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1月13日《社会能见度》:钱云会事件:以下为文字实录

http://v.ku6.com/show/TBw7ahkDTWSzdHDw.html

核心提示:2010年12月25日上午,浙江乐清蒲岐镇寨桥村村主任钱云会被一辆大型工程车碾死。网友发帖称,钱云会系被5个人抓住按在地上,遭一辆工程车碾压致死。2005年钱云会当选村主任后,因土地纠纷问题带领村民上访。在上访过程中,先后3次被投入看守所。详情请看本期《社会能见度》节目。

  凤凰卫视1月13日《社会能见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一起离奇的交通事故,民意村长死在他为之抗争六年的土地上

  同期:女儿:把那个车子开了,把人最后也没看一眼就直接抬走了。

  解说:难以平息的争论和民怨,对立的情绪在村中蔓延

  同期:嘉宾:我们村就是不敢说话,那天就抓了二十多个人,吓都吓死了

  钱父2:毛主席讲的,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死怕什么?

  2010年12月25日上午九点多,浙江省乐清市寨桥村村民钱云会被一辆严重超载的大货车从胸颈处碾过,横躺在车轮下,死亡时姿态离奇。有民间消息称钱云会死于谋杀,而非交通事故。相关信息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有网友成立公民调查团赴寨桥村调查,乐清警方也高度重视。4天以后,乐清警方召开第二次新闻发布会,认定钱云会一案为交通肇事案件,排除“谋杀”可能。但是这个结果并没有平息各方的争论。

  父亲钱顺南:钱云会遗体被两千特警抢走

  解说:2010年1月8日,星期六,本栏目记者赶赴乐清市蒲圻镇寨桥村。此时,一度聚集在这里的40多家媒体及上百名各地赶来独立调查的专家、网民都已陆续离开。

  在一个通往蒲圻镇的路口,我们看见警察设卡,旁边停放了十多辆警车。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因为寨桥村事件,这些天警方会查车,只是很少查出租车,因此我们没有被盘查。

  司机:今天早上整个乐清街面上到处是警察

  记者:这么多特警

  司机:这个事情怎么说,你说是交通事故,村民又是一种说法,不认为是交通事故,这个事情说不清楚

  解说:村民指引我们来到钱云会家,十多名村民在摄像机后面审视着我们,一位村民告诉我们,钱云会的妻子在二楼,这里聚集了很多人。这个极度哀伤的女人躺在床上一个劲地哭,不与我们对话。

  解说:钱云会的老父亲在问清我们的身份之后,坐下来同我们讲儿子的事。

  父亲1:你说是交通事故,是有交警队把他,把那个司机抓走,应该要把那个尸体拿出来给我拉回家。特警队一百多人过来,我村里有两百多人,他们拉不走。第二次两点多钟,来了两百多人,又给他抢不过去,第三次四点半钟,两千多人,还有警犬,打伤了三个人,重伤,现在还在医院,把我的孙女和孙女婿也抓走,抓走了十多个人,抓到乐清去了,把尸体也抢走了。

  钱云会死因成谜 村民害怕警方而不敢说真话

  解说:82岁的老父亲钱顺南至今不认儿子死于普通的交通事故,他每天这样坐在门口的桥上跟各种人讲述儿子的死因。在钱云会死后当天及以后的几天中,寨桥村村民与当地警方数次发生冲突,村民躲在镜头后,担心接受采访会被警方带走,对当地警方和政府的言论,他们表现得极度不信任。

  女儿:现在村民谁能够出来说一句话就有可能被抓的,谁敢出来,没人出来。

  记者:被抓的多少人?

  女儿:好几十人。

  记者:现在这些人都放出来了吗?

  女儿:有的放出来,有的没有放出来。

  解说:村民关于“抓人”的说法,在警方的表述中是“协助调查”,原因也并不是村民接受采访。

  时间回到2010年12月25日,钱云会的大女儿钱旭丹接到电话赶到事发现场时,母亲已倒在地上哭得不成样子。

  记者:你们到现场都做什么了?

