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毛泽东背弃自己的诺言 成为历史的罪人

作者:杜君立 2010-10-05 11:27:47 发表于:博客中国

    1945年7月,中国又一次到了十字路口。黄炎培在与毛的一番窑洞对话中,提出了所谓的“黄炎培周期律”。

    黄炎培道: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都没能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力。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

生逢民国乱世的黄炎培曾亲眼目睹清朝垮台、共和肇建、袁世凯称帝、军阀混战、蒋介石政权在血泊中崛起。他从“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中国历史中看出一个周而复始的怪圈,这个怪圈延绵了2000多年仍没有根绝的迹象。就在谈话的300年前,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已经成为一个生动的标本。中共当时正将其作为警示学习,其中就有那篇《甲申三百年祭》。

    工业革命以来,近代西方思想家大多坚信“唯一不变的是变化”,但却认为传统的中国是超稳定的“不变的中国”,黑格尔曾经称中国是“例外中的例外”。从未到过中国的马克思常常将中国比作木乃伊和活化石。他在1862年撰写的《中国记事》中写道:“中国这块活的化石……社会基础停滞不动,而夺得政治上层建筑的人物和种族却不断更迭。”马克思对太平天国这样“打天下坐天下”的所谓“革命”并不欣赏:“它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因为它“破坏了一切,而什么也没建立起来”,“除了改朝换代以外,他们不知道自己负有什么使命”。与马克思齐名的马克斯•韦伯甚至在他的著作中略去皇朝更替,将中国历史看作一个皇朝的N次反复。

    中国历史的“黄炎培周期律”中,往往是一个新皇权代替一个旧皇权,如同曹操篡汉,司马懿篡魏一般。一个皇权的创业者初始往往雄才大略励精图治,然后一代代逐渐走向腐败堕落,再被新兴的反精英以阴谋或暴力等非法手段所取代。在这个“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更替过程中,往往伴随着兵荒马乱生民涂炭,但中国依然还是中国,老百姓依然是老百姓,换汤不换药。

   在这种螺旋下陷式重复发展中,从初创到盛世,再到崩溃,皇权实际上扮演了一个保险丝的角色。中国历史的周期兴旺对顽固腐朽的统治者来说,是对其拒绝流动的强行洗牌。因为谁也不能阻止历史的前行,正因为历史的前行,中国才一次次获得新生,发展壮大,乃至成为硕果仅存的人类最古老文明。

   在一种近乎封闭的、缺乏外来文化威胁的死水环境中,中国就依靠“黄炎培周期律”获得不间断的发展动力。

   从大的政治制度安排来说,我们可以把这种对统治者和执政者的历史定位不妨称为“保险丝原理”,即他们像保险丝一样保护着社会的安全和运行。

   保险丝的意义在于保护重要的设备。当电路发生故障或异常时,不断升高的电流有可能损坏电路中的某些重要器件或贵重设备,甚至有可能烧毁电路造成火灾。这时保险丝就会熔断自身切断电流,从而起到保护电路安全运行的作用。

   在中国历史中,每到国家法治紊乱吏治腐败经济崩溃之时,民众和整个民族面临严重的威胁,这时拒绝下台的统治者就被暴力推翻。随之社会又恢复太平,社会危机解除。当然,任何一个统治者都要苟延残喘垂死挣扎,甚至孤注一掷拉国家下水,陷整个社会和全体民众于水火中。

   保险丝从价值上来说,本是无足轻重的东西,它唯一的价值在于保护更重要的设备。它的存在是为了设备,而不是为了它自己,更不是设备为它而存在。当设备运行面临危险时,保险丝以自身的毁灭挽救大局,这是保险丝唯一的意义。

