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震撼心灵的动物之间对彼此的爱

[转]震撼!!我今生永远难忘的那一幕!

 

动物的母爱——我今生永远难忘的那一幕:

20世纪末的一个晚上,当我从湖南卫视
看到这感天动地的一幕时,我忍不住恸哭流涕!

青海省有一个沙漠地区特别缺水。据介绍,
每人每天只有靠驻军从很远的地方运来3斤定额的水量。
3斤水,不光饮用、淘米、洗菜……最后还要喂牲口。

牲口缺水不行,渴啊!终于有一天,一头
一向被人们认为憨厚、忠诚的老牛渴极了,
挣脱缰绳,强行闯入沙漠中一条运水车必经的公路。

 

老牛以惊世骇俗的识别力,等了半天,
等来了运水的军车。老牛迅速顶上去,
运水的战士以前也碰到过牲口拦路索水这样的情形,
但那些动物不像老牛这样倔强。

 

部队有规定,运水车在中途不能出现
“跑冒滴漏”,更不能随便给水。
这些规定,看似无情,实则不得已,
这每一滴水都是一个人的“口粮”啊。

 

沙漠中,人和牛就这样耗着,持续了好半天,
最后甚至造成了堵车。后面的司机开始骂骂咧咧,
有些性急的司机用汽油点火试图驱走老牛。
可老牛没有动,泰山一样,不放松。
直到牛的主人寻来。

 

牛主人愧疚极了,操起长鞭
狠狠打在瘦弱的老牛身上,老牛
被打得浑身青筋直冒,可还是没有动,
最后顺着鞭痕沥出的血迹染红了鞭子,
染红了牛身,染红了黄沙,染红了夕阳。

 

老牛的凄惨哞叫,和着沙漠中阴冷的酷风,
显得那么悲壮。一旁的运水战士哭了,
被堵车的司机也哭了。最后,运水的战士说:
“就让我违反一次队规吧,我愿接受处分。”

他拿出自己随身的水盆,从水车上
放了3斤左右的水,放在老牛面前。

 

老牛没有喝面前以死抗争得到的水,
面对夕阳,仰天长啸,似乎在呼唤。
晚霞中,不远的沙堆背后跑来一头小牛,
受伤的老牛看着小牛贪婪地喝完水,伸出舌头,
舔舔爱子的眼睛,孩子也舔了舔母亲的眼睛,
沉寂中的人们看到了母子眼中的泪水。

天边燃起最后一丝余辉,母子俩
没等主人吆喝,在人们的一片静寂无语中,
踏上了回家的路。

 

二十世纪的一个晚上,当我从电视里
看到这让人揪心的一幕时,我想起了
劳作的苦难的母亲,我和电视机前的
许多观众一样,流下了滚滚热泪。

——-摘自《女子文摘》

 

编者按:
每当我看到这篇故事时,我都想放声痛哭!
我为动物的伟大的母爱而感动;
我为人类和动物经受苦难而哭泣;
我为天下所有劳作苦难的父母而哭泣 。

 

在此我诚挚地恳请您,
在看完这篇文章之后,一定要善待身边的
每一个大大小小的生命!

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父母、子女、家庭,
每一个都和我们一样渴望快乐、幸福。

 

为了这些生命 也为了您的健康 建议您吃素

很少吃素的人得富贵病的。
================

动物感人故事之二:

================
我为之而震撼!——所以我永不杀戮!!!
我曾见过一场异常悲壮的死亡,正是那次死亡
深深的震撼了我,我从此不愿再伤害
哪怕再微小的生命……

 

那是在一次围猎班羚的过程中。
班羚又名青羊,形似家养山羊,善於跳跃,
每头成年班羚重约30多公斤,性情温驯,
是猎人最喜欢的动物。

 

那次,我们狩猎队严密堵截,把一群60多只羚羊
逼到布朗山的断命岩上,想把它们逼下岩去摔死,
以免浪费子弹。

 

约莫相持了30分钟後,一头大公班羚突然吼叫一声,
整个班羚群迅速分成两群;老年班羚为一群,年轻的为一群。
我看得清楚,但弄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要按年龄分出两群?

这时,从老班羚群里走出一只公班羚来。

这只班羚颈上的毛长及胸部,脸上褶皱纵横,
两支羊角已残缺不全,一看就知道它已非常苍老。

它走出队列,朝那群年轻的班羚「咩」了一声,
一只半大的班羚应声而出。

 

一老一少两只班羚走到断命岩边,又後退了几步。
突然,半大的班羚朝前飞奔起来,差不多同时,
老公班羚也扬蹄快速助跑。

 

半大的班羚跑到悬崖边缘,纵身一跃,朝山涧对面跳去。
老公班羚紧跟在後,头一勾,也从悬崖上跳跃出去。

这一老一少,跳跃的时间稍分先後,
跳跃的幅度也略有差异,老公班羚角度稍偏低些,
等於是一前一後,一高一低。

 

我吃惊地想,难道自杀也要结成对子,一对一对去死吗?
这两只班羚,除非插上翅膀,是绝对不可能
跳到对面那座山岩上去的。

 

果然,半大班羚只跳到四五米左右的距离,
身体就开始下坠,空中划出了一道可怕的弧线。
我想,顶多再有几秒钟,它就不可避免地要坠进深渊。

突然,奇迹出现了,老公班羚凭着娴熟的跳跃技术,
在半大班羚从最高点往下降落的瞬间,
身体出现在半大班羚的蹄下。

 

老公班羚的时机把握得很准,当它的身体出现在半大班羚蹄下时,
刚好处在跳跃弧线的最高点。就像两艘宇宙飞船在空中完成对接一样,
半大班羚的四只蹄子在老公班羚的背上猛蹬了一下,
如同借助一块跳板一样,它在空中再度起跳,
下坠的身体奇迹般地又一次升高。

 

而老公班羚就像燃料已输送完了的火箭残壳,自动脱离宇宙飞船。
它甚至比火箭残壳更悲惨,在半大班羚的猛力踢蹬下,
像只被突然折断了翅膀的鸟笔直坠落下去。

 

可是,那半大班羚的第二次跳跃力度虽然远不如第一次,
高度也只有从地面跳跃的一半,但足够跨越剩下的最后两米距离了。

瞬间,只见半大班羚轻巧地落在对面山峰上,
兴奋地「咩」叫一声,转到磐石後面不见了。

 

试跳成功!紧接着,一对一对班羚凌空跃起,
山涧上空划出一道道令人眼花撩乱的弧线,
一只只老年班羚全摔得粉身碎骨。

 

我没有想到,在面临家族灭绝的关健时刻,
班羚竟然能想出牺牲一半挽救一半的办法
来赢得家族的生存机会。

 

我更没想到,老班羚们会那么从容地走向死亡
—-心甘情愿地用生命为下一代开通一条生存的道路。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