  女儿:不知道,我们就在那里哭的,没办法。来了好多警察,反正村民就是气不过,就跟他们打起来。

  解说:这一次冲突中,边防队员吕谢乐、蒲岐镇治安大队长侯金海等被情绪激动的村民围攻受伤,这些都被事发现场的摄像头记录下来。

  此时关于钱云会死于谋杀的说法在村民中传播,说村民钱成宇目击了有人抬着钱云会,把他按在大货车下,大货车缓慢开过,压在了钱云会身上。警方同钱家人谈要清理现场,钱家人则提出要先看监控录像,弄明死因,但这些录像并没有被保存。双方继续僵持,情绪也越来越激动。上百村民组成人墙,将警察阻拦在事故现场的外围,不允许他们“破坏现场”。货车被几根竹竿围起来,一个两米宽、四五米长的雨棚紧挨着货车车头,横在马路中间。

  女儿:又来了上千人,叫过来上千人,那个还带了狼狗,把我爸爸那个现场车子都围起来了,村民不让他们再进去了,就这样把那个车子开走了,把人就直接抬走了,我们看一眼,最后也没看一眼就直接抬走了。

  钱云会女婿被警方抓走 在派出所遭殴打

  解说:这一次警方出动了防暴警察,村民们则开始扔砖头和石块,不让对方靠近事故现场,警方持盾牌逐渐往前推进,16点多,现场得以处理。

  在这个过程中,钱云会的小女婿赵旭替丈母娘找医生返回来,却被拦在了现场外围。

  女婿:旁边有一些村民在那里说,别让他抓走,别让他抓走。当时我们也给他吓的嘛,就往后走了,往后走了以后,就刚一转身,还没走两步,有一个穿便衣的,过来,直接冲过来把我抓了,他一冲过来旁边好多个警察一下子冲过来就把我带上车。

  解说:村民所说的“抓人”就是从这时开始,十几名村民被警方带走,包括最初目击者钱成宇,钱云会的二女儿钱旭玲和二女婿赵旭。后来警方解释,他们是去“协助调查”。

  对赵旭的口供询问主要集中在有没有参与扔石头打警察方面,赵旭否认。之后他们被送往看守所。

  女婿:到看守所的时候,他们都先带过去的,把我留在那里,我还留在车上,他说要对我特殊照顾,反正带到那个房间里没一会儿就把我带到厕所里面去就打我。起先,我那天在那里这里,肚子上被他搞了好几拳,脚上给他,他穿靴子的那个,他那天是靴子打了好几下,后面又被他这样又搞了一下,打了好几次呢,脚上现在那个伤还在,虽然说这么多天了,这就是被他脚打的,用脚踢的,现在都基本上没什么印了。

  嘉宾:那都是别的村的人来看他们的,我们村就是不敢说话,一说话那天就抓了二十多个人,吓都吓死了,你再说一句他就把你抓走了,我们都害怕,再抓走我们不打你啊,使劲打你。

  解说:打人的说法在村中迅速传播。

  赵旭回忆,26日下午五六点钟,在被关押超过24小时之后,他和妻子等十个人被铐上手铐送到救助站。夜里,悲痛惊恐的妻子出现严重幻听,第二天晚上八点他们被要求到政府大楼接受记者采访,之后被释放。

  钱云会案被定为交通肇事 网民多角度质疑

  解说:2010年12月29日夜,乐清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

  经过温州市公安局深入、缜密的调查,案件事实已经查清,证据已经固定。乐清蒲岐“12.25”案件排除“谋杀”可能,认定为交通肇事案件。

  解说:网民对警方“交通肇事”的结论提出多个角度的质疑,如现场刹车痕迹、人与车的撞击痕迹、碾压角度、车没有打方向盘避让的痕迹却在逆行车道的最外侧撞倒钱云会,有网友对比警方公布照片与村民拍摄照片,怀疑前者的照片做了手脚。

  这些逻辑的推论对钱家人而言,都是外界的讨论。让钱家人质疑的是,钱云会小女儿和女婿的关押时间。

  同期:我们公安办案人员确实找了死者的女儿女婿,请他配合调查。从12月25日下午五点带到公安机关,到12月26号下午四点让他离开公安机关,期间23小时,符合我们国家的不超过24小时谈话的有关规定

  女儿:54个小时以后放出来了,现在说交通事故,不是说都23个小时,他们其实就是在那里呆了54个小时差不多。

  女婿:他说没有殴打和虐待,打我是被打了,虐待嘛,照理说没给东西吃就是虐待了,是不是,他说没有殴打和虐待,这里都已经在那里骗人了,还有我去网上查的时候说是,把我们抓过去是协助调查,问题是你协助调查,你当时有人跟我说吗,没有,是不是,平白无故给我抓了,都没有人跟我说。

  解说:2011年新年第一天,是钱云会死后的“头七”。上午十点半,乐清附近民众携带花圈等祭奠物从各方向寨桥村汇聚,悼念钱云会,甚至有人哭晕在地上。根据乐清网的报道,这些行为“严重影响道路畅通,当地乡镇干部在规劝他们不要影响交通秩序时,受到一些人员的辱骂,甚至有人趁乱扔石头。在当地派出所等公安民警的有力介入下,以扔石头伤人等主要违法行为的人员已经被带离现场”。这一行为被村民解读为,警方再次抓人。

  前几天每一个镇都派了出来,到你们村挨家挨户说,这钱云会是个交通事故,你们不用说话,说好的没事,说不好就把你抓进去。

  记者:挨家挨户都说?