    根据保险丝原理,政府唯一的价值就是保护更重要的民众和社会。政府的存在就是为了民众和国家的利益,而不是它自身和少数人的利益,更不是民众和国家为政府而存在。当民众和社会运行面临严重危机时,政府必须以自身的更新来挽救大局,这是政府唯一的意义。民主制度的最大意义就是,在民主制度下的国家,进行定期的选举,以和平的方式实现了这种更替,使整个社会不断地前进和进步,使人民更加幸福和安康。这就是民主制度存在的合理性之所在,专制体制无法完成和平纠错,往往使社会陷入更大的危机和更加深重的灾难之中,使生灵荼炭,百姓受害。最后以战乱的方式实现王权的更替。

    当年黄炎培对毛讲:“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毛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只有大政方针决之于公众,个人功业欲才不会发生。只有把每一个地方的事,公之于每一个地方的人,才能使地地得人,人人得事。把民主来打破这周期率,怕是有效的。”然而,毛泽东终究还是没有跳出这王权专制思想的局限,再次在中国复辟了专制,背弃了自己的诺言,成为又一代历史的罪人!

    在任何国家,保险丝原理都是无法摆脱的,就如同中国无法摆脱黄炎培周期律。保险丝存在的唯一结局就是焚毁,只是时间早晚的区别,当然还有喜剧与悲剧的差异。适当的保险丝往往很体面地焚毁,并以自身的牺牲挽救一场即将发生的危险,从而保护了更重要的设备,这属于喜剧。而糟糕的保险丝则永远也不会焚毁,除非它与设备系统一起玉石俱焚,甚至设备烧毁了,保险丝依然完好,这无疑是一场悲剧。

    “黄炎培周期律”之所以成为中国历史的诅咒和悲剧,正是肇因于这种“糟糕的保险丝”。每一个“保险丝”都以自己的安全和利益至上,以统治和奴役其它更重要的“设备”为使命,作威作福,最后导致“设备”损伤。中国社会在付出极大的代价之后,只好强行换掉这个它自认为永远伟光正的“保险丝”。这就是再一次的革命发生,战乱发生。

    正如毛所言,无疑民主政治是结束“黄炎培周期律”的唯一方法,要保证中国社会的良好运行,要保证中国全体民众的安全福祉,必须拒绝“永不生锈”“永不动摇”的“糟糕的保险丝”,而选择“适当的保险丝”。只有这样,才可以使中国社会进步的危险和代价降到最低。

    200年来,美国为人类政治诠释了一个最完美的保险丝原理,每一届政府都如同一只保险丝,或倒台或上台,一个系统庞大的美国社会构成美国的主体,正是这个主体体现了政府在政治意义上的合法价值。相反,金太阳的朝鲜王朝只剩下一个巨大的保险丝,一个随时都可能拉着整个民族玉石俱焚的保险丝,一个自称“永不动摇”的保险丝。

    在蒋介石深陷“黄炎培周期律”不能自拔、毛自称找到了破解“黄炎培周期律”的方法时,也是1945年7月,地球的另一边,丘吉尔为全世界展示了文明的保险丝原理。

    正当丘吉尔首相在德国波茨坦与美苏商讨战后秩序重建的时候,英国国内大选却将重视劳工利益的工党选上台,而将他这个保守党头子选下去。丘吉尔得知消息后,却安之若素,不仅如此,他还在卸任时大度地说:“对杰出内阁首相的无情,是伟大民族的象征。”而斯大林则对此愤愤不平地说:“丘吉尔先生,是你领导英国打赢了战争,他们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民族英雄呢?你看在苏联,谁敢罢免我?”丘吉尔鸡同鸭讲道:“斯大林先生,我带领英国人民打赢战争,就是为了让英国人民能够继续拥有罢免我的权力!”从这儿我们可以看到,什么样的政治家才可以称为真正伟大的政治家。

    丘吉尔后来引用古希腊作家普鲁塔克的话说:“对他们的伟大人物忘恩负义,是伟大民族的标志。”是啊,对一个理智健全的正常人来说,谁会愚蠢到去对一只保险丝感激涕零呢,更不会高呼“爹亲娘亲不如保险丝亲”。和英民族比起来,我们的民族显得何等幼稚?总是把希望寄托在个人的身上,这是民族悲剧和不幸,也是封建长期愚民的结果。

