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从官民对立看李庄炼狱

古今哪桩奇冤,不是锻炼成狱?

  一年前李庄案,重庆法院罔顾辩护律师义正辞严之力辩,

将律师意见悉数驳回,控方证据照单全收,竟冒天下之大不韪,

悍然下判,判决书连“李庄教唆龚钢模编造刑讯逼供”之作案时间都语焉不明。

  此案一出,刑辩律师人人自危。让我想起名剧《曹操与杨修》。

古今酷吏,多半坏事做绝,亦能办几件好事,多有曹操风格。

秀才何曾造反,动辄得咎上祭坛。

  中华千年流毒正是公权强悍,民权不彰,民众罕逢良法美政。

一部《大宋提刑官》火爆中国,那里只有天才的法医官宋慈,没有律师的身影。

  古训民不与官斗。因此横祸飞临,首选只是乞怜官府,寄望官家天良尚存。

是故草民找关系不找律师,我从不敢取笑。“革命方知北京近”,

上访“备觉主席亲”。每天都有浩浩荡荡的上访大军云集京城,

辅之更为浩浩荡荡的截访大军,真是天子圣明,天朝特色。

惜乎钱云会惨死蹊跷,村民跪拜乞灵,泪水成河,而真相安在?

律师天生代表民权,现代律师制度,本是民权运动的产物,

把律师打下去,民众直接暴露在公权力的枪口下,公权力更是何欲不遂。

  李庄案后,我专程探访一名常在《乌有之乡》撰文的新左派。

此弟小我两岁,看上去大我十岁,一脸沧桑,脚穿胶鞋,躬耕数十亩,

地道的农民。此弟中专毕业成为产业工人,23岁从江汉油田下岗,

漫游各省,淹留京城数年。

几杯浊酒下肚,所谈甚不投机,但是发现一个秘密:

左派也喜欢《中国选举与治理网》。我为此窃喜不已!

这是左派与右派一致的共识!可见,底层民众都认为现状不是民主,

都在为民主而斗争,都自信能为这个国家做点事,而且做得更好,

那就选举吧!“选贤与能,举信修睦”,本是中华文明阳光的一面。

律师心劳天下,词讼如山,一天工作十几个钟,没有节假日,天生就是民工命。

今日政治空气之沉闷,律师呼吸领会本与民工无异。

  钱云会案件,也是二审定谳,然而真相难明,无以服众,政府公信力之低,

坠落深谷。每个公民都有可能是下一个钱云会。每个律师都有可能是下一个李庄。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拔剑斫地,不如挺剑而斗。

公权力真是野马脱缰,无可羁绊了吗?“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中国律师如果不能唤起民众,团结最大多数人民推动民主法治进程,

那么律师与民众同腐,下场只有更惨。“你们没有力量!”这是左派的忠告。

  民主不立,法治为虚,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陈忠林推崇英美式陪审团制度,所言尽有可采。

如果司法独立,推行陪审团制度,在全国范围内遴选陪审团成员,

特别适合审理李庄、钱云会这样争议巨大的奇案。只有程序公正,方谈胜败咸服。

  律师整肃运动搞了一年,朝廷打压招安。

党棍之下只容犬儒葡匐,小虫蠕蠕。

公权力横行无忌,司法越发政治化,刑辩律师越发边缘化。

重庆所为,就是让秀才闭嘴,只许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

认清自身角色,做稳公权奴仆。安分守己,

俯首贴耳,伺人眼色,仰人鼻息。

州官尽可放火,百姓那容点灯。公权力恣意妄为,

把人抓起来全封闭审上几个月,未必真没有

吊打八天八夜情事,控方并不能自证清白。

  律师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小姐气质丫环命。

你敢说“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

象我连发条信息都易出纰漏,真是难免咎厉。

真辩难,上有利剑,下有尖刀,地雷密布,杀机四伏。

李庄本无罪,让你下狱就下狱。李庄所遇未必是最坏的。

恤例早开,马克东还是所谓诈骗罪的重刑犯。

继某公而起者,更加效尤有术,青出于蓝,深不可测。

谓予不信,李庄漏罪之后,还有无穷漏罪,全国各地恭候各位大状。

李庄什么漏罪?网上大猜,扑朔迷离。其实说白了也简单,

叫几个“龚钢模”戴罪立功,又有何难?

汉武以降,张汤之流有的是手段。吊诡的是,

良人举报黑社会是要提防剁手的,在累绁之中威逼利诱举报律师,

却有的是减刑的刺激。

  李庄下狱,公武维扬。

  让那些刑辩律师惶惶不安吧,让他们朝不保夕吧,让他们透心儿凉吧。

司法久矣政治化,领导画圈,红笔勾命。没有什么罪名,不能罗织,不能锻炼。

再好的律师,你辩也是白辩。这里是山东烟水寨,哪有刺头律师的座次?

子非狮虎,怎识丛林规则?秀才何曾造反?皮鞭久矣高悬!党

权一日不受司法制约,执政党一日横行无忌。

  然天下之事,有人欢笑有人愁,人血并不好嗜。待到九九重阳日,记得林妹妹也有开心的一天:“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多肉更怜卿八足,助情谁劝我千觞!”横行到头,口腹珍馐,前苏就是成案。

  自叹学历甚低捋某局,人家都成博士啦,我也曾“谁料皇榜中状元”。

更谁料,人生处处有哈佛。象哈佛大学那样,每天只睡两小时,我办不到。

但是一朝不幸,摊上十天十夜不许睡觉的熬审,怎么办?

为了活出尊严,且跳丹炉炼一炼。故此,大运动量、大学习量、大工作量是必要的,

一旦摊上刑辩,量小非君子呵。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