  嘉宾:挨家挨户走。

  记者:什么人跟你说的?

  嘉宾:镇里面就是穿着西服,戴领带,拿着一张纸,叫你不要乱说。

  记者:是一种警告的语调吗?

  嘉宾:就是警告的语调,你打电话、说话小心一点,别乱说,你说不好的话就把你抓进去。

  记者:每家都接到这个通知了?

  嘉宾:反正90%能接到这个通知,我家里就有两张,我那天就把他烧了。

  记者:那个张上写的什么?

  嘉宾:外面墙上都有,就是什么维持治安,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看着就气

  寨桥村民担心被抓 晚上不敢回家睡觉

  解说:在村中我们看到了很多这样被撕掉的通告,村民用这种行为表达不满。在这之后,这个村子安静下来。他们不敢面对镜头,却试图向我们表达他们的不安。

  同期:村民:弄得百姓都不敢说话了,你没看见,都知道对吧。一说话晚上就到拘留所里睡觉去了,你那样谁敢说呀。现在村上的人都跑得差不多了,都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记者:不敢在家住了是吗?

  村民:恩,我在外面睡了九个晚上了。我白天回来干活,夜里跑了。都东睡一个晚上西睡一个晚上,庙里睡一个晚上。

  解说:1月7日,在北京的温州永嘉人袁迪贵突然失踪。钱云会在北京上访期间曾多次找他帮忙,他被认为是很了解寨桥村征地情况的人,并保存有相关证据。钱云会出事后,他曾通知钱生前联系的很多媒体。袁迪贵的朋友张大姐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张大姐:出事在7号,1月7号。

  记者:他现在电话是什么声音?

  张大姐:现在挂机了,我早晨打过了,挂机了。

  记者:之前呢?

  张大姐:之前就是通通的,没人接。

  记者:老袁一般多久会和您打一次电话?

  张大姐:忙的时候打少一点,一般的一个小时打一次,一个小时打一次,我怕他出事。

  记者:给他发短信了吗?

  张大姐:他那个女儿是发过了,叫他发给他,在哪里不知道,你报个平安吧,没有回短信。

  记者:之前出现过这种事吗?

  张大姐:之前没出过这种事。

  记者:老袁手里把握着很多寨桥村的材料是吗?

  张大姐:有,有材料,有电话本,还有有个材料放里面的,那个是什么我说不来。

  解说:张大姐回忆,袁迪贵当天是应一位记者之邀,去送之前寨桥村请律师的发票,一去便不曾回来。消息传到寨桥村,村民更加紧张、谨慎,给我们指路都特别小心。

  村民:我只好给你们送到这里去啊,不能说,一说麻烦了,麻烦了不能说。

  记者:为什么都这么怕呀?来抓过几次人吗?

  村民:好多人被抓了嘛,老的也有,小的也有,女的也有,反正很可怕,不好意思我转过来给你说,你直接从这里出去就行了啊,

  记者:从这钻出去,我知道了,谢谢啊,谢谢。

  解说:言论还在村中传播。我们采访的村民告诉我们,他在现场拍摄的照片,钱云会手上还戴着一块手表,而警方公布的照片上,这只表已经没有了。

  这是万能表,能拍照能录音,这个表挺厉害的,

  记者:你刚才说拿那个表是谁拿的?

  嘉宾:王立权。他把表拿下来,他说还能用不,看看坏了没有,他看好的,他就把表拿走了,他把表打开了,当时就把照相打开了。

  记者:这个表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

  嘉宾:不知道,王立权说在交通队里,我们村里现在也找不出来了,谁都不给你,你没有中央下来谁都不给你,在我们村里没有中央人下来谁都不给你

  记者:你觉得这个表上可能有什么秘密吗?

