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1510的深切怀念

对1510的深切怀念

 http://www.sinovision.net/blog/bingshan6501/details/46412.html

也许有人还不知道1510是什么,为什么怀念1510这几个数字呢?那我就告诉你,1510是一个网站(www.my1510.cn)——由香港凤凰卫视记者闾丘露薇创办的新闻网,全名叫做“一五一十部落”,取此名想是有实话实说的意思吧。

在1510部落久了,人们就以1510部落民自居,不幸的是,就在10月底,在几乎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正常运作中的1510部落网站,一下子就在1510部落居民的眼中消失了——网民们再也上不去了,这就像我们司空见惯的强拆一样,你到街上溜了一圈儿,回家时就再也见不到你的房子了,你的悲伤你的怀念之情,大家知道想装是装不出来的,事实上,这个事件比强拆还要恶劣,因为强拆一般是要提前通知的,可1510的网民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再者,强拆是允许人们把贵重物品搬出来的,1510不会翻墙的网友,辛辛苦苦写的文章看来是搬不出来了,还有,遭强拆后一家人会重聚的,1510的大多网友亲如一家,遭遇“强拆”后难再聚首,三三两两在别的网络一见面,欣喜和悲伤两相参半……

我和网络的结缘是比较晚的,世纪初就有人建议我上网——你喜欢写作早就应该上网,考虑到上网成本高就没有上(其实我心里想上网),2005年大学毕业20周年同学相聚,有个大学同学对我说他已经离不开网络了,我心里不以为然认为他是在作秀,联系到某某说网络是自由的唐诗,某某说现在的好文章都在网络上,某某说互联网将改变我们的生活,某某说不上网者是网络时代的傻逼……,我则坚持老婆给我制定的原则:别忽悠了老子就是不上网,省得将来像中小学生一样戒除网瘾。一年过后,不知为什么,终挡不住网络的那份诱惑,在我苦口婆心的游说下,老婆终于批准了上网的家庭预算。

2006年下半年,我就用2000年买的那台旧电脑,找了家本市最便宜的铁通网络代理,慢慢悠悠地跑上网络高速公路,先是急于把自己的未竞稿在网上发表出来,记得当时最吸引我的就是莽昆仑了——这是一个严肃的文学网站,王开岭、余杰、谢有顺、葛红兵都经常上网发文,其他的老家伙还有很多就不说了,能够与当时著名纸媒作家平起平坐站一起,我的热情被史无前例地燃烧起来,发稿数直线上升最后竟成第三名,不幸的是,在接着的反“低俗”中,莽昆仑像现在的1510一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不同的是,在莽昆仑上几乎没有交流,网友们没有交锋也没什么感情——散就散了。

接着,我在新浪一个名博里和人掐了起来,留下了短篇小说《庸医之虞》,可以从中看出当时一些端苗。我是如何接触1510的呢,说起来话就长了,我是在搜索“独裁者”一词时,不经意间搜索到一个网友的博客,他的网名叫“求索者”,文章写得非常好,久了才得知他是电器维修专家,原名叫做许建华,习惯在温网博客上发文章,经常和网友们聚会交心,还经常搞公益活动帮助弱者,难能可贵的是,其文蕴含的人文素养在我看来,现在的许多砖家、叫兽实难望其项背,就是这样有感情、有理性、有爱心的人,他的博客两度被网站方面关闭(他现在的网名叫寒江雪 http://hanjx.blog.66wz.com),我是在他的博客链接里知道冉云飞的,在天涯冉云飞博客才算开眼界,感叹一年多算是白上网了。

