险了,但代价也不小,有优秀作者离她而去,读者以东野长峥的感觉也大不如前。在一个月以前,看她的“排行榜”,来光顾博客中国的读者大大减少了。虽然,新浪也好博客中国也罢,“关闭”起作者的博客来都一样的雷厉风行,一样的冷酷无情。这两大中国互联网的大佬封起博客来也是风格不同,新浪霸气十足:此博客已被关闭,关就是关了,跟你没话好讲,博客中国就比较“含蓄”,也不说封了,也不说没封,反正你就是打不开了。我在这里丝毫没有指责博客中国的意思,其实,作为网络媒体,他们的处境跟质媒没有任何区别。你太“小心”了没有读者,你太独立了虽然有了读者你的饭碗却依然要“小心”了,读者虽然是你的衣食父母,但那个能砸你饭碗的爷却并不是读者,所以他们也是没办法,好死不如赖活着是一个太值得同情的理由?东野长峥只是有一个想法,如果你要实在不得不“关闭”某某,是不是应该提前通知人家一下,让人家把发在你网站上的文章保存下来,从前皇帝砍人头之前还得吃顿“断头饭”不是?

其实,所谓点击率并不能给东野长峥带来一分钱的实际好处,那为什么东野长峥还这么没日没夜地写博客?因为,古人说:朝闻道,夕死可矣,而东野长峥认为:朝发言,夕死可矣。这就是东野长峥写博客的原因所在。人长一张嘴,除了吃饭,接吻,说话是另一项主要功能。而怎么说话却奥妙大矣,以东野长峥看来,当今中国,我们可以选择的说话方式只有两种,一个是站着说,一个是趴着说。趴着说咱就不用多说了,你看看质媒上的所谓“时评”,无一不是趴着说的。站着说,那也有很多说道,比如胡适比如鲁迅,七八十年前站着说,不需要谁恩准,不需要看谁脸色儿。七八十年后的当下,站着说话就要好好寻思寻思了,要不你外国说去,比如何清涟,要么你牢程营里说去。东野长峥希望站着说,哪怕说完后万剐凌迟也在所不惜。东野长峥看民国史,每每为王芸生鲁迅胡适们的时代而热血沸腾,向往着哪怕有一天能象他们那样站着说几天话,死也值得了。

感谢博客中国,感谢刚刚封杀我博客的新浪,是它们,让我站着说了几天话,如果东野长峥卑微的一生还有什么高潮的话,那我在博客中国和新浪上站着说话的这几个月,就是我的颠峰了,你趁我的博客还没封,进来看看,便知什么叫“站着说话了”。当然,在当下的可以飞越“长城”的互联网时代,博客国内不让开,可以去海外说话去。但东野长峥总是在想,在国外,在强权够不着的地方说话,远不如就在强权的眼前说过瘾。你就在强权脚下大声说不,让它知道这块土地上还有站着的人,这个意义无限大。要知道,无数强权的倒塌,都是从“站着说话”的人开始,而民族的自由与新生,也无不从“站着的人”开始。

这一天,对东野长峥来说是个信息繁杂的一天,世界新闻自由日我的新浪博客被封,本拉登与卡扎菲小儿子相继死去,而株州为抗强拆点火自焚的农民汪家正在大面积烧伤的炼狱般的痛苦中悲惨死去,而酿成此案的那株州的“法院强拆”的征地项目却并未或国务院审批,国内网站又开始搞什么“自律专员”这一怡笑大方的闹剧,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国家,这是一块魔幻的“百年孤独”“世外桃园”。东野长峥在这里想对朋友们说的,却是自己的那篇《张灵甫的真正死因》。这篇说当年共军以老百姓做“人肉盾牌”大胜国军的事情,引起许多读者的不满,都说难以置信。哪怕倒退一年,东野长峥也不会相信,那不是日本鬼子才干的事情吗?你怎么给安共军身上了?

去年我去长春,想亲自查一下“长春之战”的真相,不料,在长春,你说“长春之战”没人知道,可你一说“困卡子”,连开公共汽车的司机也能象北京的哥那样给你说出一大套。想当年共方为了让长春城内的百姓消耗城里的粮食好逼降国民党守军,竟然不许一个百姓出城,造成十几万平民饿死的惨剧。你“夺天下”只管跟国民党夺去,十几万平民招你了?凭什么就把好端端的长春困成人相食的人间地狱?行如此残暴之举的军队干出让老百姓当人体盾牌的“人海战术”难到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我去年去长春,虽然七十年过去,但你去长春,人人都能给你说出一段“困卡子”的惨事,那历史的伤口,并未被强权的谎言所遮蔽。

在我以前的印象当中,解放军所谓的“人海战术”,就是勇敢的军人一波波往对方机枪口上扑,但用大批老百姓做人肉盾牌往对方机枪口上送的说法,我也是近些年看了海峡对岸一些国军将领的回忆录才相信的。东野长峥近年读一些国军高级将领的回忆当,觉得相比海的这边,国军要靠谱一些,因为,国军的“党性”要成数量级的低于共军。东野长峥在这个文章里引用台湾的立法院院长梁肃戎《大是大非——梁肃戎回忆录》关于“人海战术”的资料,原因也正在于此。再有,学者黄仁宇的《黄河青山》对“人海战术”也有数语涉及,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一下。另外,东野长峥看某方的现在,就知道其过去干过什么。阁下想想此次的株州法院强拆自焚案,明知强拆会引起被拆农民的自焚,可你自焚你的,反正我把灭火器和120都给你弄好了,你自焚是你的事情。如此冷血残暴的“法院强拆”,其先辈搞出“人海战术”,你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常言道,看其现在,知其未来,而东野长峥说:观其今知其往。

东野长峥这么费力不讨好地写博客,只是因为,希望自由同读者们一起做到:我们做奴隶不要紧,但我们不能不知道我们是在做奴隶,我们被剥夺不要紧,我们不能不知道我们是在被劫掠,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才会向着希望的微光越走越近。拉登就死,世界新闻自由日,东野长峥随想很多。感慨很多,与读者共享。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