  嘉宾:不知道,这个真的不知道,反正我就知道这个表是万能的,能照相能录音。

  钱云会死前即有预感 曾有官员威胁弄死他

  解说:家人回忆,钱云会在事发前两个晚上就住在外面,这是很少见的。在当月21日寨桥村因为征地再次与当地身穿制服的协警发生冲突后,钱云会行事就非常小心,不详的预感也影响到家人。

  父亲:他这一次都知道自己会死了。

  记者:威胁他是怎么威胁?是公开威胁还是?13:19:30

  父亲:这两千多亩地给他就可以,不给他就把你弄死。

  记者:这个话是什么人说的?

  父亲:市的那个领导人说的,是哪个人说的我不知道,就我把这个印盖给你,徐祥忠。

  父亲:那天谋杀他,他也看的到。看起来人很多,只有两个人站出来讲给他抓到乐清去了,如果是中央领导下来,他们一个人一个人会说出来的,这个9点半钟有很多很多人。

  解说:徐祥忠是蒲圻镇副镇长,他有同事证明当时不在现场,但也有目击者称在现场看见他。

  第二天,钱云会的父亲钱顺南执意带我们去事发现场看看,此时摄像机出现故障,画面没有全部覆盖之前的内容。

  82岁的老人指着地上殷红的血迹,突然趴在地上,模仿着儿子在大货车下的样子。他认为,如果不是这样的紧张气氛,会有目击证人出来作证。

  根据两个公开的目击证人钱成宇、黄迪燕在警方安排下接受的采访,他们都否定了自己亲见钱云会被谋杀的说法,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在1月13日公布调查报告,采访到又一目击证人,亲见四名着特警服装的人在工程车配合下谋杀钱云会的全过程,并且看到现场其他目击者,一名女性,钱成宇及另外两个人。而另有目击者证明现场那个女的就是黄迪燕。

  在黄迪燕回家后,王克勤曾上门拜访,看到了蜷缩着、两手捂着嘴、瑟瑟发抖的证人。一家人非常紧张。

  钱云会维权被关押 定罪“扰乱社会秩序”

  解说:寨桥村与当地政府的矛盾早在2004年就开始堆积。这一年,浙江省规划建设浙能乐清电厂,以缓解当地电力紧缺局面,动态投资108亿元。征地包括山地、滩涂等,补偿款为3800万,村民人均获得11000元,同时失去主要生活来源。当时的村委最终在征地协议上签字,愤怒的村民决定投票选代表维权。

  嘉宾:选举,我们那次我们村人可齐了,三千多人就三千多人,每个人都是。就是推选,那七个人是推选出来的,钱云会是其中一个。

  解说:在福建养殖雪蛤的钱云会,因为为人正直,被选为七人代表之一,替村民维权。在准备进京上访时,被带回收押。4月28日,村民闻讯赶到乐清营救。

  嘉宾:我们去了好几千,我们村就去了好几千。几乎全村的老老少少,就带着小孩都去,包车都去,到乐清去,找到政府讨个说法。

  记者:在市政府门口吗?

  嘉宾:对,在市政府门口。讨个说法,就静坐,坐在那边。

  记者:政府是怎么处理这个事情的?

  嘉宾:开始早上的时候没什么动静,下午一两点钟的时候,特警围过来,打伤的打伤,谁说句话就把你抓到警车里,一共抓走172人,打伤72人,就那一次

  记者:伤的重吗?

  嘉宾:都住院,72人,老头、80多岁的老头都有,打得都住到医院,有的打的现在都残废了。

  解说:这次事件被称为“4?28”事件。但官方的说法似乎并没有这么严重,7名住院者“伤情一般,无抢救经过”。被关押11个月后,2005年3月10日,钱云会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有期徒刑1年6月,缓刑2年。

  嘉宾:他回来的时候都是村民迎接他的。

  记者:多少村民去的?

  嘉宾:有好几百人。

  记者:从看守所把他接回来?

  嘉宾:对,从看守所把他接回来,每一次他回来都是我们村民给他戴着红花

  解说:2005年4月,寨桥村村委会换届选举,在海选阶段,2500多张选票,身处缓刑期的钱云会获得2200多张,两天后再次投票,钱云会获2300多票,当上寨桥村村长。

  父亲1:我不同意,他大哥也不同意,当选了叫他打报告上去退了,他说是为了村里,把这个电厂的事给他办清楚。

  解说:家人都不同意钱云会当村长。老父亲回忆,因为前面这一年被关押,钱云会在福建的雪蛤养殖损失了70万元。

  接下来的一年多,钱云会继续代表村民上访,他们希望的补偿款近19亿元。

  2006年7月的一天,钱云会和钱大银等人正在寨桥村委会办公室与乐清市森林公安局的工作人员讨论山林方面的事情时,被治安大队带走。钱云会躲到了一户村民的灵堂里,还是被带走。

  大妈:把他抓起来,他就穿着短裤、上身光露露的,抬走了。

  记者:那天你亲眼看见的吗?