冉云飞的天涯博客被关闭后,我是跟着冉来到1510部落的,不能不说,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在网络上,我都是非常孤陋寡闻的一个人,这时候才知道1510部落的我,确实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因为1510给网友们提供的平台,比天涯提供的一个人的舞台更为宽阔,在我眼里,如果说1510是言论自由的特区,不如说她是新闻舆论领域的广交会,在这里,无论什么思想观点都可以鸣放,只要不是捏造事实恶意诽谤,网友们一般都能够得到反馈,能够在这面镜子里看到自己,这是一个真正促人成长的课堂。网友都比较热情能够直抒胸臆,比如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的有,热衷并执著追求文学的陈基老师,滔滔不绝总是有高见的牛皮先生,嘹亮而不失思想尖锐的生锈的号兄弟,博学和行文平易绝不远人的何仁勇,扎扎实实做人做事活在真实中的老虎庙,洞悉世事过有信仰生活的小偶安姿,热衷时评最后总给人来一段诗文的显示器,谦虚得不知所以但能让人记住的旁听生,具有深远建设意义的翟明磊的公民课堂,还有跟随勇敢的心的无中生噎、刘晓原、张耀杰、许志永等炙手可热的人物……,当然,印象最深刻的还要数网站创办者闾丘露薇了,据说闾丘小姐最烦马屁精,所以我只能说,她的文章无论好坏总是有很多人叫好,据此我相信她的文章肯定好的多坏的少,即便她的好文章挨坏人骂也是常有的事,在闾丘垂范下大多网友已学会理性对待,我也跟着学了不少所以网络绝对是个好东西,不要像某档一样别人一说它个不字,就火冒三丈一蹦三尺高,再不然轻者把人的嘴巴给堵上,重者就把人给活生生地阉掉,严重违背了网民社会的道德啊!记得80年代在大学看王亚南所著《中国官僚政治研究》,最后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孙越生写的后记,里面有句话大概意思是说中国每培养一个大学生,就是为消灭专制主义培养了一名战士,现在看这句话应改为:中国每培养一个合格的网民,就为消灭专制主义培养了一名战士。

在我看1510普及常识做的还是一般启蒙性工作,有时也转载凯迪周刊及纵横周刊中有分量的文章,1510上的文章被天涯转载就不奇怪了,比如下面这段文字就转自1510,文章叫《大官 叫花子 狗》,作者/悲哀达人:“一群叫花子在酒店门口看一群大官在大厅里大鱼大肉的吃,想等大官施舍一点肉渣,但大官只拿肉给旁边的狗吃,不给叫化子吃,这时有几个外国人看见了,质问大官为什么不叫叫化子一起吃饭,因为这些饭是全民所有的,并掀翻了桌子,要打大官,大官这时对叫化子发表演讲,说我们人多地少,还是初级阶段,有点问题,是可能的,我们还在摸着石头过河,但是外国人别人用心,要来推翻我们了,大家说怎么办?说得叫化子热血沸腾,悍然跳起来去打外国人,说:大官吃什么,是我们内部的事情,不需要你们粗暴干涉,只要能让一部份官员富起来,就是让俺饿死也是值得的,俺们是主人,不能亏待了仆人,只有让仆人先吃了,才有力气为俺们服务。叫化子把外国人打跑了。这时大官们又叫了一桌饭,并对旁边的狗说:去,把叫化子赶开,我看着影响食欲。刚一个朋友发了一段文字给我,忽然觉得这么多年,自己就像那个叫花子。从学生时代一路走来,能让我热血沸腾的年代渐渐淡忘了,隐隐约约觉得做过些什么,其实也许什么都没做。”1510从少数新闻记者的沙龙,变为人们畅所欲言的广场,不能不说是越来越有影响力了,其间对谁的利益最有触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删不删帖都是矛盾,我佩服1510一般情况不删帖的原则,但是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终不是办法,所以面对有的网友质问闾丘露薇小姐坦言相告,连她也不知道这个网站能够存在多久,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收到了权力给的答案。

出于习惯,1510遭砌墙后我每天都要坚持点一点,我相信和我有同样习惯的人也会这样做的,令人遗憾的是,每次点过之后屏幕上都是:“已经找到网站,正在等待回应……”,先开始,我就一直在那里等啊等,简直是荒诞剧《等待戈多》了,等待戈多里的流浪汉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基米尔相依为伴,为解除等待的烦恼,尽管是没话找话、前言不搭后语,可他们俩至少还可以交谈,1510的网友只有自己给自己说话了:“我觉得孤独”,“我作了一个噩梦”,“我今天很不爽”,再刷屏还是“已经找到网站,正在等待回应……”,看来永远让你看到希望但永远都是“已经找到网站,正在等待回应……”

如果学会翻墙,我想我会在1510上写出这样的话:1510部落应该写入中国自由言路的发展史,她以实话实说的勇气道出了悲惨世界的某些具象,她曾经影响了中国网络博客一代博友的思想,并以宽容的精神不强制剥夺人的言论自由,赢得了无论赞同者或者反对者的一致怀念。

2010-11-06 评论( 14 ) 阅读( 970 ) 分类( 我见我闻 )

Advertisements

About tothedust

tothedust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