    在丘吉尔身上,我们可以依稀看到乔治•华盛顿的伟大风采。1775年7月3日,华盛顿当选为大陆军总司令,美国独立战争拉开帷幕。在战争的危机时刻,为确保战争的胜利,出于对华盛顿高尚人格与品德的极度信任,大陆会议决定授于他乾坤独断的军权。随着战争的逐步胜利,各州政府对大陆会议要求反应冷淡,军队的薪饷也被拖欠。军人开始担心和平一旦来到,自已的生活没有保障。此刻人们希望有一个独揽大权的人物来接管政府。在人们眼里,华盛顿就是这样一个人,甚至有军官要求他做皇帝。但是华盛顿追求的是得到广大人民的尊敬,并有着强烈的共和思想。为消除人们对他的疑虑,他在向大陆会议索要独力自主的权力的同时,多次重申,一旦战争结束,他将解甲归田,化剑为犁。

    战争终于结束了。1783年3月,英美签署和平协议。51岁的华盛顿毅然辞去了军职。在奉还军职的仪式上,华盛顿用一种庄严、感人的方式发表一篇简短的讲话:“使我辞职的伟大事业终于发生了,我现在有幸向大陆会议致以真诚的祝贺,并要求他们收回对我的信任,允许我不再为国家服务……长期以来,我一直是按照这个庄严的机构的命令行事的。在向这个庄严的机构亲切告别之际,我在这里交出我的任职令,并结束公职生活中的一切工作。”他昔日的下属,现任的国会议长答道:“您在这块土地上捍卫了自由的理念,为受伤害和被压迫的人树立了典范。您将带着全体同胞的祝福退出这个伟大的舞台,但是您的道德力量并没随您的军职一起消失,它将永远激励子孙后代。”

    华盛顿回到自已的农场,继续过着平静的生活。华盛顿的辞职给这个新生的国家也给世界树立了一个影响深远的先例,让人主动放弃权力是不可思议的,对于一个能随其心愿担任任何职务的人而言,这就更令人称奇。世界因此诞生了一个没有皇帝的国家,人类从此进入到一个崭新的世界,在这里,人民是真正的主体。

    6年以后,华盛顿经过选举团投票无异议地(获得了全部的选举人票)当选美利坚合众国第一任总统,他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无异议投票当选的总统(并在1792年再次达成)。第一届美国代表会议投票将付给华盛顿$25,000的年薪。有了这笔钱,华盛顿绝对是当时全美国最富有的人,但他婉拒了这笔巨额总统薪水,他认为做总统是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而事实上,华盛顿的妻子玛莎对他当选了总统也相当失望,她只希望和华盛顿在弗农山继续平静的生活。4年任期结束后,尽管华盛顿相当不情愿,他还是被推选为第二任总统。不过华盛顿坚持拒绝了担任第三任总统,因此写下美国总统决不超过两届任期的不成文惯例。1797年,华盛顿步出总统办公室,又恢复到一个平民。但从此,全世界的人民因为这个伟大的创举,而永远了记住了这个真正使一个国家成为伟大国家的华盛顿!他是全人类最为尊敬的最伟大的政治家!

    200年后,美国第47届总统尼克松因水门事件丑闻被迫下台。据说当时尼克松有一段与毛万岁关于此事的对话,毛万岁颇为不屑地建议尼克松,发动军队抓捕国会和镇压反对派,查封所有报纸,无论如何,不能“白白”把总统宝座让出去。数年后,毛寿终正寝在万岁宝座上。那一年,毛和数亿“站起来”的中国人终于得到了解脱。毛留下的“稿费”达数亿,他可能是当时中国最富有的人。但从此,一个历史的罪人,一个丑恶的灵魂便永远地留在了全世界人民的心中!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