  大妈:是啊,我当然亲眼看见,都在那里看,我搞又搞不过他们,亲眼看见。

  记者:那天是什么情况?您给我们仔细讲一下。

  大妈:是的,是的。就大概抓住,他就跑出来了,跑到前面的房子,前面房子只有一个洞,那些人就把他从洞里拉出来,就跑洞里跑出来的时候,到那个死人的家里去了,又给他抓走了,就看见给他抓走了,搞的很苦的,他这一辈子很苦的。

  解说:钱云会的缓刑就此被撤销,直到2006年12月才被释放。回村的那一天,村民再次隆重地迎接他。

  钱云会继续上访。2007年10月,他来到北京。找到了老乡袁迪贵。袁迪贵的朋友张大姐多次见到四处上访的钱云会。

  张大姐:吃住在外面随便吃一点馒头、面条吃一点,他怕人把它抓走了,躲那个小屋里边,很艰苦,不能出去的。

  记者:住在一个什么样的房子呢?

  张大姐:就是矮屋,人站不起来的,只一张床,铺一张小床,睡在里面睡一下。

  记者:他有没有跟你讲,他打算这样上访得到一个什么结果呢?

  张大姐:他说国家有政府,那么我的官司要打,如果没有政府,那么我的官司就没的打。他是这样说的。

  钱云会进京上访维权 村民卖米凑钱力挺

  解说:在北京,钱云会要四处上访,印制上访材料,还要躲避截访人员,钱不够时只得忍饥挨饿。寨桥村民听说后,自发捐款。

  大妈:都有出、都有出,我连米都卖了,稻谷也卖了,如果晚上要,每个人要一百,那我们也去卖米、卖稻谷。

  记者:你出了多少钱?

  大妈:我出了四百多,一次一百、一次一百。

  解说:多年上访无果,村民们准备请律师,同情寨桥村的袁迪贵为他联系到一位律师,律师费40万元。

  张大姐:40万块钱给他,40万块钱拿走一直也没有启动,帮寨桥村一直没启动。钱后来有一部分还给他了,还给寨桥村了,还有一部分在律师手里。

  记者:那个律师为什么没有行动呢?

  张大姐:他怕,他接受这个官司了,这个律师没有命了,他可能怕,就不打了。

  解说:为了筹集律师费,钱云会与村支委成员王立权等人商量后,向村民出售宅基地,总共获得71万元。

  父亲1:全面都按了手指印,他的印在北京,他到北京上访,这里传真传过去,他才把印子盖了,全民都同意了,他不能不把印子盖了,这个房子卖了跟他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把罪也定在他的头上知道吗?

  钱云会刑满获释 村民一路放鞭炮迎接回村

  解说:2008年7月20日,钱云会在北京被抓,乐清市检察院以钱云会与王立权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提起公诉,两个多月后,法院判决钱云会有期徒刑2年,王立权有期徒刑1年半。直到2010年7月19日,钱云会才被释放。两年中,村民拒绝重选村长。

  嘉宾:两个车到金华去接他,从乐清政府开始放炮,走虹桥马路,104国道,放鞭炮放到蒲圻镇,一直放回来的,到虹桥接的人不少,在104国道旁边接的人都不少,一直把人接回来。

  解说:在村民的心目中,钱云会正直廉洁,用于担当。当地人评价他是乐清最穷的村长。钱云会家的三层小楼在1994年建成,如今依然家徒四壁。

  父亲:不知给你多少钱,是把这个工地包给你赚200万。把你子女都安排了,这个黄局长说这个人很硬气,这个人很讲义气。这局长说我做了30年工作没有看过这样的人。

  围绕钱云会的死因,争论还将继续下去。这位被众人尊敬和怀念的村长死在了他为之抗争了6年的土地上。6年中,他在狱中的时间多余自由的时间,以至于女婿都没见过他几面。钱云会死了,寨桥村的土地问题也得到了更多关注。在这次征地中,寨桥村究竟被剥夺了多少利益,为何6年上访没有结果,土地审批的秘密在哪里,下周同一时间我们将会继续关注。

  父亲:这个儿子选了当村长我知道是会死的,我有三个儿子,就当成两个儿子了,我都知道了,我跟白求恩一样,白求恩是为国牺牲,我是为村里牺牲的。

  来源:凤凰网资讯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