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关于钱云会,我想说两句(四)

[转载]关于钱云会,我想说两句(四)

(2011-02-16 15:51:32)[删除]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钱案

关于钱云会事件,我想先说两句,我有心事,心事原本是秘密的,现在不妨就说出来吧。钱云会在天上,我父亲也在那,他们之间不用再说假话。我心里总想,这就是为什么哈姆雷特总是去见并能见到他父亲的鬼魂。这就是人们会喊:老天爷啊,你睁开眼吧!苍天啊,你给我力量吧!

冤屈不伸,灵魂不散,我心不安。一边是没有到现场,没有第一手资料,一边是村民的恐惧和担扰,网民很高的期待值。我想,我一定会尽力而为之的,不到之处敬请原谅。

再有,“关于”一文中的前三篇,信息来源渠道全部是基于媒体报道或依据网民放在网上的东西,是公用资源。我的原意只想客观地还原事实,用证据说话,不想因我的文章的不实让关注此案的人受牵连。我自己做的事,我一人承担。

好了,言归正传。

“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温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赵一德连夜召开市委专题会议,专门研究处理意见,并作出四条处理决定:实事求是,公正处理;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处理,并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信息公开,对此事件的相关调查结果及处理在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

因为文中并没有说信息分别公开,所以,我们就从费良玉“交通肇事案”庭审记录中,得到了一份《法医学尸体鉴定意见书》。那我们就分析这在第一时间、信息公开的《法医学尸体鉴定意见书》

一、尸体问题。《法医学尸体鉴定意见书》依赖于尸源,尸源万万离不了尸体,如果存在置疑怎么办,再尸检,可尸体呢?

二、验证问题。

刑事侦察不能像法院审理费良玉“交通肇事案”过程中公诉人所述那样“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符合交通肇事的情形”来符合,这样做不严谨,是对生者和死者都不负责任的行为。公诉人提供第五项证据证明根据死者钱云会尸表检验,死者左侧大腿距离足跟84厘米处有皮下出血,分析为碰撞点,符合被害人身体呈站立状且面向北面并同时和工程车发生碰撞,其损伤主要为颈部骨损伤、大腿以上胸部骨损伤、下颚骨骨折伴多颗牙齿脱落、左肱骨骨折、右前臂、右手臂及双下肢软组织挫伤,其损伤形态特征符合遭机动车碰撞、碾轧所致,终因颈部、胸部重度毁损伤而死亡。

正确的应是验证。因为科学在进步,法医可以运用鉴定牙齿、指纹、骨龄、DNA等各种工作手段。事实是,随着科学的发展、技术的进步,执法的规范,法医报告结论的准确率已是飞跃性的提高。前提是排除做假或人为干扰因素。

三、结论问题

我们来分析鉴定证据,因为庭审给出了一份《法医学尸体鉴定意见书》,前面两个如果是华山只有一条道,这一个却是被忽略掉了此山中还有一个突破口。

1、下颚骨骨折伴多颗牙齿脱落。《法医学尸体鉴定意见书》的尸检报告中提到钱云会牙齿的问题。干侦破工作和喜欢看侦破小说的人都知道,牙齿是一个非常玄妙的机关。官方提供的报告是:“第五项证据是温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法医出具的法医学尸体鉴定意见书,在卷宗的第一卷14至18页……下颚骨骨折伴多颗牙齿脱落。”

下颚骨骨折伴多颗牙齿脱落,尸检报告没有放过这个关健部位。但是,脱落位置没有出示现场图,下颚骨骨折与牙齿脱落形成的关联没有给出鉴定结果。公安机关已 认定交通事故,作为刑事案件重要证据牙齿脱落形成的原因与车祸的关联性,也就是网民常提及的技术问题,加上其鉴定有没有必要性,我们无从得知。因为尸源不 在,证据无法链接。我们不该设想,但是,我们都知道,一般被打断或打落牙齿部位的受害人为了证明,每时每刻都会张开嘴或用手指向伤处,告诉每一个相关的人 地点、时间和原由,甚至出示牙齿。可惜,钱云会不会说话了,法医也没给出权威性的鉴定。

2、右前臂、右手臂及双下肢软组织挫伤。《法医学尸体鉴定意见书》中给出了右前臂、右手臂及双下肢软组织挫伤的报告。请看,上述部位是挫伤,挫伤的是软组织。这 说明什么,是法医在暗示着什么?还是公诉人不懂,法庭审理太仓促。因为我们没有从报告中看到右前臂、右手臂及双下肢软组织挫伤是怎么形成的,碰撞、碾轧所 致?现场钱云会照片中分明是左前臂在外,被压的是右前臂、右手臂,我们从照片上看不到,双下肢我们从照片上还是看不到。法医不给形成鉴定,意见书(不是鉴 定书)中称符合,你让原告、被告人及代理人怎么办?

网民在车速、刹车制动、线路运行,坡度、湿度、尸位、帧频等等方面,各自从专业角度分析,抓住一分一秒的机会,不肯错过一丝一毫的迹象。所以,在“软组织 挫伤”中,法医是专业人员,肯定明白鉴定软组织挫伤形成原因的重要性,特别是右前臂、右手臂及双下肢部位软组织挫伤是怎么形成的鉴定结论对钱案定性具有权 威性,因为意见报告中称死亡是因颈部、胸部重度毁损伤,还有其损伤主要为颈部骨损伤、大腿以上胸部骨损伤。

当然,疑问提出后,如果公诉方或警方再给出,显然信息不对等,从法律上讲不应为法院采信。所以,话题又回到了第一个尸体问题,受害方没有关于尸体方面的任何证据来源,钱云会如果被火化是事实,相信无论对谁,都是说不清并脱不了干系的大问题。

我还是用前面文章的结尾作结尾:前面说这不是一起“交通事故”,这也不是一起“谋杀”,钱云会是被害的。我在咨询交通事故处理行家时,一位交警说的好,钱云会事件是钱的问题,为了钱,这个世界上是什么事都可以发生的。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